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39章 力压明曦

时间:2018-02-05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夷然不惧,除了魂术之外,他的刀技一直苦练不辍。

    在落魂坡的三年,他经常抓武天岚的差,磨砺他的刀法,除了天外流萤之外,他另外还参考修炼了一门叫赤刹十方的残缺刀技。

    那还是他在虹林坊市斩杀独狼之后得到的,玉简给了古家,刀技他记住了。

    凌越没有正式的师父教导,思想上少了一些固有的桎梏,他一直琢磨着,把赤刹十方的基础刀诀,还有那招威力颇大的十字刀影,打散揉合进天外流萤的基础刀诀之中。

    可惜他小瞧了这样做的难度,一直进行得磕磕绊绊。

    直到前些天与路飞雄的一席交流,特别是无师论里面关于疑师的观点,让凌越恍然大悟,他明白自己太贪心了,妄图把两门刀技的优点全部揉合,哪有这样的好事呢?

    凌越大胆舍弃掉赤刹十方刀技里面与天外流萤相冲突的地方,以天外流萤为主,吸收赤刹十方的一些技巧和变化,让他的刀技终于再进一步,超出了以前甚多。

    他自信,凭着他现有的刀技对付凝脉修士绝没有问题。

    只听得一阵密集的“砰砰”声响,有点像啄木鸟敲击枯树干,声音连串。

    凌越在数息之内,单手持刀横扫竖劈,接连挥出了三十多刀,寒光闪烁的刀幕,在空中留下一片片淡青色的光影浪潮,一重接着一重,拍击着丈余内的任何东西。

    那迎头拍下的贝壳盾牌,在刀幕的连续冲击之下,瞬间被击飞到了高空。

    这是凌越新领悟出的基础刀技中的妙用,拿明曦第一次实战试招,效果让凌越非常满意,除了手臂稍有些不适。

    明曦眼睛微微一眯,他陡然停止身形,落在距离凌越刀幕五丈之外,哈哈一笑道:“有点意思,想不到一个御兽师,居然还藏着不弱的斗法手段。”

    在修士的普遍认识中,御兽师除了依仗灵宠之外,在各类技艺修士中,战力几乎只与炼丹师相当,更别提能与斗法类修士相争高下。

    在场的所有修士,都被凌越刚刚表现出来的强悍刀技和打法给震住了。

    特别是同为御兽师的方舟、金弃羽等人,他们可是深知御兽术修炼的不易,御兽术每一个小小的进步,都要消耗他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即便是有好的秘技让他们修炼,他们也没那个时间去深究,更别说修炼到凌越那般强悍。

    “婆婆妈妈的,你还有完没完。”凌越口中喝道,脚下微微用力,手中法刀舞动,已经冲向明曦的方向。

    明曦气结,那婆婆妈妈的评语是他讽刺凌越的,想不到才片刻时间就被凌越给原封不动还了回来,他手中白芒闪烁,吼道:“还当明某怕你不成,看剑!”

    他也不用凌空御剑之术,与凌越一般,握着法剑,施展着剑技快速迎向凌越。

    刹那间,两人就“叮叮当当”的打做一团,巨大的青光与白光在空中交相辉映,两人的身影在空中快速穿梭闪现,剑芒刀影在空中纵横来去,不时有秘技余波散去,削去整片整片的泥土草地,逼得四周的修士不停朝外退去。

    单封与齐晓筱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的震惊,原来,凌越在云泽狱中还没有尽全力就打败了他们三个,看上去与明曦也是不相上下,势均力敌啊,这还是凌越的灵宠不能出战的情况下……单封心中隐约有丝后悔,能闯过九排石柱的家伙,果然是不能招惹啊!

    凌越真是好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的与人比试,手中的法刀是一刀紧似一刀。

    他根本就不用担心会伤到明曦的性命,有七名黑甲修士在外押阵,如果明曦有性命之忧,以他们凝丹的修为,随便伸手就能救下明曦……

    凌越更不担心自身的安危,开玩笑,就凭明曦,能伤得了穿着寒丝甲的他?

    心无顾忌的凌越是越战越勇,手中的刀诀如流水般倾泻,从法刀上激射出去的刀芒,几乎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他已经不用去思考刀招刀诀,全凭着感觉就这样施展着刀技,刀法是越发的不可琢磨。

    两刻钟后,明曦已是额头见汗,气息开始微微急促,凌越急如暴雨的攻击,却也被他全数给挡了下来,只是他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攻击凌越,被凌越在空中步步紧攻,让人看了,显得他的处境越发的狼狈,几乎是全无还手之力。

    乐天澜抚须微笑点头,凌越出乎意料的表现,差点让他大笑几声。

    镇魔殿的小兔崽子们一直压制着古源大陆的年轻俊杰,特别是每五十年一次的大比,简直就成了古源大陆的羞辱,直到古源大陆的前辈们在数千年前修改了一些规则,这个情况才有所改观,但那是人为的改变……

    而现在,凌越压制着明曦追打,还是明曦以斗法类第一名成绩挑战,并且顶着镇魔殿这一代第一的情况下……这是赤果果的打脸啊!

    哈哈,叫你个小兔崽子嘚瑟,叫你嘚瑟……

    凌越的气息越发悠长,他顶着斗篷闭着眼睛,一刀接连着一刀,刀芒如雪胜光,隐隐之中还有浪潮声响,与明曦的距离从三丈,一直在拉开,直到现在七丈之遥,双方距离还在缓缓拉开。

    那层出不穷的刀芒,并没有随着双方距离的拉远而失去威力,偶尔,凌越还挥出一记蓄力已满的半月刀芒,劈得明曦全身乱颤冒光。

    “明师兄,拉开距离啊……”眼看着明曦败相已露,齐晓筱突然放声高喊道。

    俗话说旁观者清,齐晓筱与凌越相处过一些时间,而且又旁观凌越与萧济晟三人斗过,最后还亲自联手单封等人,又与凌越斗了一场,她对凌越的实力有些了解,多少知道凌越的弱项是飞行术,见明曦一直被动退让,心中焦急无比,于是不管不顾脱口叫了出来。

    乐天澜心中不悦,冷哼一声,一股无形劲力在齐晓筱耳边炸响,阻止了齐晓筱继续说话,喝道:“再有敢妨碍比试者,取消本次大比名次,驱逐出悬云秘境。”

    这要是其他人胆敢出言提醒,乐天澜作为黑甲修士首领,岂会如此客气,仅仅只震得齐晓筱吐了一口鲜血,还不是看在齐晓筱的镇魔殿弟子身份,只是略做薄惩罢了。

    明曦能得这次斗法类第一,自是心智和实力超群,有了齐晓筱的提醒,脑中瞬息就流转过他与凌越相斗的画面,他顿时恍然大悟,暗骂自己蠢货:那凌越小子的脚下功法果真是稍逊一筹,只是被刀技给遮盖了去。

    或许,对于其他同辈修士来说,凌越的飞行术不算弱项,但是对于他们这种层次的高手来说,就稍有点不够看了,只怪他先前一直是硬拼,不曾留意到这些微的区别。

    明曦脚下动作起来,在空中飞快移动变化着身形,再也不是一味的站在空中,只小范围移动被动挨打硬拼了。

    这一番变故之后,明曦果然是形势大变,有攻有守,与凌越相持着,在空中相互追逐,两人打斗得更加的激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