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57章 古源动荡

时间:2018-02-05作者:妖言先森

    黑甲修士们一阵大乱,继而大怒,他们都是从死人堆里厮杀爬出来的修士,怎会甘心束手就擒?而且连个罪名都没有宣布,就想这样把他们押送走,让他们黑甲卫以后还如何在古源大陆立足?

    “头儿,他们欺人太甚,和他们拼了吧……”

    “对,和他们拼了……人多又怎样?咱们黑甲卫没有孬种,只要黑甲卫能逃出一个,集合起外面的兄弟和他们没完……”

    蒲希盛瞪着巨眼,一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大叫道:“住手,都特么住手?这是怎么回事,给老子把话说清楚……”

    朱能盯着乐天澜,冷笑道:“乐统领,你犯了什么事情自己还不清楚吗?”

    乐天澜一直很平静,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朱能,说道:“朱能,今天你要是不说清楚是什么原因,我不会跟你不明不白的走,黑甲卫更不会有软骨头……你不要拿抗命那一套来压我,那对我没用。”

    这话一说,黑甲修士其他人都安静下来,眼睛紧盯着巡云的修士,他们手上的各色法宝散发着深浅不一的光芒,谁都知道,他们到了爆发的边缘。

    朱能仰天哈哈大笑,他不怕黑甲卫反抗,相反,他得到的授意是逼迫黑甲卫反抗,正好可以趁机下手除掉黑甲卫高层。

    他带来的巡云高手们做好了攻击的准备,战斗一触即发。

    蒲希盛不干了,他与乐天澜交情寥寥,箭云与黑甲卫却颇有历史渊源。

    他曾经听离涛大统领说起过黑甲卫的辉煌历史,也知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吼道:“朱能,你特么到底想干嘛?不把话说清楚,今天谁都不能动黑甲卫。”说着,把手一挥,蓝箭的修士刷一下掏出法器法宝,组成战阵对准了巡云的修士。

    朱能笑声一窒,得罪黑甲卫他不在乎,他与乐天澜早有间隙,再加上这代黑甲卫根基浅薄,又没有灵婴老祖在背后撑腰,只是各宗门用来对抗镇魔殿等外来势力的一枚棋子而已,得罪了又怎样呢?但是朱能不敢得罪蒲希盛。

    蒲希盛是蓝箭大队长,下面管辖十多个小队,而蓝箭又属于箭云统领。

    箭云有白箭、蓝箭和断箭,是悬云三城对外的利箭,比之他们巡云的势力要强上不少,最主要的是箭云大统领离涛是灵婴老祖。

    朱能只是巡云的一个巡云使,他怎敢轻易得罪蒲希盛?

    “好,今天就卖蒲兄一个面子。”朱能再次把红色云牌举起,冲乐天澜喝道,“警魂钟六响,经姜祖指证和镇魔殿老祖推断,那魂修是从悬云秘境出现……乌城主令,着巡云使彻查当日当时所有在悬云秘境之修士。乐天澜,你们现在是嫌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朱能稍稍改了几个字,使得城主令的内容严厉了好几分,但是谁又敢去与乌城主对质呢?

    乐天澜明白了,这是镇魔殿在借机顺手要对付他们黑甲卫几个主要骨干。

    这一关能不能过,乐天澜心中没底,凡是与魂修扯上干系的修士,如果没有老祖们的保护,下场都是很凄惨,而黑甲卫正是没有老祖庇护的后娘养的组织。

    乐天澜对一脸愕然的蒲希盛拱拱手,丢给他一枚地下大厅的进出玉牌,以及一袋子其他玉牌,说道:“多谢蒲兄执义仗言,还请蓝箭看护好悬云秘境,莫被宵小之辈所趁。”

    然后回头,乐天澜对着其他黑甲修士喝道:“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反抗动手……嘿嘿,乐某倒要看看,我们这些嫌犯,怎么被人审成罪犯?”

    这话说得大气凌然,实则是心丧若灰,乐天澜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对面最高的山峰,上面烟雾弥漫,没有丝毫的变化……别人不知道悬云秘境有没有魂修出世,难道据守此地的俞老祖还不清楚吗?

    动静闹得这么大,也不见俞老祖帮着他们黑甲卫说一句公道话,看样子,俞祖是不愿招惹丁点麻烦。

    蒲希盛唏嘘不已,接了玉牌把手挥了两下,蓝箭的修士又撤了回去。

    他心中暗怪乌城主是小题大做,谁是魂修谁不是魂修,当面检查一下不就完事,就像是他们箭云一样,由大统领监督着一个个查验一遍,又费不了多少时间。

    偏偏要搞成现在这样,以后让黑甲卫兄弟还怎么办差做事?

    朱能收了红色云牌,皮笑肉不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乐兄,得罪了。”

    他使了一个眼神,两个巡云的凝丹修士走上去,戒备着给乐天澜的双手套上了一根红色的禁灵索,那是专门用来禁制修士灵力运转的法器,当然,凝丹修士想要挣脱,也就是几息的事情,但是套索这个举动,本身带有隐蔽的侮辱。

    黑甲卫其他凝丹修士眼中要喷出火来,可是……没有统领的同意,他们也是无可奈何,一个个被套上了禁灵索,给吆喝着押进了传送阵中。

    蒲希盛烦躁地在悬云秘境巡视飞了一圈,才挥手让手下四散布防。

    他自己则带着几人进了地下大厅,不多时,就有手下汇报道:“老大,发现一块玉牌吸收灵力有些异常,您看要不要阻止……”

    “阻止个屁,只要别丢了灵髓,其他的关老子屁事……去去去,别特么尽整些破事来烦老子。”蒲希盛一顿咆哮,几个手下做鸟兽散,瞬间都藏到了地下大厅各个角落。

    在老大烦躁的时候,最好不要出现在老大的眼皮底下晃悠。这是蓝箭法则之一。

    时间如水,就在古源大陆的动荡不安中缓缓流过。

    修炼期间,凌越醒来过几次,每次都是歇息一两天然后再次入定,他早就适应了这般枯燥的修炼生活,只是最近一次醒来,就再也没有办法畅快修炼,他发现云床上的冰寒灵气只剩下薄薄的一层。

    天翁妖鹤又恢复了往日的高贵优雅,鄙视了一眼大惊小怪的凌越,然后探着纤纤细足,迈着从容步伐走出密室,享受它的阳光生活去了。

    “咦……这是怎么回事?才过了不到一年时间,还没有到闭关结束,怎么灵气就消耗殆尽了呢?”凌越站起来,自语着朝外面走去,他准备打开阵法,找黑甲修士们讨一个说法。

    过了片刻,天魂子的声音从手镯内传出:“别去了,是地底下那块低级灵髓的灵气耗干了,你去也没用……其他小家伙的灵气,也都用完了。”他老人家早就打探过了。

    凌越一愣,马上反应过来,每个人的灵气吸收有定量限制,不会因为他的时间长些就可以敞开供应,他这边增加了天魂子和妖鹤吸收灵气,后面两年的定量,结果在一年内给吸光了。

    难道就这样出关?凌越有点不甘心,他还有两年的闭关时间没有使用呢,就这么浪费了有点可惜……心中下意识的不想这么早回去古源大陆,他有些害怕检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