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44章 冰寒灵气

时间:2018-02-05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首先遭遇到的就是幻阵,他一直没有睁开眼睛,探入阵法中的神识照样是充斥着各种凶恶的怪兽影像。

    那些怪兽铺天盖地朝凌越攻击过来,栩栩如生却又真实无比。

    凌越嘿嘿一笑,突然睁开眼睛,只见他左眼平静如幽潭,右眼中却有虚幻的景象在变幻不定,像有云雾花海旋转,又像是怪兽咆哮……只是刹那间,凌越眼前的幻像一扫而空,只剩两头二阶高级的狗头怪兽立在凌越附近,目光呆滞着,一动不动。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红毛小子这招虚中有实,玩得真够阴险够熟稔啊!

    如果换得一般的修士冲阵,以为阵内出现的怪兽都是幻像,不加以抵挡或抵挡不及时的话,这下就要吃大亏了。

    凌越一挥手,断刀上寒光闪过,两颗狗头冲天而起,腥臭味在阵内漫开。

    “红毛小子,我来了!”凌越的目光穿透了浓郁的青烟,直接看向一脸惊慌失措的罗天幼,然后快速朝着青烟深处飞去。

    “你别过来,别过来……”罗天幼大叫道,惊慌地向后退缩。

    他终于知道凌越的可怕,仅仅凭着一双幻眼,就轻易破去他的最为得意的混合阵法,他还拿什么去争斗?依靠阵法内藏着的其他几头怪兽吗?

    他用这招曾经收拾过好些厉害的对手,现在却被凌越一眼破去。

    罗天幼害怕了,他还有化血秘技,还有镇魔殿其他秘技手段……只是,他敢用吗?他不敢,明曦的下场让他不敢轻易使用,他担心引发凌越更加凌厉的反击。

    他被凌越吓得胆寒了,罗天幼想开口呼叫认输,凌越还会给他这个机会吗?

    “……我认……啊……”罗天幼的叫声戛然而止。

    凌越追到五丈近处,幻眼术终于作用到了罗天幼身上,只见罗天幼表情扭曲,满脸惊恐地冲出青烟,手舞足蹈着,胡乱嘶吼着一头朝地面栽去。

    凌越借助阵法遮挡外面神识的窥探,轻松收拾了罗天幼,又缓缓闭上眼睛,几步就跨出飘荡在空中的青烟,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对于这次和阵法师的交手,他很满意,幻眼术和魂眼术的结合,果真是威力更进了一步,最主要的是不易被别人察觉他魂修身份,是最好不过的掩饰手段。

    这次的比试时间很短,除去前面那一刻钟,后面加起来最多不过十息,然后罗天幼就大喊大叫着挣扎着掉了下来,看罗天幼七窍流血的恐惧表情,还不知是受到了什么厉害的攻击伤害呢……

    难道凌越那家伙还是一个高明的阵法师?这样想的大有人在。

    乐天澜这次没有让凌越开口,就笑着宣布:“凌越胜!”

    除了方舟等与凌越关系亲近的几人鼓掌之外,其他弟子都沉默了,凌越的厉害超乎想象,他们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乐天澜见凌越转向齐晓筱,于是赶紧道:“挑战比试到此为止吧……老夫希望各位珍惜在悬云秘境的每一刻钟,不要忘了,你们到悬云秘境来,是修炼冲关的,不要浪费在无谓的比试上,而且比试的规矩,是只能挑战三个名次内的对手,不得向太低名次修士挑战。”

    紧张不安的齐晓筱松了一口气,前车之鉴摆在那里,她哪敢接受凌越的挑战?

    凌越冲着乐天澜微微躬身,表示受教,他知道乐天澜是一番好意,不让他再结仇家,免得得罪镇魔殿过狠。

    先前两次都是镇魔殿弟子寻事挑衅,凌越击败明曦和罗天幼,还可以说得过去,要是他再挑战镇魔殿弟子,即使只击败一个,那镇魔殿的脸面就彻底被他羞辱得一塌糊涂。

    以后,即便是凌越能够凝丹,也很难有好下场。

    镇魔殿的来历,实在是太神秘了,古源大陆上还没有宗门能够招惹得起。

    乐天澜见凌越领会了他的意思,心中暗赞凌越懂事,有了凌越的这两次被挑战的胜利,想必镇魔殿弟子要消停很长一段时间吧。

    又讲了一些在秘境中的规矩,乐天澜让其他黑甲修士把前三名的丹药下发。

    凌越一口气领了一颗破奇灵丹和两颗金晶晋灵丹,看得对面的修士暗吞口水,再想想凌越还要多出两年的秘境修炼时间,还有额外两次进入密库选宝的机会,这下……就连同与他一样是前三的其他修士都嫉妒了。

    余夕就在凌越左近,忍不住传音讽刺道:“小人得志,不可一世。”

    凌越传音回道:“我乐意,我喜欢,嘎嘎……”

    两人斗了几句嘴,然后各自分开,凌越随着乐天澜飞到岛上的一座山峰,走进山上一所独立的小院子,乐天澜仔细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启动了小院的阵法之后就离开了。

    凌越打量一番小院的环境,这里布置得很雅致,有花有树还有假山流水。

    整个院子掩映在淡淡的草绿色中,阵法启动之后,到处流淌着乳白色的薄雾。

    那雾气薄得如蝉翼般透明,又薄得像是丝绸织就出来,在淡黄色的光线照耀下,还能看到丝丝缕缕的深浅不一的层叠,显露出来的花树景象,看着让人清心爽目,像是人间仙境一般令人心旷神怡。

    走进正厅,凌越迫不及待朝后面走去,过了一道石门,就见一间四四方方的石室,仅两丈大小,在最里面的靠石壁的位置,有一张白色的玉石云床,式样简单,此外石室内再无一物。

    凌越关上石门,石室内依旧光亮柔和如初,凌越掏出几面阵旗,布置在云床周围,摸了摸白色玉石云床,触手温润清凉,却看不出有什么奇特。

    片刻之后,凌越心中平静下来,盘坐到云床中间,取下腰间的云牌,放进云床的一处凹陷,这些都是乐天澜交代过的事项。

    只听得云床一阵轻微震动,紧接着,玉石云床的表面冒出丝丝冰冷的寒气。

    那温度简直是冰彻骨髓,只三两息时间,凌越身上就凝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花。

    凌越赶紧飞起,并且运转功法抵御着奇寒低温。

    乐天澜特意交代过,这冰寒的气息是经过凝练的灵气,吸收得越多越好,只是,凌越想不到区区灵气能够冰寒到这等地步,以他的修为,也必须要运功才能抵御,这叫他如何能安心地修炼吸收呢?

    凌越一直飞起丈余高,才脱出了灵气的包围,心中暗骂:怎么就没人提醒小爷,也没人教教小爷吸收这冰寒灵气的诀窍,真是麻烦啊。

    冰寒灵气确实是有专门的法诀可以帮助吸收,许难一直以为凌越知道。

    像这样基础的法诀,所有参赛的百兽峰弟子都知道,他们有专人给予讲解,而凌越这插队的家伙偏偏是独来独往惯了,在天宗峰没人教他,百兽峰的讲师又根本不认识他,当然不会教他了,等到了悬云北城,更没人会去与凌越探讨这么基础的东西。

    阴差阳错之下,凌越居然没有学会吸收冰寒灵气的法诀,如果说出去,怕是要笑掉其他人的大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