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50章 魂钟再响

时间:2018-02-05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不是第一次听说摄魂老鬼,以前那个躲在魂简中想阴谋夺舍的残魂,在被吞噬前,曾经惊恐地提到过摄魂老鬼。还有希蛮仆族的大族司,尽管摄魂老鬼死去最少有数千上万年之久,对摄魂老鬼依旧是忌惮万分,可见摄魂老鬼曾经是一个极厉害的角色。

    凌越头皮发麻又退出数丈,摄魂针不可靠了,魂术更加不成。

    摄魂老鬼是玩魂术的祖宗,他那几手粗浅的魂术,用出来只会是献丑。

    他一时间找不到对付残魂的合用手段,赶紧把神识朝常用的储物袋内一扫,凌越眼睛微微一亮,取出一柄尺来长的黑漆漆直刀。

    这直刀还是他与蒙天成、何金玲等人探险那次分到的法宝,灵力有些损坏,需要重新祭炼才能使用,是他为凝丹后准备的临时法宝。

    至于定做法宝,需要找到厉害的炼器师给出定制的建议,并花很长的时间收集材料,凌越暂时没那个时间。

    黑色直刀的刀柄稍弯曲,有一环一环的粗糙鼓起,刀背笔直挺拔,越向前面刃口越宽,在前刃的位置是三角形的斜弧面结束,式样简洁,抓在手中沉甸甸的。

    凌越抛出直刀,一口灵力喷在刀身,双手打出法诀,抓紧时间祭炼着黑色直刀,眼睛余光却盯着地上的手镯和摄魂针,防备着残魂的暴起袭击。

    他连开启院子阵法逃出去都不敢,面对可能会是摄魂老鬼的残魂,他得时刻警惕着。

    摄魂针飞上飞下,绕着手镯玩得不亦乐乎,对于凌越的举动,没有其他异常反应,这倒让凌越放心不小。

    直到喷了三次灵力,才算是基本上祭炼完毕,黑色直刀在空中一声震鸣,变得有五尺长短,散发出森寒的黑芒,刀身两侧现出粗犷的暗纹,刀柄位置浮现两字:雾夜。很快又隐去。

    “雾夜……这名字与黑漆漆的刀身倒也般配。”

    凌越见法宝祭炼成功,心中稍有点底气,最少,他可以用法宝抵挡摄魂针的突然袭击,不至于束手无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凌越伸手一招,雾夜刀在空中一闪,径直落到他手中。

    体会着他与雾夜刀之间若有若无的亲密联系,凌越脸色瞬间又阴沉下来。

    他用灵力和魂力祭炼过手镯,祭炼的过程中,手镯产生了神奇的变化,凌越却始终感受不到他和手镯之间有任何联系,与祭炼过的雾夜刀一比较,更加证实了手镯是另有其主,并非他在疑神疑鬼。

    对了,摄魂针也是与他有联系的,而且还是非常亲近密切的认主联系,远远超出他与刚刚祭炼成功雾夜刀……

    凌越想到这里,心怀侥幸地对着空中一招手,喝道:“摄魂针,回来!”

    “啾”一声,玩耍着的摄魂针应声而回,温顺地飘落在凌越伸出的左手,对于那地上的古铜手镯,却又没有半分的留念。

    摄魂针这个举动,让凌越彻底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先前的猜测错误?摄魂针只认识古铜手镯,与它并非同一个主人……也就是说,古铜手镯内藏着的残魂不是摄魂老鬼!否则,摄魂针不会这么轻易招回。

    凌越疑惑地把摄魂针放到一边,拿出几枚阵旗,启动阵法把摄魂针给困在中间。

    没搞清楚之前,他不敢把摄魂针收摄进入魂府,免得祸起萧墙。

    除了摄魂针的原主人摄魂老鬼,其他残魂可指使不动他的摄魂针,没了摄魂针的反噬之祸,凌越心中去了八分惧怕。

    思量再三,凌越猛然纵身挥刀,朝地上的古铜手镯劈砍去。

    他倒要看看,古铜手镯内里藏着什么玩意?一般的残魂,他可不怵。

    灌注了凌越狂猛灵力的雾夜刀,挟带着暗青色的刀芒,呼啸着砍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的古铜手镯,“嘭”,地面出现了一个刀痕深坑,灰尘扬起。

    凌越保持着劈砍的姿势,右手掌心有点发麻,心中暗惊,好坚硬的古铜手镯!

