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28章 惹祸的小子

时间:2018-02-05作者:妖言先森

    这些天,路飞雄与许难一直是守在考核广场的传送阵边缘,那最中间的十个小型传送阵,不时都有白光闪起,传送回来的都是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参赛弟子。

    一般而言,传送得回来越早,成绩就越不理想。

    许难心情很复杂,凌越那小子成绩突出,惹祸的能力也是一流。

    前几天萧祖的玄孙萧济晟出现在传送阵的时候,那叫一个凄惨啊,浑身都沁出了黑血,面目肿胀得都快认不出来了,据随后出来的萧济晟两个手下控诉,是凌越用涂抹了蝰蓝绝毒的破灵针下的毒手。

    蝰蓝绝毒啊,古源修真界几大奇毒之一,凌越下手也太狠了,怎么就没有一点顾忌呢?萧祖出现在广场的时候,脸色很难看,凌越此举简直是在赤果果地打萧祖的脸啊!

    还有地仙门的单封,也是哭着喊着被凌越给驱赶出了云泽狱。

    听说连镇魔殿参赛弟子齐晓筱的三阶狮獒都被凌越给斩杀了,唉,一场比试而已,犯得着得罪如此多的年轻俊杰吗?如果是散修也就算了,你凌越可是宗门弟子,怎么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呢?

    正想着心事的时候,许能突然听得考核广场的中间传出一声惊呼:“是凌越,他也提前出来了……”

    许难心中一惊,快速朝最中间飞去,他知道在传送阵的周围,守着有好几个西林药盟与地仙门的凝丹高手,只要凌越一出现,说不定他们就会对凌越不客气。

    凌越有点发懵,他虽然是闭着眼睛,神识却还好使,怎么才一出传送阵,就有这么多神识锁定在他身上,而且有几道还是带着明显敌意的威压。

    难道是洞火云匪攻陷了悬云北关?不可能吧。

    凌越暗自启动乌晶寒丝甲的防护,才抵挡住那些威压,他脚下稍一用力朝传送阵外滑去,接着就听得一声怒吼:“凌越,你小子还敢回来,束手就擒吧!”

    一个虚形掌影在凌越头顶凝形,呼啸着朝他的身体拍落,看那架势,不像是要擒获他那般简单,分明是要废了他……凌越正待飞出摄魂针抵挡虚形掌影,几乎同时,却听得远处有人怒喝:“林长青,你敢……”

    是路飞雄的声音,凌越顿时改了主意。

    林长青,不正是西林药盟那个无耻的凝丹境修士吗?能够做出对晚辈偷袭举动的家伙,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耻。

    凌越把灵力朝乌晶寒丝甲内疯狂地灌入,他身上的乌丝光芒猛然爆发,只听得“嘭”一声巨响,那虚形掌影被凌越挡了下来,他身形摇晃着,踉跄了数步才站稳。

    四周一片惊讶的低呼声,不敢置信眼前的一幕。

    凌越心中大为满意,对乌晶寒丝甲的防御有了直观的认识,果然不愧是万年前名声赫赫的宝甲,他才这等修为,就能凭着寒丝甲的防护,接下凝丹的一击而分毫无损……若是等得他凝丹之后,乌晶寒丝甲发挥出来的威力且不是更加厉害?

    “乌晶寒丝甲?……凌越穿的是乌晶寒丝甲,天啊……”

    附近的凝丹自然不乏识货的修士,看到凌越身上穿着的护甲显露出来,好些人都惊叫起来。顿时,引得更多的修士看了过来。

    乌晶寒丝甲超强的防御,以及各种神奇的传说,在各宗门的典籍中留下了太多的记载和影像,在修真界鼎鼎有名,他们谁没有听说过呢?

    那代表了一个时代的辉煌和鼎盛!

    在万年以前,修真界的灵婴境、灵窍境甚至灵虚境,都以能拥有一件乌晶寒丝甲而自豪,至于凝脉境,就不要妄想了。

    现在的修真界,只剩几件残破不能使用的乌晶寒丝甲,都收藏在各大宗门的密库之内,轻易不会示人,仅供宗门内部做研究之用。

    此时凌越却出人意料地穿着一件完整的乌晶寒丝甲,以他凝脉境修为,只能有限的发挥出乌晶寒丝甲部分威力,却轻易抵挡了林长青凝丹境初阶的一击。

    整个广场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到了凌越身上,让凌越大感吃不消。

    只听得“啪”一声,一个身影被击得在空中翻滚,跟着是路飞雄的怒喝:“林长青你好大的狗胆,大庭广众之下,居然出重手对付一个凝脉晚辈,你想干嘛?今天要是不给老子一个说法,老子活拆了你。”

    却是路飞雄赶了过来,并凌空赏了错愕着的林长青一巴掌。

    几个修士围了上去,有人厉声喝道:“路飞雄,你要包庇凌越不成?他干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你敢违抗萧祖的法谕?”

    还有人掩饰着眼中的贪婪,趁乱朝凌越逼近。

    许难已经到了凌越身边,他早就见到凌越双眼闭着的异状,神识扫过,发现凌越气息正常,才放下心来。

    他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路飞雄是主事之人,一切都由路师兄出面,他只要保护凌越的安全就可以了,特别是在凌越莽撞地显露出了稀世宝甲的情况下。

    路飞雄却是不吃他们那一套,哈哈大笑道:“萧祖有下了法谕给你们?请拿出来给路某瞧瞧,拿出来啊,让咱们都膜拜膜拜萧祖的法谕……只要你们能够拿出来,在场所有人无不遵从,否则,你们就是伪令……伪令的后果是什么?你们吃罪得起吗?”

    这番话吼得整个考核广场都听到了,那几个西林药盟的凝丹修士听得面面相觑,萧祖怎么可能会下这样的法谕呢?最多只是暗示一二,下面办事的凝丹自然是心领神会。

    他们拿不出法谕,即使萧祖颁发了这样内容的法谕,他们也不可能这个时候拿出来啊,这不是给萧祖的脸上抹黑吗?

    云霄天宗其他凝丹修士都赶了过来,把凌越团团给护住,与西林药盟和地仙门的凝丹修士对峙着。

    凌越将来能达成的地位,以及季祖对他的重视,不允许云霄天宗的凝丹高手袖手旁观,即便是光耀峰的齐斯敏,此时也只能是顶在最前面,一副以死相搏的拼命架势。

    “你小子,怎么可以把乌晶寒丝甲轻易显露出来呢?”许难站在凌越身边,略带责怪传音道。

    凌越摸着脑袋憨笑,传音说道:“那家伙偷袭得太突然,我又抵挡不了……只能,嘿嘿,下次,下次一定注意。”

    通过其他凝丹的反应,凌越已经知道了乌晶寒丝甲的珍贵。

    可惜他知道得晚了点,在云泽狱的时候乌晶寒丝甲就显露过了,以后,或许会有些麻烦,瞧周围那一个个遮掩不住的贪婪眼神,就差写着“抢劫”二字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