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60章 加入蓝箭

时间:2018-02-07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戒备着神识四处一扫,并没有发现危险或异常,叫道:“喂,你怎么了?”

    天翁妖鹤没有停步理会,瞬间跑得转过房屋不见影子。

    稍想了想,凌越顺着先前妖鹤的目光朝上一看,才发现在他头顶出现了一圈淡红色的光影,约三尺大小,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居然能瞒过他的神识探查。

    凌越观察片刻,突然发现这图案有点眼熟呢?

    像是一个圆圈里面有一个井字……等等,凌越忙看向他手腕上的那颗珠子,上面不正是由暗红色光点组成的井字图形吗?!

    失去了凌越灵力的支撑,珠子上的光点一个个隐去,他头顶上的光影也起了相应的变化,凌越没有继续灌注灵力,他一直看着最后的圆圈光点消失掉,陷入了沉思之中。

    或许,这件法宝与妖兽有关……珠子的表面刻绘着怪兽,他祭炼的时候,珠子上又出现了守护的妖兽元神残魂,再到天翁妖鹤的惧怕,这里面肯定是有关联。

    可惜妖鹤那家伙不会说话,否则可以问一问它,到底在害怕什么?

    还有那个像是井字的图形,又是什么意思呢?

    凌越觉得,要想使用这件宝物,只怕是要先弄清楚这个井字图形的意思,万一要是再放出一个什么古老的老怪物,他哭都没地方哭……

    解开古铜手镯的封印,放出一个天魂子,已经是够让他提心吊胆了。

    消耗了大量的灵力,最后还是没能弄清楚珠链的用途,让凌越有点小郁闷。

    摇摇头,凌越取出最后一件失去了灵气的小剑法宝,又掏出布满裂纹的青色小剑,把这两柄剑形法宝给祭炼了一番,到时候卖也是一个好价钱。

    两个月时间很快过去,这天,凌越练刀结束后,正悠闲地喝着灵酒,突然感觉阵法外传来一阵波动,凌越一愣,来这小院三年多时间,一直没有人来打扰。

    黑甲修士首领说过,只要他不出关,不会有人来打扰,除非遇到有紧急情况。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凌越站起来才走几步,就见院子的防护阵法洞开,接着走进来一个身穿宝蓝色战袍的高大精壮汉子。

    “蒲大队长……你怎么来了?”凌越一脸诧异,进来的是蒲希盛,而不是黑甲修士。

    蒲希盛上下打量一番凌越,笑道:“现在是我带人在负责守着秘境。嘿嘿,感谢你上次给我们提供的信息,可惜……最后还是让那伙洞火贼人给溜了,他娘的,只抓了几个做诱饵的小贼,至于奖励……老蒲以后想办法补给你,听说你为了报信,特意提前终止了考核……”

    这番话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当初信誓旦旦以为能抓到那伙劫狱的洞火云匪,没料到给云匪耍了。

    凌越忙道:“不用了,真不用了,凌某本来就不是冲着奖励去的……只是白白辛苦了蓝箭的兄弟们一场。”

    “可不是吗?兄弟们连续不歇气在云海中狂追了十天十夜,没有功劳也特么的有苦劳嘛,结果还落下埋怨,兄弟们都憋了一肚子的气。”蒲希盛对于凌越的理解顿生好感,大发感慨道。

    “别理那些家伙,他们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让他们去试试,他们只怕连贼毛都捞不到一根。”凌越顺着蒲希盛的话劝解道。

    “着呀,下次老蒲就这样怼回去。”蒲希盛双掌相击,再次打量凌越一番,突然问道,“凌越,怎样?有兴趣加入我们蓝箭吗?”

