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61章 召见回城

时间:2018-02-07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吃了一惊,但转瞬就冷静下来,随着修为和见识的提高,特别是清楚了一些妖族与人族的关系之后,他对于妖族,以及萧炽的惧怕少了几分,问道:“这么说,季祖同意了?”

    萧炽曾经两次提过,让他处理了俗务就上沉沦妖脉,否则将要抓他过去。

    现在看来,那老妖果然是有些手段,居然能通过人族的高层来逼迫他去妖族。

    蒲希盛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听说妖族的彩鸾妖尊在悬云北关等了你两年,季祖一直推脱,最近,彩鸾妖尊又来了一趟,与老祖们商谈了好些天,季祖说招你回去问问,如果你自己不愿去,此事就休得再提。”

    凌越沉默不语,他见过彩鸾妖尊,很高冷的一个女子,想不到为了他的事情,那女子居然在人族地盘呆了两年,凌越更加的疑惑,萧炽找他去沉沦妖脉到底是为了何事呢?

    思索片刻后,凌越问道:“蒲大哥,是现在就回去吗?”

    “是的,季祖让你即刻回去。”蒲希盛说道,奇怪地看了一眼凌越,能让妖族人族的老祖为了一个小辈的事情专门商议,凌越算是第一人啦。

    “哦,蒲大哥稍等,我收拾收拾就走。”凌越朝院子里的温养聚灵阵走去,挥手间就收了阵内基本恢复了原貌的魂傀妖蛛。

    这下轮到蒲希盛吃惊了,一个拥有三阶灵宠的御兽师,再拥有一头三阶妖傀儡,想想都可怕啊……蒲希盛心中窃喜,他真是挖到宝了。

    凌越片刻就收拾干净,呼啸一声,天翁妖鹤从院子后面的大树上飞来,轻巧落到凌越的前面,正眼也没看下凌越和蒲希盛,优雅地用长嘴梳理着翅膀上的羽毛。

    看得凌越牙痒痒,这孽鹤自从上次被珠链的变化吓得出了一回丑,就再也没有给过他这当主人的好眼色看。

    蒲希盛啧啧赞叹几句,两人一鹤朝秘境的传送阵方向飞去。

    悬云北关的警戒加强了不少,到处都能看到全副武装的甲士在巡视着,这是凌越回来后的第一印象。

    蒲希盛笑道:“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自从警魂钟在三年前响了六声,整个古源都在严格排查魂修,听说抓到一些修为低微的魂修……也不知是真还是假,反正我是没见过。”

    凌越脚步稍稍一滞,不动声色问道:“哦,都用些什么手段排查?”又故意摇头,笑道:“这么容易能查出魂修?我可有点不信。”

    蒲希盛也跟着摇头,撇嘴说道:“谁说不是呢,还不是借机整治一些不对付的家伙……老乐你知道吧?就是黑甲卫的统领乐天澜,到现在还被关着呢,要不是有老祖帮他说了几句话……算了,不说这些,等下会有人测试你的灵力,就是走一过场,别担心,有我老蒲跟着,他们不敢给你使绊子。”

    凌越微笑着拱手谢过,心下却暗自叫苦,蒲希盛先前没有说起这事,是因为在他看来,走形式的检查就不叫事,凌越想东想西,唯独是想忘了这茬,否则,他怎么着也要耗到天魂子醒来。

    天魂子那老头还没有把高级敛魂术教他呢,要是再不醒来,他可就惨了。

    凌越用传音之术,不停地对着手镯位置呼唤天魂子,希望能把天魂子给唤醒过来,他现在是退不回悬云秘境了。

    一行人飞落到镇北楼的广场,正准备向镇北楼走去,凌越听得远处有人在喊他。

    “凌越……哈哈,还真是你啊,怎么提前回来了?”是许难,他在附近路过,看到天空飞来的几人之中,有人像是凌越,还有一头妖鹤,他就赶紧跟了过来。

    “师兄,小弟有礼了。”凌越赶紧迎上去,很开心地叫着给许难行礼。

    对于许难,凌越是充满着感激之情,从认识开始,许难就一直在帮他……这次又给了他救命的机会,让他可以光明正大地拖延一些时间,借机抓紧呼唤着天魂子。

    许难激动地一把扶住躬身施礼的凌越,他早就看出凌越已经凝丹,而且修为稳固,哈哈大笑着,使劲拍着凌越的肩膀,说道:“你我兄弟,何来这些虚礼……方舟他们把事情都给我说了,要说感谢,该是我要感谢兄弟你啊!”

    百兽峰在这届古源大比中大出风头,一下子揽了御兽师大比第一、第三和第五三个名次,如此好的成绩,简直把许难和洛伊两人给乐疯了,他们是领队,不管是面子还是里子,都赚得盆满钵满。

    成琛在秘境中闭关两年,离凝丹只一线之隔,他出关之后就给许难两人详细汇报了考核的情况,声称没有凌越的暗助,他们绝对难以进入前十。

    第一关的时候,方舟因为伤势未愈可能遭遇淘汰,是凌越把方舟给带着过关。

    如果没有方舟协助,成琛在最后一关势必是孤家寡人,哪里能够拿到满分呢?更别说凌越驱逐了萧济晟等人,给成琛创造了好的条件,更是破除幻境把他解救出来……

    凌越把着许难的手臂,责怪道:“师兄见外了啊,刚刚还说何来虚礼,却又来臊自家兄弟,小弟做的那些,只是出于本份,以后莫要再提。”

    许难笑着连连点头,以为凌越是避嫌不想让外人知道,道:“好,莫要再提。”

    两人闲聊了好大一阵,蒲希盛在边上提醒道:“凌越,咱们还是先走吧,让季祖等得太久可不好。”

    许难吓了一跳,这才知道凌越回来是受季祖的召见,他赶紧松开凌越的手臂,催促道:“你快过去,耽误了季祖的大事,我可吃罪不起……快走,回头咱们再说话。”

    凌越依依不舍地回头几次与许难挥手,倒让许难小小地感动了一把,凌越真是重情义的好兄弟啊。

    只是不管再如何拖延,凌越终究跨进了镇北楼内,他也没能唤醒天魂子。

    气得凌越整个左手腕鼓荡着灵力,灌注进入手镯内,试图换种方法呼唤天魂子,传音叫道:天老,您要是再不醒来,我可过不了检查这关,到时可别怪晚辈不讲义气,把您给供出来啊……

    蒲希盛看着凌越抖动的手腕,低声问道:“你怎么啦?”

    凌越赶紧散去手腕上的灵力,眼珠一转,举了举左手解释道:“上次与明曦相斗,这里曾经受过伤,偶尔会有些刺痛,以前用灵力疗伤惯了……刚刚一激动,手腕又有些刺痛。”

    蒲希盛打断凌越的解释,低声道:“镇北楼内规矩多,兄弟你要注意着点,别让人抓了把柄,现在是非常时期。”

    凌越拱手受教:“是,小弟记下了。”

    正暗自焦急着,耳边突然传来细微的传音:“你小子刚才说什么?要把老夫给供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