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29章 血色警讯

时间:2018-02-05作者:妖言先森

    许难想了想,也确实如此,林长青身为凝丹,却干出如此没品的事,凌越再怎么厉害,凭现在的修为也是抵挡不了。

    他朝四周看了看,见路飞雄正与西林药盟的主事凝丹争吵得厉害,而其他人大都是注意着凌越,就知道不可能发生争斗,毕竟这里是悬云北关,一个有规矩的地方。

    “你这……乌晶寒丝甲,是从哪里得来的?”许难眼中掩饰不住羡慕地问道。

    “你给我的啊。”凌越理所当然回答,把许难给吓了一大跳。

    他几时有过乌晶寒丝甲?还能大方到随手给人的地步?凌越见许难在苦苦思索,又笑道:“你不记得了?上次季祖赏我的……不是你带给我的吗?”

    “呃……”许难这才恍然大悟,解开了疑团,心中却另有思量,看来季祖对凌越的重视,已经超出了宗内所有的人,包括对季家的小辈们。

    乌晶寒丝甲啊,这只怕是整个大陆独一件……许难猜测,或许会有些瑕疵,否则季祖会留着自己穿用。

    凌越不知其中的误会,自是不会在意,他朝四周看了看,见附近围了这么多人,他又找不到机会单独汇报给路飞雄,而他出来是来报信的,要是被云泽狱内其他人给抢了先,他还不给憋屈死啊。

    眼见时间一分分在流逝,路飞雄还在舌战四方,没有任何停下来的迹象。

    终于,凌越忍不住了,叫道:“路师叔,路师叔……”

    路飞雄正与人争吵得脸红脖子粗,见凌越叫他,回头喝道:“小家伙等等,今天老子非得与他们辩个明白,真当我云霄天宗好欺负不成,这些家伙还敢伪命……”

    凌越只得住口,听了这么久,他也听出争吵原由,说起来这事情还是他闹出来的,路飞雄是在替他出头呢,只是,云泽狱内劫狱的事情不能拖啊……

    许难看出了凌越的神色不对,似乎是另有为难之事,传音问道:“凌越,你怎么会从云泽狱出来呢?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凌越苦笑着传音道:“云泽狱正被人劫狱呢,乱得一塌糊涂,是洞火云匪干的……”他不想麻烦许难,路飞雄才是云霄天宗在悬云北关的主事之人,否则,会让许难不好做人。

    许难惊得跳了起来,叫出声道:“什么?你说……”

    后面的话他醒悟过来,这事不能声张,许难焦急传音道:“你说的是真的?是真的?真的吗?”一连重复了三遍,可见他内心的震惊。

    凌越点点头,不是真的他跑出来这么早干嘛,他有病啊!

    许难赶紧传音给路飞雄说了几句,这事干系太大了,处理得好的话,对云霄天宗和凌越都是天大的功劳,连带着他也跟着粘光了。

    路飞雄正吵得激烈,听了许难的传音,豁然转身,眼中冒出精光,对着凌越大声喝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听了劫狱这个惊人的消息,特别是洞火干的……路飞雄哪里还有心情与别人打嘴仗,这消息要是真的……他都不敢想,事情太大太大了。

    “千真万确啊……”凌越叫道,他把事情简单地传音告知路飞雄,然后双手一摊,“方舟他们还在等着呢,里面好危险,路师叔,你可要快点啊。”

    他说的有根有据,连两艘云船和洞火的标识都说了出来,路飞雄早就信了十分。

    路飞雄把手一举大笑道:“我知道了,你小子行啊,等会给你出气,哈哈!”

    西林药盟那边有人叫道:“老路,你不会是认怂了吧……”

    “怂你个头,等下收拾你小子。”路飞雄笑骂道。

    古源大陆上的各宗门关系密切,而凝丹高手寿元又长,大家几乎都是熟人,吵吵闹闹也是正常,都是为了宗门利益,私下里的关系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路飞雄突然挥手掐出几手法诀,接着朝空中一指,一团红光轰然炸响,血红色的“警”字飘忽着高悬在空中,并散发出赤色的光芒。

    紧接着,广场附近响起尖利的警报声,不多时就传遍悬云北关三百里关城。

    一队一队全副武装的守关修士从地下涌了出来,奔赴关城各处要道。

    整个考核广场一片寂静,过得片刻,有与路飞雄交好的修士小声叫道:“老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敢发出血色警讯,可别晕头了啊……”

    只是怎么看,路飞雄脸上那严肃而又带着几分激动的表情,都不像是晕了头的模样。

    西林药盟和地仙门围着的修士都悄然散开,开玩笑,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围堵敢发出血色警讯的路飞雄啊。

    很快,空中飞来一队全身着赤袍赤甲的由凝丹修士组成的队伍,为首的修士高达八尺,对着路飞雄沉声喝道:“巡云使朱能见过路兄,敢问路兄,何事惊扰全城?”

    血色警讯亦称血警,是仅次于黑色警讯的第二大警讯,在关城轻易不得动用,每次动用,都表示着有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

    路飞雄是云霄天宗在悬云北关的负责人,挂着守城小队长职务,他当然懂得血警的法诀,更清楚血警所代表的意义。

    路飞雄只稍稍拱手,就对着巡云使朱能传音几句。

    朱能盯着凌越,他早就知道这次的古源大比,出了一个潜力无穷的小家伙,对于凌越闭着眼睛的异状,他是见怪不怪,修真界功法万千种,闭着眼睛修炼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他又传音问了几句,凌越一一做答,朱能面色凝重,把手一挥,他身后跟着的九人“唰”一下分出四人,瞬间就站到了路飞雄与凌越身后。

    这既是保护,也是一种监督,乱发血色警讯,将会受到最严厉惩罚,当然,如果警讯属实,好处也是大大的。

    路飞雄朝周围的云霄天宗修士摆手,让他们退开去,免得引起误会。

    朱能挥手打出法诀,他打出的也是血警,只是血警上多了一道淡蓝色箭影,箭头指定着一个方位。

    几乎是瞬息间,悬云北关的空中急速掠过三三两两的修士,都朝着箭头方向飞去。

    所有在广场的修士再次震惊,那个淡蓝色的箭影代表着箭云大队的精锐——蓝箭,能够让得蓝箭出动,还真是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

    路飞雄带着凌越随着朱能朝那箭头方向飞去,悬云北关自有一套处理危机的方式,不用事事都要灵婴老祖出面。

    众人很快就到了考核广场偏南十里的一个平台,平台上已经排列站定了好几队穿着淡蓝色披风的修士,各个神情彪悍,表情严峻。

    还有好些修士正在陆续赶来,无声地加入到队列中去。

    一个精壮汉子正等在空中,背着手在空中走来走去,见到朱能之后,好奇地问道:“老朱,老路,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兄弟们闲了有好些年,尽搞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手痒得难受啊。”

    朱能笑道:“云泽狱内正发生劫狱事件,你说是不是大事,而且……还是你们的老对头,洞火干的……”

    说着丢过去一枚玉简,是凌越标记的百花岛方位以及洞火出现的位置。

    “嗷喔……洞火那些兔崽子又出现了,太好了……哦,不,太可恨了!老朱,我不和你多扯了,蓝箭这就出发……他奶奶的,终于让老子给逮着了……”

    精壮汉子是蓝箭的大队长蒲希盛,一听是洞火做乱,兴奋得眼睛都冒绿光了。

    他言语中毫不掩饰他的激动,扫了一眼玉简,大吼道:“蓝箭先到的小队听令,赶紧出发……抵达云泽狱百花岛上空,目标洞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