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33章 宋鄯前辈

时间:2018-02-05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突然被他这个大胆的猜测给吓了一跳,要想在各宗门的围剿下存活,那宋鄯前辈必须具备有灵婴境修为……灵婴境,整个广袤的古源大陆绝对不超出十五之数。

    每一个灵婴境都是顶尖的存在,寿元达到一千两百年的超级高手。

    如果宋鄯前辈是灵婴修为,即便他是散修,那他也确实有资格在古源大陆自由行走,没人能够干涉得了他的言行。

    除非各宗门的灵婴高手联合最少三人,并且要冒着有损伤的危险,才能除去宋鄯前辈,但是那样太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了……

    万一被一个灵婴散修给逃了出去,对于所在宗门来说,都将是灾难性质的噩梦。

    路飞雄待得凌越沉思了好大一会,才说出结果:“宋鄯前辈确实已经进入了灵婴境,他只稍稍露出灵婴的气息,就镇住理论不过想要围剿他的各宗门凝丹修士,嘿嘿,你不知道,当时那场景真是……嚣张者恐惧不安,很多高手丑态百出……宋鄯前辈没有为难宗门修士,他说了两句话之后,就飘然而去。”

    凌越像是听故事一般,好奇心被大大的吊起,追问道:“他说了什么?”

    对于宋鄯前辈,凌越心生敬仰,能够屈尊降贵以灵婴之尊给蝼蚁般的低级散修讲课,而且还是持续数百年之久,在修真界恐怕是绝无仅有吧。

    “师不贪名,为何却容忍不得对其不敬?心不破障,缘何能取长补短逆天修行!”路飞雄缓缓吟道,满脸的崇敬之色。

    凌越低声吟诵着,这两句话说得浅显易懂,却又意味深长。

    他瞬间体会出许多不同的意思,而且越琢磨,体会越深,不管是修行心境还是其他……

    凌越也算是明白了,路飞雄为何会对‘信师不如疑师’有那般深刻的见解,因为他从宋鄯前辈的无师论中吸收了其中的精华,并且化作了己用。

    过了片刻,路飞雄从沉思中醒来,接着说道:“宋师自从那次暴露修为之后,就很少在坊市讲课了,据我所知,宋师最少要十年二十年才会出山一次,而且每个地方他不会久呆,讲得三五天就走了,也没有再发表过像无师论那般与宗门冲突的言论……”

    “嘿,无师论其实并不是反对尊师重道,其核心是信师、疑师、无师,仅仅是一个修炼学习的方法而已,那些人容不得一个散修在外面聚众讲课,产生的影响力威胁到了他们的利益,才找了这么个借口,想要对付宋师罢了。”

    “那怎么现在找不到宋师的无师论玉简呢?”凌越心中知道答案,还是问道。

    “是宋师自己要求的,他说,既然因为无师论引发了事端,那无师论就当是不存于世吧。各宗门忌惮宋师,自然是顺水推舟把无师论给联合封锁了……在各宗门的凝丹层面,无师论还是有很多版本在流传着,你现在接触不到,是因为修为级别不够。”路飞雄笑道。

    “原来这样啊,太可惜了。”

    “没什么可惜的,无师论太容易让心存不轨之徒用来攻击宋师,封了也好,这样宋师行走修真界也安全些。”路飞雄摆了摆手,显然不愿多谈此事,或许里面还有其他的顾忌。

    凌越也就没有多问,只是心中思考,该如何开口找路飞雄要到一份无师论的玉简?路飞雄亲自听讲,又听了好些天宋师的辩论,他记下来的无师论版本,估计差不到哪里去。

    “我自从听了宋师的讲课之后,又花了两年时间,把所有与己冲突或让境界产生偏差的功法,一律摒除,不因贪图秘法威力大小而存侥幸之心,把在宗门的所学做了一次去芜存真的提炼,果然,后面轻松找到了突破契机,一举突破到了凝丹之境……现在想来,还是恍若一梦啊。”

    讲了好些时候,中间又绕到宋鄯前辈,路飞雄才算把疑师的答案给公布出来。

    凌越问道:“第三阶段无师境界,又做何解释呢?”听了这么久,他自然知道了路飞雄提出的三大阶段。

    “嘿嘿,你小子倒是性子急。”路飞雄笑骂一句,这次没有多绕圈子,直接说道,“无师是一种学习的方法而已,修炼之道不能固守成见,要在基础扎实之后寻找规律,也就是师法自然万物,才会有所成就,对于这点,我也一直还在参悟……看你小子一脸猴急,给,玉简拿去自己体悟。”

    凌越一把接过玉简,笑得合不拢嘴,连连合掌道谢,路飞雄太够意思了,他还没有开口呢,就送了一份大礼给他。

    两人又聊了片刻,凌越见路飞雄有要走的意思,赶紧请教最后一个问题,说道:“路师叔,黄大师兄曾经劝诫过我,让我尽量少杀人,这里面可有什么说道?”

    “少杀人,不是不杀人,该杀的还是得杀!只是要分辨清楚,杀了会不会给你惹出什么麻烦?比如像你这次对付萧家小子,就做得不错……”

    路飞雄站起来笑道,说得很轻松随意,这个论调纯粹是从利益出发,让凌越有点失望,他却没有发现,路飞雄的眼神中藏着一点考究的意味。

    凌越摸摸脑袋,跟着站起来,低声道:“杀人的感觉,非常不好……”

    路飞雄闻言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凌越,说道:“在世俗江湖上有一句话,叫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每个初次拿起刀剑的人,心头都会有股莫名的杀意升起,想要砍杀见到的一切活物,特别是人……只是绝大部分人都只是在心中想想,不会付诸实施。你也有过这般心思吧?”

    “呃……”凌越愣住了,杀心自起吗?

    他在七八岁拿到二叔给他定制的第一把猎刀的时候,心中确实是有股杀意在升腾,莫名其妙地就想砍杀一番,特别是走在二叔的后面,他还时不时盯着二叔的脖子,那感觉让他感到恐惧却又冲动,现在还能记得清清楚楚。

    凌越吁了一口气,点点头道,“是的,那感觉折腾了我好些天,直到砍杀了一头小羊,才好了很多……”

    “呵呵,杀心,是很正常的一种人性,属于人性中的恶性一面。”

    路飞雄重新坐下,给凌越解惑道,“人有善性和恶性,一般时候,人都是善性平和的,只有在情绪激动、愤怒或其他外物刺激下,人的恶性就会暴露出来,比如身怀利器的时候就容易暴露恶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