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67章 小心无大错

时间:2018-02-09作者:妖言先森

    待得两头妖蛛把院子里的蛛线清理干净,凌越的酒劲也醒了,他招呼一声巨大赤魈,径直朝布置着温养聚灵阵的角落走去,雪纹妖豹那家伙还等着他去解救呢。

    妖蛛们把温养聚灵阵当做了它们的老巢,里面勾连着乱七八糟的蛛线。

    阵内的灵石早消耗一空,但是聚灵阵还在运转,缓缓地抽取着附近的灵气,使得阵内灵气异常充沛。

    雪纹妖豹惨兮兮地藏在洞**,蜷缩着身子,洞口被密密麻麻的蛛线给封锁着,它见到凌越终于出现,“呜呜”叫着,控诉着两头人面妖蛛的霸道恶行。

    “行了,行了,出来吧,它们不会欺负你了。”凌越又好笑又好气。

    雪纹妖豹的洞穴离阵法太近,分润了属于妖蛛的一部分灵气,妖蛛们出关之后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就把妖豹洞穴给封了,让它不敢另外打洞出来,算是妖蛛们对它的惩罚吧。

    对于这种事情,凌越除了和稀泥也不能干预太多。

    妖兽之间讲实力和弱肉强食,比人类更甚,这是妖兽的本能决定的。

    雪纹妖豹这三年也蹭了很多好处,二阶高级,离晋级不是很远了。

    “这地方的灵气……比那个岛上要差远了。”好久没有说话的天魂子,突然传音冒出来一句感慨,接着又道,“你这两头人面妖蛛还不错……咦,怎么还修习了妖眠忍息术,奇怪,谁灌注给它们的呢?”

    凌越回道:“关城内的灵气还算是好的,等出了关城,那才叫灵气贫乏,很多地方已经稀薄得几近于无了。”天魂子“哦”了一声,没有再问。

    凌越却对妖眠忍息术有点感兴趣,他这是第二次听到,说道:“两头妖蛛的匿息潜行很厉害,我当年收服它们还真是运气……那什么妖眠忍息术?对它们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至于两头妖蛛的来历,凌越不准备多说,万一天魂子认识那要夺舍他的残魂,而残魂早被他干掉了,且不是自找麻烦?

    天魂子嘿嘿两声,说道:“妖眠忍息术是一门很偏僻的人造妖术,一般是灌注给自己的灵宠,让灵宠能够通过沉睡,保持非常悠长的寿命,再让这种灵宠守护珍稀的药材和宝库。凡是修习了妖眠忍息术的灵宠,都会善于匿息潜行,在暗处给予来犯之敌致命一击,让人防不胜防……只是妖眠忍息术有一个弊端……”

    凌越等了一会,见天魂子还没有说话,于是问道:“什么弊端呢?”

    天魂子沉吟着道:“有点奇怪,一般来说,灌注了妖眠忍息术的灵宠,是不可能再晋级了……你这两头人面妖蛛,分明才刚刚晋级不久。让老夫想想,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凌越心中憋笑,说道:“或许,它们修习的不是妖眠忍息术,我反正没见它们沉睡过,整天活蹦乱跳的。”

    他这两头妖蛛的妖眠忍息术,是从上一任妖蛛身上传承下来的,而不是直接灌注,或许,就是这点区别,导致它们还保留了妖眠忍息术的一些功效,而又不妨碍它们晋级吧?!凌越如是猜测。

    回到他打坐的房间,凌越找天魂子要来那装有披风的盒子,以及装雷珠的玉瓶。

    披风和雷珠的封印早就被天魂子给解开,凌越很轻松就把披风给祭炼了,披风是不起眼的浅灰色,柔软如丝,在明光石的照射下,荡漾着若有若无的波纹。

    “吟风。”凌越念叨着披风领口上隐去的字迹,心念一动,披风收摄在他肩头位置,他寻思着,去妖族地盘的路上,试试吟风披风的速度。

    打坐调息了一晚,凌越体内灵酒的药力消耗了一部分。

    也不等天亮,凌越唤醒一众妖兽,用兽袋收了雪纹妖豹和两头妖蛛,天翁妖鹤死活不进兽袋,凌越无奈只得作罢,给许难留了传讯之后,他叮嘱守卫别声张,带着两妖兽悄悄出去。

    不多时就到了北城门,蒲希盛正在等着他,两人打了个手势,各自出城而去。

    对于凝丹境修士来说,进出城门方便了许多,只要云牌无误就可以通行,更不会有什么严苛盘问。

    他在昨晚传讯蒲希盛约定了一早出城,对于阴险的萧家老祖,凌越是不得不防。

    那老家伙留给凌越的印象,实在是太糟糕了,翻手为云覆掌为雨,一手小阴谋玩弄得炉火纯青,还不明着得罪人。

    可笑那罗天幼自以为聪明,想利用萧家老祖来替他出口气,却不知早被人家算计,估计焚成实在是看不下去,才提前开口阻止。

    其他人畏惧焚成,不敢轻易动凌越分毫,但是对于萧家老祖,凌越可不敢相信。

    从萧济晟做事的疯狂,以及萧家修士的霸道不讲理,可以推断萧家老祖也不是什么好鸟,要是凌越正大光明、大张旗鼓出使妖族,指不定萧家老祖在半路上搞出什么事情。

    凌越不敢冒这个险,还不如在大家都以为他会在关城多修整几天的时候,他悄悄地走人来得稳妥。

    飞出三百余里后,前面有一队修士停在空中,组成防御阵势,正在等待着他们。

    蒲希盛指着那队蓝袍蓝甲的修士笑道:“我说你小子也太谨慎了,有我们蓝箭保护,谁敢对你不利?我就不信,有谁敢冒着得罪整个古源的风险,把我们这队蓝箭给灭了?即便是灵婴老祖,嘿嘿,只怕也不敢吧。”

    他是意指萧家老祖,不相信萧家老祖敢做这等事情。

    凌越只是笑了笑,没有多做解释,希望他的担心是多余吧。

    那队修士共有十人,正是一个标准的蓝箭战斗队列,四名凝丹为首,其余全部是凝脉境高阶和凝脉圆满修士。

    在那左胸甲上刻绘有一片云纹的队长带领下,所有修士对着蒲希盛捶胸行礼:“见过大队长!”

    蒲希盛拱手回礼:“兄弟们辛苦了。奉城主令,这次的任务是保护凌越兄弟安全抵达妖族地盘,都清楚了吗?”

    “清楚了,誓死保护凌越兄弟的安全!”所有蓝箭队员一齐捶胸大吼。

    凌越赶紧拱手表示感谢,这队蓝箭一看就是久经战阵厮杀的汉子,个个彪悍精壮,让凌越眼热,不由期待他以后带领的小队成员,希望也像这般训练有素。

    那队长掏出一个蓝色的特制储物袋,朝身前空中一抛。

    一条丈长的流线型云舰出现空中,随着那队长的法诀打出,战斗云舰光华闪烁,瞬间就膨胀到了十丈。

    白色的战斗云舰如同扁平的巨大利刃,给人极大的视觉冲击,特别是最前端延伸丈余长的像是箭矢的尖锥,闪烁着淡蓝的寒芒,似乎随时会暴射出去,摧毁前面阻挡的一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