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49章 懂人话的手镯

时间:2018-02-05作者:妖言先森

    独自狂喜,肆意纵饮大半日之后,凌越才慢慢恢复到往日的沉静。

    看着满地滚落的酒坛,凌越微微一笑,他也不去收拾干净,直接飘飞到凉亭的顶上坐了,闭目内视气海紫府内的具体变化。

    一颗龙眼大小的乳白色珠子散发着蒙蒙光亮,在紫府中间滴溜溜地旋转着。

    那珠子上还不时飘出丝丝薄薄的白雾,溢出紫府进到经脉内飘荡……在冲关时受创的经脉早就恢复如初,而且还扩张了三分,只可惜经脉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些稀薄的雾气在飘来飘去。

    凌越稍稍一运转功法,只见乳白色的珠子上陡然爆发出一道光华,那光华化作浓郁的灵力瞬间就传到了凌越运功的拳头上。

    凌越顺手一拳击出,一道水桶大小的模糊拳影破空而去。

    “轰”,一声巨响,却是那没有目标的拳影击在远处的院墙上,撞到了院内的防护阵法,把阵法激荡得像水波纹一样荡漾。

    “灵力化虚形……”凌越眼睛一亮。

    晋级凝丹之后,他随手的一拳就能灵力化形,具备有了偌大的威力,要是再熟悉熟悉灵珠的使用配合,那实力……最少增强了十数倍!

    让凌越惊喜的还不止这个,而是他能感觉到,他可以轻易地控制灵珠内磅礴的能量,那些能量都能为他所用,而不像他以前意外凝结的魂珠一样。

    魂珠内的能量同样巨大,却大得让他心惊胆战地害怕。

    因为那不是他能掌控的力量,他生怕哪天魂珠内的能量会突然失控爆发……

    能掌控的能量,与不受控制的能量,两者给予凌越完全不同的感受,而且凝结了灵珠之后,凌越感觉他终于可以控制魂珠的力量使用。

    那是一种奇妙的感受,使凌越再也不必担心体内的两种能量会失衡。

    用神识压制魂珠,毕竟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以后,他可以放心大胆地使用魂力魂术,把本身实力完美而彻底地发挥出来了。

    凌越在院子里试验着全新的灵力,玩得不亦乐乎,就连断去一截刀尖的断刀,也被他取出来舞了好些遍刀技,整个院子被他搞得到处都是刀痕沟壑,拳印深坑,一片狼藉。

    直到天光黯淡,凌越才玩得尽兴坐了下来,目光扫过他左腕上的古铜手镯,凌越略带期待地眯起眼睛,自语道:“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折腾这么长时间了……”

    说罢,凌越一口精纯的灵力喷在古铜手镯上,同时右手一弹,一团魂力也附着在古铜手镯表面,用神识和魂识控制着两种力量,一起祭炼着古铜手镯。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次的祭炼,古铜手镯终于有了反应。

    只见那层粗糙的古铜色渐渐地变得有些金黄,又过了片刻,手镯表面那浓郁的金色像水波一样荡漾起来,有些模糊的山水图案,在那荡漾的波纹之间渐渐清晰。

    青翠的山峰从平平无奇,很快就变得饱满连绵,在金芒耀射中重叠掩映。

    一弯如玉带般的碧蓝色河水,蜿蜒在手镯表面,穿行在青翠之间,朵朵白云点缀,丝丝雾气缠绕……

    凌越一时都忘记了继续祭炼,他被手镯的神奇变化吸引,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突然,一道金光从手镯表面爆开。凌越全身一震,他被一股巨力轰得掉下凉亭翻滚在地,待他抬头朝上看时,只见一点豆大的金光早就穿过院子的阵法禁制,很快就消失在悬云秘境的上空不见。

    “什么东西跑了?不会是手镯里的宝物吧……”凌越爬起来摸摸脑袋,疑惑道,他身上并没有受伤,只是衣袍沾满了泥土灰尘。

    凌越一想到宝物,赶紧朝手镯看去,只见手镯上所有的变化已经停止,整个手镯金灿灿的非常晃眼,连绵的青山和玉带般的河水,在金光流淌中时隐时现。

    凌越笑道:“这也太明显了,戴出去不是遭人惦记吗?宝物……还是低调点好。”

    话音刚落,金光灿灿的手镯上一阵光芒闪烁,又恢复成了以前那般不起眼的古铜色,只是手镯表面多了隐约的图案,像铜锈一样斑驳,仔细看也难以分辨出来是些什么。

    这个变化叫凌越大吃一惊,这玩意还能听懂人话不成?

    能听懂人话的宝物是什么级别……以凌越浅薄的见识,他还真不知道,他只知道被人操控的宝物才会听得懂人话,典籍中就有这样的记载。

    俗话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凌越脸色微变,一把抓着镯子从手腕上撸了下来,对于所有莫名其妙的东西,凌越早就没有了以前的好奇。

    他戒心深重,可不愿为了一件区区宝物,而把性命给搭上去。

    凌越毫不犹豫地把手镯给扔到地上,眼见着手镯在泥地打了几个翻滚,右手一招,把摄魂针从魂府内唤出,在手中抓着,身周寒雾弥漫,他在瞬间连寒丝甲都启动到了最大。

    用摄魂针指着地面的手镯,凌越怒目喝道:“出来吧,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在凌越的潜意识中,他认为手镯内里是藏了害人的残魂,或许又是魂修残魂,对付残魂,最好还是用摄魂针。

    等了半响,手镯没有半分动静,就连色彩都不曾变化一下,凌越皱了皱眉头,对摄魂针喝道:“去,扎穿它!”心中暗道,以为躲着不出来就可以逃得过去吗?

    摄魂针“啾”的一声出现在手镯上空,一个盘旋对着手镯扎了下去,凌越一直在等着手镯内的残魂开口求饶,他准备在残魂求饶的瞬间叫停摄魂针。

    说实话,他还真有点好奇手镯是什么宝物?先前手镯的异常表现,太神奇了,这样毁去实在有点可惜!

    眼见着摄魂针就要扎到手镯表面,那手镯依旧是在地上没有动静,摄魂针却一个回旋,堪堪避开了手镯,擦着它的表面边缘飞过去,然后摄魂针又是一头扎去,再次从手镯的表面掠过,如此数次,摄魂针速度越来越慢,与手镯挨挨擦擦。

    看到这里,凌越有点傻眼,他哪还不明白摄魂针是在与手镯玩耍呢。

    他在心中惊讶,原来这手镯与摄魂针是老相识,难怪手镯不怕摄魂针,说不定,手镯与摄魂针都是摄魂老鬼的宝物……

    一想到摄魂老鬼,凌越顿时是一个激灵,离着地上的手镯又远了数步。

    如果藏在手镯内的残魂真是摄魂老鬼?摄魂针肯定不会吞噬摄魂老鬼,甚至还会听令摄魂老鬼反噬他……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