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43章 让你一刻钟

时间:2018-02-05作者:妖言先森

    “齐道友此言差也。”金弃羽眼珠一转,抢先反驳道,“前辈说的是妨碍比试才会给予惩罚,而那位师姐看比试看得入迷,无意中叫了一句小心,并没有特指什么……”

    “或许她的意思只是提醒身边的师兄,不要被比试余波伤着了,反正我是没有听出其中有提醒凌兄的意思……如果她叫出小心血蔓荆棘,那才是妨碍比试,就像是齐道友明显地提醒让明道友拉开距离一样,才叫是真正的犯规。”

    一般而言,各宗门弟子之间,大家相互都会以师兄师姐来称呼,金弃羽却特意称呼齐晓筱为道友,这是划清界限了。

    “对极对极,仅凭着一句小心,就乱给那位师姐加罪,不知齐道友是何居心?”方舟赶紧附和道,他也是深恶那长得好看的小娘们,太讨人嫌了,老是挑拨是非。

    “是啊,看比试看得惊险处,谁都会情不自禁叫出声,只要不是妨碍了比试,又有什么干系?齐道友太过大惊小怪了……”成琛如此说道。

    其他人见黑甲修士眯着眼睛,完全没有怪罪的意思,顿时心中明了,纷纷开始为余夕说话,有脾气暴躁者,夹言夹语攻击着齐晓筱。

    一时间,齐晓筱倒是成了众矢之的,就连本来站在她身边的单封,都悄然离她远了数丈,说到底,余夕也是地仙门一脉,单封再怎么恨凌越,却也不能在这个时候相帮齐晓筱来对付余夕。

    齐晓筱何时被如此多人责难过,一时气得小脸发白,她才反驳几句,就立刻被众多的声讨给淹没。

    乐天澜自不会理会自作自受的齐晓筱,他不紧不慢地给明曦稳固伤情,正思考着,如何应付镇魔殿在悬云北关据守凝丹修士的责难,毕竟明曦把自身的伤势搞得太惨了点,而镇魔殿是一贯不讲理的。

    “镇魔殿弟子罗天幼,以阵法类大比第一身份,挑战这届御兽师大比第一的凌越。”一名红发青年从右边走出几步,高声喝道,“凌越,你敢与我比试一场?”

    此话一出,全场皆静,齐晓筱趁机从狼狈中脱身,再也不敢造次。

    凌越转向罗天幼方向,倒提着他的断刀,却没有开口说话。

    这罗天幼的长相太像一个人了,长脸,眯着眼睛看人,还有那头醒目的红发,简直就是在遗迹里恩将仇报的罗天启的翻版,凌越还记得罗天启是什么镇魔殿长老的三公子,看这长相和姓名,罗天幼估计与那死鬼混蛋是兄弟……

    “凌越,你已经胜过一场,按规则在同一天内的挑战,你可以拒绝,不会有任何的损失。”乐天澜把明曦丢给另外的黑甲修士,向凌越解释道。

    “前辈,他今天可以拒绝我的挑战,那明天呢?”罗天幼眯着眼睛,紧紧盯着凌越,说道,“他明天能拒绝吗?”

    凌越哈哈一笑,道:“有人抢着喊着要给凌某送礼,我能拒绝吗?哈哈,尽管放马过来,凌某接着就是。”又对乐天澜拱拱手以示谢过。

    “凌师兄,狠狠收拾那红毛小子……”有人躲在人后,嚎了一嗓子,引得其他人都哈哈哄笑起来。

    罗天幼眯着眼睛扫去,只看到一张张讥诮的脸孔。

    凌越突然嚣张一笑:“好,等我收拾了红毛小子,其他镇魔殿的,一个个都给小爷听好了,等着小爷我的挑战吧,哈哈……”

    他伸出断刀朝四周一划拉,还特意狠狠地撇了齐晓筱所在方向一眼。

    从黑甲修士的态度,以及镇魔殿弟子的口气,凌越猜测得出结论,镇魔殿不属于古源大陆上的宗门,否则,镇魔殿再是嚣张,也不会视其他宗门如无物。

    至于镇魔殿的来历,凌越还猜测不透,只是心中有些想法待验证……

    “混账……你先过了我这关再说……”罗天幼被气得差点暴走。

    左右两边传来寥寥几道低声喝骂,都是镇魔殿弟子,但是他们心中惴惴不安,凌越那家伙太厉害,连明曦师兄都折了,罗师兄能行吗?要是罗师兄挑战失败,后面就轮到他们麻烦鸟……

    凌越懒得再废话,冲着远处的罗天幼,鄙视地勾了勾手指,心中冷笑:阵法师,小爷最不怕的就是阵法师了。

    罗天幼明明知道他能击败明曦,还要跳出来挑战,那肯定是有什么手段依仗。

    凌越算来算去,镇魔殿的化血秘技,血炼宝物,还有血蔓荆棘等手段他都见识过了,罗天幼的依仗……不外乎是阵法罢?!而且这次,凌越不打算再使用摄魂针,凭着寒丝甲的防护,他不信区区罗天幼能伤到他?

    罗天幼见凌越有恃无恐的样子,稍稍犹豫了片刻,一咬牙,还是飞向灵力线圈定的比试场地,甫一进到比试场地,罗天幼就是两把阵旗撒去。

    瞬间,他身周就青烟弥漫,遮盖了他的身形踪影。

    凌越转过头去,轻蔑地说道:“红毛小子,让你一刻钟时间布阵,免得有人说小爷欺负了你。”那语气简直就是气死人不偿命。

    罗天幼隐藏在那团青烟中没有出声,只见青烟中不时有各种颜色的阵旗抛出。

    很快,青烟范围扩大到了五丈,偶尔里面还传出阵阵兽吼,那青烟像是有生命一样,朝四周鼓动着,伸出了一条条青烟巨手,在空中张牙舞爪地挥舞,看上去甚是吓人。

    凌越还真就没有任何动作,依旧闭目立在原地,任由罗天幼布阵。

    他与明曦斗了一场,早就精疲力竭,这一停下来,手臂酸痛得几乎举不起来,他趁机吞服丹药调息恢复着。

    罗天幼试探着,看出凌越真要让他一刻钟,于是开始大胆构建复杂的阵法。

    他在左右两边,又各布置了黑烟和黄烟,三团烟云呈半包围状,向着凌越的位置推进,等到接近凌越不到丈许远,一刻钟时间到了。

    在四周观战的修士都屏息以待,想要看看凌越怎么破阵?

    任由一个阵法师布置好了阵法再去攻击,在他们看来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对于凌越强悍的实力,他们认同并佩服,连斗法类第一的明曦都落了一个凄惨下场,让给罗天幼先一刻钟布阵,或许是不想太快结束战斗吧?

    面对着缓缓延伸的各色巨手,凌越朝三团烟雾扫视了几眼,开始动了,他没有选择退却观察,而是直接一头就飞进了中间最大的青烟团之中。

    这个举动让其他观战弟子一片哗然,凌越真是太过胆大妄为,即便他是穿着乌晶寒丝甲,也不该如此嚣张啊?阵法师有太多的手段,可以削弱法宝的防御,或者直接用高明的幻阵来迷惑破阵者,让其无从发挥出防御和攻击。

    总之,莽撞地一头进入了阵法师的地盘,是很忌讳和愚蠢的行为。阵法师摆布对手的手段,可以多不胜数,能痛虐得对手找不到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