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56章 借机整治

时间:2018-02-05作者:妖言先森

    进到密室,天魂子指点道:“这是由低级灵髓通过阵法传导过来的灵气,对你的修炼有好处,你多吸收一些……要是能搞到那颗低级灵髓就好了。”

    凌越赶紧在云床上盘坐好,装着没有听到天魂子最后的那句感叹。

    犹豫了片刻,凌越把压在心头最紧要的问题,用委婉的措辞抛了出来:“天老,这个……您除了需要天材地宝来恢复修为,还有什么别的需求吗?比如给您找一个合适的、资质比较好的躯体……让您夺舍……”

    天魂子嘿嘿笑了几声,拆穿凌越的小心思,讥讽道:“担心老夫会夺舍你?呸,就你这资质,送给老夫都不要……从你身上残存的气味分辨,你小子还吸收过一份幽冥养魂烟,否则,凭你能修炼到现在的境界?……还想道魂兼修,做梦吧你……”

    凌越挨了天魂子一顿讽刺调侃,心中却安定不少,只要天魂子不是打他的主意就行,凌越嘻嘻一笑,恭维道:“那是,晚辈的资质笨劣不堪,哪里能和您老人家比呢。”

    这老头连他是道魂兼修都看了出来,太厉害了,凌越心下凛然。

    若是放任天魂子赖在他手腕上不走,以后他岂不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可是,凌越根本就不敢开口让天魂子离开,担心天魂子翻脸是一个原因,另外,天魂子还没有教他如何运用幻蝶的力量,来瞒过将来的检查。

    或许,天魂子也有拿捏的意思在其中……唉,真不知是福还是祸啊?

    凌越口中却说道:“幽冥养魂烟?小子没有见过啊……哦,我想起来了。”

    经过天魂子这么一提醒,凌越突然反应过来。

    原来那隐蔽洞穴的残骸骷髅脚下的黑珠子里,除了有残魂躲藏着外,那些像冷水一样的黑烟,就是修魂大罗诀皮卷中提到的幽冥养魂烟,早就被他无意中给吸收了。

    难怪他第一次修炼就跨入了魂修的门槛,他还一直以为自己是修炼天才呢,却是这么个原因。

    天魂子把话说开之后,索性一次说完,免得凌越三心二意,道:“夺舍有许多弊端,一个修士一辈子只能夺舍一次,多次夺舍的后果就是突遭天谴,不得好死……老夫另有秘法塑造躯体,比起夺舍更加放心。小家伙,你就当是帮老夫跑跑腿,到各处给老夫寻些材料。放心,老夫不会让你吃亏,别的不说,老夫稍稍指点你修行一二,你一辈子都受用无穷……怎样?这个交易还划算吧!”

    话说到这份上,凌越还能拒绝吗?他也拒绝不了,更不敢拒绝。

    天魂子能戏耍古源大陆的灵婴老祖们如无物,要对付他这种不入流的小修士,简直不要太容易了,凌越拱手道:“敢不从命!”

    既然拒绝不了,那就应下吧,以后的事情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天魂子似乎听出了凌越的敷衍,淡然道:“抓紧修炼吧,别浪费时间了。”然后就再也没有出声,只有手镯发出一闪一闪的微弱金光,缓缓吸收着云床散发出的冰寒灵气。

    凌越挠挠脑袋,他想不到天魂子如此精明和敏感,想了想,也没什么解释的,最后哑然一笑,从兽袋里把天翁妖鹤倒出来放到云床外面,见妖鹤还在沉睡,于是掐指画了一个魂力符文打入妖鹤体内。

    片刻,妖鹤抖动一下身躯,把脖子从翅膀下伸出,歪着脑袋对着凌越不满地鸣叫了几声,责怪打扰了它的修炼,但是紧接着,妖鹤发现了云床上精纯的冰寒灵气。

    它是个识货的,哪里会与凌越客气,直接就半边身子挤了过去,探着脖子开始疯狂地吸收灵气修复身体。

    凌越笑着摇了摇头,摒弃杂念,认真地吸收冰寒灵气修炼着。

    不管是何时何地,实力才是根本,只有实力提高了,才有与别人对话的平等。而他拥有的灵宠妖兽,也是他的实力之一。

    凌越在密室这边一入定修炼,地下大厅守护着的黑甲修士就发现了异常。

    “头儿,御一异常,你过来看下。”一名黑甲修士等了片刻,确认之后才传音招呼乐天澜道,这是乐天澜特意交代过的事情。

    乐天澜一眼扫去,立刻就发现御一玉牌吸收灵气比以前又快了三分左右,他冲那黑甲修士点点头,示意知道了,心中纳闷,凌越那小家伙在搞什么名堂?

    难道他不懂收敛吗?又不赶时间,这般拼命吸收灵气干什么?

    现在的古源大陆正是纷乱的时候,各宗门的灵婴老祖,还有镇魔殿、残翼等势力的灵婴,组织着大批的修士,在古源大陆上正拉网式的清查着。

    只要发现有不对的修士,如果没有高手做保都是杀无赦,像凌越这般得罪过镇魔殿、西林药盟还有地仙门的小家伙,赶在这个时候出关,不是自找麻烦吗?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在古源搜魂令的大义遮掩之下,各势力宗门清除异己,暗下黑手是什么都能干得出来的。

    特别是镇魔殿的混蛋,想要栽赃陷害一个古源修士,那办法真是太多了。

    以他们一贯的嚣张,云霄天宗的季祖都不见得能保住凌越。

    若是过得两三年,古源大陆上的风声稍过一些,凌越再出关,那时候遇到的危险则要小上很多了。

    乐天澜摇摇头,决定再观察几天,如果御一玉牌还是这情况,那他就去提醒一下凌越,不能任由凌越胡来而坐视不管。

    因为凌越击败了镇魔殿的两次挑战,乐天澜对凌越很有好感,并很看好凌越,他不希望凌越出事,特别是这种时候。

    “头儿,箭云和巡云的人来了,持着悬云北城乌城主的手令云牌,说是要接替咱们……你马上过来吧。”在地下大厅外守护的黑甲修士发来传讯。

    乐天澜一愣,他们这次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怎么就中途换人呢?

    莫非是与搜魂令有关……乐天澜一惊,悚然警觉是有人在借机故意整治他们,而且很可能是镇魔殿的那些老混蛋。

    他们黑甲卫一向独立在各宗门和势力之外,以维护古源大陆利益为己任,与镇魔殿等外来势力不和,早就是不争的事实,这次,他们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

    乐天澜打开阵法禁制,带着其他黑甲修士走出地下大厅,就见得箭云和巡云的人在外面等着,而且看那架势有点不对,隐隐地形成半包围阵势。

    乐天澜眉头一皱,说道:“蒲大队长,朱云使,乐某犯了何事?值得诸位这般大的阵仗。”他扫了一眼附近的几十人。

    箭云来的正是蓝箭大队,领队的是蒲希盛。

    他哈哈一笑,说道:“乐统领过虑了,蒲某只是奉命行事,率领蓝箭与黑甲卫换防,防止神秘魂修做乱,这非常时期,蒲某带的人多了点,真没有别的意思。”说着,他丢给乐天澜一块银色云牌。

    乐天澜用神识查看了银色云牌,脸色稍霁,把云牌还给蒲希盛,又看向一边的巡云使朱能。

    朱能满脸严肃的咳嗽一声,掏出一枚红色云牌,高举过头顶,厉声喝道:“奉乌城主令,押送黑甲卫一行七人回悬云北城受审,遇有反抗者,杀无赦!”

    一摆手,巡云那边冲出十余高手,掏出法宝对准了乐天澜这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