    难怪得手镯能挡住那次林长青的法宝随手一击。

    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刚刚那下全力劈砍,根本就没有伤到古铜手镯分毫,更别说劈开古铜手镯了,躲在手镯中的残魂也没有出现。

    他后续准备对付残魂的手段,像惊魂刺、幻眼术和尖嚎稀声,也就没用上。

    真是好宝物啊,只可惜不是属于他的,可惜啦!凌越心中叹息。

    在凌越祭炼古铜手镯的时候,悬云北关的镇北楼内,一身彩衣的彩鸾,正与乌道明和季常春商谈着让凌越提前出关之事,主要是彩鸾与季常春在协商,乌道明只是作为陪客而已。

    “铛”,一道沧桑悠扬的钟声突兀传来,震得楼内的茶几杯具嗡嗡乱颤。

    乌道明与季常春豁然色变,同时跳起来叫道:“警魂钟又响了……快走!”

    话音未落,两人同时瞬移走人,只留下惊讶的彩鸾独在大厅,这个时候,没人会去顾虑彩鸾的感受。

    “我妖族遭有魔劫……人族却连续两次警魂钟响,莫非,古源大陆要乱了不成?或是这里面有什么联系……”彩鸾看向警楼方向,低声自语道。

    仅仅三息不到,古旧的警塔内就汇集了所有在悬云北关停留的五位灵婴老祖。

    “萧老,姜老,等下如果警魂钟再次响起,你们负责确定那魂修的具体位置……莫老,你赶快给警魂钟多多添些上品的原石灵晶,这次,绝不能让他再溜了……”乌道明与季常春最先赶到,两人正朝警魂钟表面上打去法诀,乌道明急声吩咐道。

    在他们的猜测中,两次警魂钟响,都是在警示着同一个厉害魂修的出现。

    “好,城主放心就是。”另外三人拱手道,各自忙碌起来,特别是萧老和姜老,他们一左一右围着巨大的警魂钟,全神贯注地观察着。

    过得片刻,那口青钟上的符文猛然一亮,“铛”,青钟再次发出巨响。

    “……找到了。”负责警魂钟右边的姜恕和指着一处位置,激动地叫起来,那里有一个微弱的金色小点在闪烁移动,在暗青色的警魂钟表面时隐时现。

    “悬云秘境偏南三百里,正朝西南方向移动。快联系俞老头,他离得最近。”

    乌道明快速吩咐道:“季老联系俞临桂,命他务必缠住那魂修。”一边说着,一边丢给季常春一面有很多凸起的法盘。

    季常春接了法盘,对着法盘上的一个凸起打出法诀,紧急联系着据守在悬云秘境的俞临桂。

    乌道明又看向萧老和莫老,拱手道:“辛苦二位跑一趟,这是临时传送进入悬云秘境的云牌,从秘境中转,请两位务必要截住那魂修!拜托了!”

    萧老和莫老忙回礼,接了乌道明递出的云牌,说道:“应当的。”

    季常春却在边上叫道:“老俞追上去了……他先前发现有高手从悬云秘境上空经过,只是不知道那是魂修,就没做理会……老萧,老莫,你们快点,老俞一个人可能对付不了,魂修的手段不是吃素的。”

    萧老与莫老对视一眼,站着却没有动。

    乌道明看懂了他们的意思,赶紧道:“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另外还有其他增援……麻烦季老把其他人都叫回来,还不知道那魂修打的什么主意?总之……大家多加小心!”

    “好,我们走了。”萧老与莫老这才走人。

    他们要先坐传送到悬云秘境,然后与前去追踪的俞临桂取得联系。

    如果魂修厉害的话,他们最多只是缠着魂修,而不会与魂修拼命,传说中的魂修都是穷凶极恶之徒,他们还有大把的寿元,才犯不着与魂修同归于尽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