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48章 晋凝丹

时间:2018-02-05作者:妖言先森

    “童师兄,该小弟值守了,你且下去歇息吧!”一个声音在空旷的地下大厅进门口响起,把愣神着的黑甲修士给惊醒过来。

    “哦……好,我这就走了。”童姓黑甲修士见进来的同门一脸奇怪,他才反应过来,不动声色把按在玉牌上的右手收回,手心的黑管变成了一抹粉末握着,笑道,“是凌越在突破,我刚好经过他的传导玉牌,就顺便检查了一下,一切正常。”

    “哦,是嘛……他也突破了,那头儿应该高兴了……”

    两人稍交谈几句,童姓黑甲修士才出了地下大厅,随手把手心的粉末给撒在通道暗处,轻轻地吐了一口气,沿着昏暗的通道慢慢走了出去。

    凌越此时正是破关的紧要关头,他盘坐的身躯微颤,身上闪烁着明灭的淡白色光华,即便是在极寒的灵气团内,额头上也是青筋突起,并且沁出细密的汗珠。

    那汗珠才一掉落,就变成了一颗水滴状的冰珠,摔碎在云床上,发出轻微的噼啪声响。

    缓缓的,凌越身周凝集了一层薄薄的淡白色霜花雾气,随着凌越的每一次呼吸吞吐,那雾气轻舞盘旋,与四周的淡蓝色灵气交相融合,不经意间扩大了少许。

    凌越的经脉内充斥着浓郁的乳白色灵液,那是他修炼凝结的灵元之力。

    在凌越的控制下,所有灵液如同浪潮般在经脉内滚动前进,一波接一波,冲刷着经脉中的关窍,所过之处,经脉的关窍及末端悉数扩张,所有的滞障被灵液浪潮一扫而空。

    舒适在刺痛麻木之后产生,体内更多的灵力汇集到经脉之中。

    如此八个周天之后,凌越没有丝毫停息,双手再次打出几个法诀,“砰”地一下印在小腹,先前吞服的那颗破奇灵丹药力全数激发,凶猛地催动着经脉内的灵液波跃躁动。

    凌越脸上无惊无喜,有意无意地引导着灵液的前行。

    一路曲折着、奔腾着,从下而上呼啸而过,那灵液中蕴含的威猛能量,所过之处,使得凌越后背皮肤迸出丝丝血雾。

    凌越仿佛不知痛疼,待得灵液在头顶百会稍稍盘旋,再次猛然朝下冲击,一路过关破窍,越神庭、人中,经天突、膻中等重关之后,以滚滚洪流之势朝气海紫府冲去。

    他感受到的隔膜就在气海某处,前面八次周天的冲击,都是从隔阂的上下左右边缘滑过,那隔阂像是虚不受力,却又狡猾得让人抓狂,让凌越的灵液冲击是有力无处使,只能空泛地在气海中翻滚,而形成不了丹珠。

    但是这次,凌越决定放手一搏,他要以绝强的力度和速度,去冲击那不可捉摸的隔阂,看它到底是破还是不破?

    体内的灵液都被调动起来,像是沸腾的岩浆,蕴藏着无穷的能量前仆后继。

    凌越突然一个手诀打在小腹,那前进到接近紫府的灵液,像是被什么无形物体给堵住了,后面的灵液继续不停涌进,狂猛的冲击让凌越一口鲜血喷出,也就不到一息,凌越全身就被皮肤裂开的鲜血给染红了,他一掌拍下,狂吼一声:“破……啊!”

    这一掌化去了他给自己经脉内下的简单禁制,这禁制是凌越在玉简中学到,专门用在关键的冲关之时。

    那被堵了大半息的灵液,顿时如同决堤的滔天洪水,“轰”的一声冲进了紫府之内,几乎塞满了紫府的各个角落。

    “啵”,一道几乎听不到的轻音,淹没在滚滚灵液的冲击声中。

    那若有若无的隔阂在这无处不在的冲击下,被一举冲破,化作了灵液的一部分。

    凌越还来不及欣喜,他就感觉到紫府内突然产生了一股神秘的盘旋吸力,似乎是从某个中心开始,所有涌入的灵液被吸引着,在紫府内急速盘旋。

    要凝结丹珠了!!凌越压着内心的狂喜,引导着体内的灵力运行。

    片刻之后,体内的灵力都涌进了紫府,那盘旋的灵液团却是越转越小,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只有拳头大,渐渐地旋转得只有鹅卵大小。

    整个紫府一时间变得空空荡荡,而那鹅卵大小的液团还在急速旋转,还在凝炼变小,并且像是珠子一样,渐渐地散发出璀璨的乳白色光芒,照亮着整个紫府……

    凌越沉浸在这神奇的凝炼过程中,他的身体皮肤和口鼻,无时无刻不在吸收着四周无处不在的冰寒灵气,使得那旋转着的珠子能时刻得到补充,并保持着均匀地凝炼。

    他却没有发现,一丝黑线突然从云床的表面溢出,那黑线淡淡的,有指头长,头发丝那般细,在淡蓝色的灵气中像蛇一样游动着。

    它是那样的不起眼,几个游动,黑线到了凌越的身前。

    黑线微微扭曲着,追逐吞噬着灵气中混杂的血雾霜花,很快,凌越身周的血雾被吞噬一空,那丝黑线也稍稍长了一点,连颜色都深了几分。

    它绕着凌越转了几圈,突然朝着凌越的额头射去,速度奇快无比。

    凌越丝毫没有察觉危险的降临,就在那黑线即将接触到凌越皮肤的一刻,一根幽蓝的针尖突兀出现在凌越的额头,针尖上闪烁着宝蓝色光华。

    那黑线如同遇见天敌一般,惊慌着扭转身躯就想溜掉,蓝色光华一闪,黑线挣扎着被拖进了针尖……

    在悬云北关的镇北楼某间静室内,一名闭目养神的褐袍老者突然面现一丝痛楚。

    过得片刻,褐袍老者才疑惑低语:“奇怪,老夫祭炼的缠魂丝,居然被人灭了,好干净利落的手段……凌越不可能有这个实力。到底是哪个老家伙在帮他呢?悬云秘境除了俞老头在值守外,没有其他老家伙在……到底是谁在坏老夫的好事?真真可恨!”

    几天时间一晃过去,盘坐不动的凌越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看也不看云床上干涸的血迹,只是稍稍一检查身体,就仰天大笑着飘下云床,打开石室飞到院子里。

    “哈哈,我晋级凝丹了,我凝丹了……小妹,等着我,我很快就可以回来娶你啦,哈哈……”

    凌越仰天大叫大笑,声音中充满巨大的喜悦,和压抑不住的激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