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68章 有人下毒

时间:2018-02-10作者:妖言先森

    “老大,请!凌越兄弟,请!两位请!”那队长笑嘻嘻地把蒲希盛和凌越等人都请上了战斗云舰,他自己领着五人也跟着上来。

    至于剩下的蓝箭修士,在另外两名凝丹修士的带领下,分别守在战斗云舰两侧留出的位置,巡护着战斗云舰的安全。

    进入云舰,正中间是一个简陋的大厅,稍显狭窄,只有丈余宽,但是较高,差不多有三丈,一直通到最顶层。

    巨大赤魈与天翁妖鹤进来之后,大厅显得更加的狭窄,它们连转身都比较局促,那队长赶紧招呼手下,把两个大家伙带去后舱休息,那里地方较大。

    蒲希盛指着忙碌着的队长,给凌越介绍道:“他是四队队长,武雄建,你可以叫他贱人,贱哥都可以。”

    武雄建脸色腊黄,斗鸡眼睛,倒八眉,塌鼻子,招风耳朵,还留着两撇短促浓黑的小胡子,和他雄壮的身体很不协调,看着有点贼眉鼠眼的猥琐感觉。

    武雄建听了蒲希盛的介绍,放下手中掏出来的一盘灵果,很不解地看向蒲希盛,眼睛鼻子都挤到了一起,让一个外人随便叫他贱人,他可不乐意。

    凌越拱手道:“小弟凌越,见过武兄。”不熟不亲近的人,凌越不会乱叫绰号。

    蒲希盛递给凌越一枚蓝色的云牌,那云牌正面雕刻有一支利箭,装饰着一圈圈复杂的纹饰,背面刻绘着一朵云纹,云纹中间篆刻着“凌越”二字,下面还有两个小字“拾壹”。

    蒲希盛说道:“凌越,这是你的身份令牌,你祭炼一下就可以了。”

    又冲目瞪口呆的武雄建笑骂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啊……这是新组建的十一队队长凌越,他还叫不得你贱人?”

    武雄建自然是认得蓝箭的身份云牌,立马舒开了眉眼和鼻子,笑嘻嘻地说道:“叫得叫得,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不能叫呢……如果凌兄弟能叫我雄哥,那就更好了……哈哈。”

    凌越收了云牌,很认真地看了看一脸期待的武雄建,只是怎么看,他也没办法叫出“雄哥”二字,突然就明白,这人啊,还真是人如其名,他再次拱手,道:“贱哥,请多多关照!”

    武雄建马上换成了一副苦瓜脸,一脸哀怨地看着凌越,把凌越给看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蒲希盛拍着桌子大笑,道:“贱人,你就省省吧,就你这贱样……哈哈哈,还雄哥呢,你恶心不恶心……除了你那几个手下,他们是被你逼得没办法才叫的,背后不知吐了多少回了……”

    武雄建猛的一拍桌子,叫道:“老大,我要单挑你……”又手忙脚乱扶住差点滚落的杯子碗碟灵果等物品。

    蒲希盛捏着拳头,咧嘴露出一口白牙,笑道:“好啊,好久没人敢单挑我了,你小子今天有种……说吧,单挑什么?随你选,你要是赢了,我也叫你一声雄哥……”

    “嗳……这怎么好意思呢,哈哈……”武雄建眉开眼笑地答应得很快,占了蒲希盛一个口头便宜,还不等蒲希盛扇他,就赶紧躲开叫道,“比喝茶……老大你敢不敢?”

    “滚球!”蒲希盛没好气一脚踢去。

    武雄建嘻嘻笑着飞上了顶层,对凌越道:“小兄弟,失陪一下,等会下来再与你喝酒。”

    凌越笑着拱手回应,他算是看出来了,蓝箭内部的气氛比较轻松,没那么多拘束……这样好啊,他就怕受到限制,看来进蓝箭是选对了!

    一连三天时间,凌越都是在狭窄的战斗云舰中渡过,与蒲希盛和武雄建说说话,聊聊天,听他们说说队列操练,如何管理修士队伍,请教一些修炼上的问题,再学着操纵战斗云舰飞上几百里,日子过得很是快活。

    云舰中有十多个单独的小密室,方便队员轮流休息打坐。

    后舱还有一个稍大的空间,是运送大批物资的仓库,现在由巨大赤魈和天翁妖鹤霸占着。顶层是云舰的控制室,只要学会几手独特的法诀,都能操控着云舰飞行和停止,但是云舰的控制权在队长手中。

    只有队长,或者队长授权之人,才能让云舰进行战斗、防御等复杂的事情。

    凌越算是提前预习怎样当好一名队长吧,熟悉着小队的训练和战斗模式等事项,几天下来,和武雄建打得火热,除了不肯叫“雄哥”,与武雄建简直是形影不离。

    云舰外面巡护的修士,每隔上一段时间,都会与在云舰上的其他修士进行轮换,可以充分保证队员的战斗力。

    这天,凌越驾驶着开了一段距离的云舰之后,与武雄建落到前舱去欣赏风景。

    云舰平稳地飞行在五百丈高空,穿行于云雾之间。

    凌越俯瞰着下方隐约的青山绿水,正与武雄建随意聊着,天魂子突然传音道:“凌越,有人在小船内放毒,有点意思……”

    “什么?”凌越吓了一跳,叫出声道。

    武雄建一脸不解地看着凌越,问道:“兄弟,你怎么啦?”

    “先别打草惊蛇。”天魂子阻止了凌越的急躁,又道,“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玩意……让老夫瞧瞧,嗯,有点像是我们那个时候的迷灵秘雾,在这封闭的小船内,凝丹境的小子闻上几口也得倒下……你先等等,那迷灵药对付不了你,看那放毒的小子到底想做什么?”

    “没事,我那灵宠吵着要出去,它憋屈得慌,不想呆在舰上,我去安抚它一下……”凌越解释道。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得在大厅喝酒的蒲希盛一声怒吼:“谁特么……下毒……好胆……”紧接着就听得一片撞翻座椅的碰击和倒地的声音。

    武雄建大惊,法宝在瞬间就出现在他手中,身上冒着蓝色光华,纵身朝大厅飞去,可惜他才飞起不远就惊呼着一头掉了下来,瞬间就没了动静。

    凌越顺势朝地面歪着倒了下去,暗道,好厉害的迷灵药,他连味道都没有闻到,武雄建就中招了,要不是有天魂子帮他,他也真倒下了……心中猜测,或许是冲着他来的?

    “你不要放出神识,免得惊动了那小子,老夫再帮你隐去行迹。”天魂子说道。

    手镯上泛起一道淡淡的金光,像是热水在身上漫过,凌越感觉他被隐形了,很奇怪的一种体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