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38章 那就战吧!

时间:2018-02-05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自然不会替这嚣张的家伙担心,他只是暗暗观察着黑甲修士的反应。

    “哼,我古源大陆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小辈来说三道四。”黑甲修士首领乐天澜冷哼一声,稍稍查看了一番玉简,就丢给其他脸色皆不好看的黑甲修士。

    这些黑甲修士是悬云关自小培养的修士,他们不属于古源大陆各宗门,只对悬云三关和古源大陆的安危负责,算是独立于各宗门的一大实力吧。

    明曦拱了拱手,脸上带着讥讽的傲笑,没有再说话,他的目的达到了,黑甲修士肯定会让凌越同意他的挑战要求。

    区区一个古源大陆的土著修士,还敢折辱镇魔殿弟子?置镇魔殿的脸面和威严何在?何况齐晓筱还答应了他一个梦寐以求的要求……

    其他黑甲修士看完玉简之后,又相互传音商量片刻。

    乐天澜说道:“凌越,明曦依照古源大比的规矩想要挑战你,你可以选择接受;如果不想节外生枝,也可以选择不接受……你自己决定吧。”

    凌越一愣,事情会有这么简单吗?

    他还没来得及回话,那边的明曦已经不满地叫了起来,道:“前辈,他如果选择不接受,会要付出代价的,希望前辈能把挑战的规矩给他解释一二……”

    乐天澜转头冷冷道:“你打的什么主意,老夫能不清楚?不就是欺负凌越的三阶灵宠在云泽狱中受伤严重,不能出战嘛……哼,御兽师失去了灵宠,还怎么能和你这个镇魔殿新一代第一人比试?”

    乐天澜又对凌越摆了摆手,说道:“凌越,你不接受挑战也没人会怪你,至于那所谓的损失,对你来说算不了什么……嘿嘿,乘人之危,好个光明磊落的行径。”

    明曦一张俊脸黑得几乎滴水,乐天澜的反讽和近乎赤果果的偏袒,让他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在往日里,镇魔殿就是一块耀眼的金字招牌,只要他摆了出来,各大宗门的凝丹无不给几分面子。

    但是现在,所有的黑甲修士都选择无视他的存在,这感觉让他异常愤怒。

    凌越却在此时拱手问道:“请教前辈,如果晚辈接受明曦的挑战……并侥幸获胜,最后能得到什么奖励呢?”

    “呃……你……”明曦差点被气得一口老血喷出,这特么叫什么话?比黑甲修士的偏袒更加让他愤怒,这简直是在侮辱他的实力,一个土著修士还奢望侥幸获胜?

    乐天澜赞许点头,以为凌越故意配合着他来气明曦呢,因为两人的实力相差太远,几时见过有御兽师放着灵宠不用,会和别人斗法玩肉搏的呢?

    即便是御兽师新秀王者,也不会做出这般不经脑子考虑的决定。

    乐天澜和蔼笑道:“如果是你接受挑战并获胜,你将能得到明曦进入悬云密库的机会,还有他的灵丹奖励和一年的秘境修炼时间,如果你失败,则要放弃你进入悬云密库的机会,其他的损失就没有了。”

    凌越眉开眼笑,道:“嗨,还有这么便宜的好事,那为什么要放弃……多谢几位前辈好意,我,接受明曦的挑战!”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先前乐天澜都已经暗示得再清楚不过,凌越不接受挑战的损失,他们会帮着出了……凌越这又是哪根筋搭错,或者脑袋被传送门给夹坏了,非要接受明曦的虐呢?

    “……你就不再考虑考虑……”乐天澜盯着凌越,简直是恨铁不成钢,就差捏着凌越的脖子让他放弃了。

    明曦哪容凌越有反悔的机会,嘿嘿笑道:“好,你小子有种。放心,冲着你这句话,我最多只废你两条胳膊,不会要了你的小命。”

    明曦笑得很阴森,雪白的牙齿在满目青翠之间闪烁着森寒的亮光。

    凌越似乎是愣了一下,他疑惑地问道:“这挑战比试……是生死相博吗?”

    在他的印象中,除了做散修的时候没人会在意修士的生死。

    同门或宗门间的比试,比如那次的天宗峰和云霄峰弟子大争斗,雷声大雨点小,听说一场数百人的混战下来,连重伤都没有一个,更别说死人。

    特别这次的五十年大比,各宗门参赛弟子之间的比试,简直就是一团和气。

    可以比实力,可以比后台背景,可以比运气等等,唯独一点,相互间不会有生死相斗,大多是点到为止,分出胜负就结束了。

    像他那般把萧济晟和单封整得那么惨,已经是很少见了,路飞雄在与他的谈话中,还特意提点过。

    乐天澜闷哼一声,说道:“挑战比试不是生死相博……但是,刀枪无眼,斗法哪能没有损伤呢?特别是……”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了,但大多数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和镇魔殿修士斗法,是异常不公和危险的事情。

    镇魔殿修士的霸道和嚣张,是古源大陆各宗门公认的,能够不招惹尽量不要招惹,否则后患无穷。

    “小子,想占便宜就要有占便宜的觉悟,别婆婆妈妈了,赶紧比试,别耽误大家进秘境修炼的时间。”明曦斜了凌越一眼,说道,率先飞到山顶中间站定在空中,等着凌越前来比试。

    “就在这里比试吗?不用去其他地方?”凌越朝四周看看,依旧是不紧不慢地问道,他不清楚挑战比试的规矩,更不会在乎明曦的不耐烦,很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

    “按以前的规矩,是在考核广场进行挑战比试……嗯,也偶尔有进了悬云秘境发起挑战,都可以吧……只要双方都是自愿。”乐天澜含糊回道。

    时间过去太久,他也记不大清楚了,又补充道:“就在这片空中二十丈内,不许出了界限。”说着伸手在空中一挥,留下了一圈淡淡的灵力影线,当做两人比试的边界线。

    “明白。”凌越飞出数丈,顺手拔出他的极品法刀,喝道,“那就战吧!”

    人在空中,他双手持刀,灌注灵力朝前一斩,尖利的呼啸声中,一道六尺长的淡青色刀芒划破长空劈向对面的明曦。

    明曦没有想到一直拖拖拉拉的凌越说打就打,而且气势汹汹。

    他赶紧左手一抹一丢,一面像是贝壳的小盾迎风暴涨,瞬间就变得有丈许大小,上面重重叠叠的满是复杂回形的纹路,耀得空中到处是彩光闪烁。

    那贝壳似的盾牌灵性异常,随着明曦的手势掐动,在空中滴溜溜地旋转着挡了上去,只听得“嘭”一声暴响,凌越斩去的刀芒四散在空中。

    明曦冷笑一声,喝道:“不过如此……去!”

    话音未落,他已经闪身从侧面朝凌越扑去,而那贝壳盾牌“呼啦”一下从上朝下拍击,声势浩大,彩光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