    “呃……”凌越被蒲希盛的跳跃性话题转变给着实噎了一下。

    他可不敢贸然答应加入蓝箭,还在想着结束秘境闭关之后,就回去宗门,然后……当然是迎娶邱瑜妹子,完成人生大事嘛。

    凌越也不便当面拒绝蒲希盛,说道:“这个……凌某还需请示宗门,才能给蒲大队长答复,还请蒲大队长见谅。”

    蒲希盛一愣,他突然明白过来,凌越或许不懂这里面的规矩,否则就不是这样说法,他笑得更大声了,道:“凌越,你宗门那边有蒲某去打招呼,只问你愿不愿来我们蓝箭……你放心,蒲某绝对亏待不了你,最少许你一个队长,让你管着一条战斗云舰。”

    凌越惊讶得嘴巴张得老大,战斗云舰?他可是近距离见识过了的,比普通云船那可是要强悍太多了,要说他不动心那绝对是假话,而且,他回宗门完婚之后,总是要出来历练的吧……蓝箭给出的这个条件……

    “你可能还不是很清楚,每届大比前十的弟子,只要是在秘境凝丹成功,都必须加入悬云三关服役五十年时间,除此之外的凝丹修士,不管宗门还是家族,都得服役三十年时间……嘿嘿,咱们是老熟人了,与其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不如在老哥哥这里干着。老哥我还能亏待你吗?”蒲希盛一口一个老熟人老哥哥,拉近关系解释着。

    他见凌越表情变化,就知道凌越还真不清楚这里面的规矩,从储物袋摸出一枚云形玉简丢给凌越,心中暗喜,捡到一个宝啊,口中自然是极力拉拢。

    凌越再三看了几遍蒲希盛丢给他的玉简,才确信了真有这样坑爹的规定。也想了起来,隐约听得许难提过一次凝丹修士服役的事情,只是当时他不太关心,也就没有留意。

    他苦笑道:“可是……小弟答应回去完婚啊,这一耽搁五十年,且不是……”

    蒲希盛见凌越是在为难这事,拍着胸口保证道:“男大当婚嘛,兄弟你放心,有老哥哥罩着你,谁他娘的敢管咱们蓝箭的闲事,只要过得五年,最多五年,你尽管回去完婚就是……兄弟,你不会连五年都等不得吧?真要是等不得,那就悄悄去把弟妹给接到悬云北关……”

    凌越感激拱手,当机立断道:“多谢蒲大哥,小弟愿意加入蓝箭,也等得了五年……怎么敢再给大哥招惹麻烦。”

    古源大陆各宗门对凝丹修士的管理很宽松,只要不是作死做出背叛宗门的举动,凝丹修士如闲云野鹤般自由,每年还有宗门的修炼资源领用。

    蓝箭属于古源大陆上精锐的修士队伍,可不是随便什么修士都能加入。

    何况还许他以蓝箭的队长职位,多少凝丹修士抢破头皮,都争不到的机会。

    凌越只稍稍分析,决定不放弃这送上门来的好处,即便以后万一在蓝箭干得不如意,他退出来,再加入其它修士队伍就是,玉简中的服役规定,同样是自由得很。

    蒲希盛哈哈大笑,这事就这样敲定了,连他都没想到会这般简单,守在这鸟不拉屎的秘境之地,总算是遇着了一桩好事,而且是没人争抢的好事。

    听说两个多月前回去的那些天才们,只是稍稍被查了十天半个月就都放了出来。

    守云、巡云和箭云的各大队,为了抢那十五六个才晋级的凝丹,都快抢疯了,他算是占了近水楼台的便宜。

    凌越这家伙猛啊,挫败了镇魔殿两大新秀第一高手的连续挑战。

    现在这事情早在悬云北关传开了,很多人都等着凌越回去再抢人呢,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料想到,这届大比最厉害的一个,已经是花落蓝箭了……

    凌越见蒲希盛一直盯着他傻笑,心中有点发毛,赶紧岔开话题问道:“不知蒲大哥这次过来,可是有什么紧要事情?”

    “呃……”蒲希盛才想起还有正事没办,压低声音道,“兄弟,妖族点名要你去沉沦妖脉一趟,似乎是有很紧急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