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27章 云匪劫狱(下)

时间:2018-02-05作者:妖言先森

    上空集结的罪犯修士又向上方飞去,强盗夹在其中,他朝凌越遁走的方向看了看,心情很复杂地叹息一声,若不是逼得没办法了,谁愿意去做云匪?

    那个姓齐的讨厌女人,就像是所有的宗门精英弟子一样,骄横、自傲、看不起他们散修,他本来都想与凌越走了,就是那个女人打岔,搅合了他的好事……

    强盗正想着心思的时候,天空落下来五六个修士,一个个修为高深,他们不耐烦地催促着罪犯修士快走。

    在云泽狱内停留时间久了,谁知道会生出什么事来?

    云泽狱一直是在古源大陆外的云海中移动,一般人还真找不到,这次洞火云匪也是利用了内应才找到云泽狱的位置。

    数千年来,没人再攻破云泽狱的高空禁制,让古源大陆上的宗门都大意了,狱内连一个守狱的高级修士都没有,参加考核的修士都想着考核为主,没人会要想到捏碎云牌回去报信。

    “快看……那是什么?哇,好多妖禽飞过来了,大家快走啊……”

    “这边也有妖禽飞来了,它们是想逃出云泽狱……不对,它们……”

    “快阻止它们……妈的,别乱……”

    云泽狱内的妖禽仿佛是暴乱了一般,从四面八方的飞了过来,还有很多的三阶妖兽夹在其中,对着空中的修士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一瞬间几乎把空中的修士给打懵了。

    “快抵挡,快朝上方撤退……注意不要乱……”那几个洞火云匪的凝丹高手简直是郁闷得要吐血。

    这些乌合之众帮不上忙也就罢了,还挡住了他们的攻击方向,整个场面乱糟糟的一团,四处都是盲目的攻击,呼喝着,惨叫着,不一会就变成了自相残杀。

    强盗在混乱中一连斩杀了好几个挡道的修士,才浑身浴血逃出了云泽狱。

    出去的刹那,强盗感觉浑身一轻,云泽狱内给他的压制在瞬间就解除,强盗感受着体内毫无滞障的灵力流动,激动得想大吼大叫。

    “你,赶快上船!”一个留守的洞火云匪凝丹高手冲强盗喝道。

    附近的空中,有好些白袍修士排列成一个阵势,正维持着对那破开的禁制的灵力输入,使得云泽狱高空的防护禁制一时不能合拢。

    强盗赶紧收了凌越送给他的保命法器,施了一礼,准备飞去最近的一艘云船。

    他突然瞪大了眼睛,只见一只枯瘦的大手虚影,在云空中突兀出现,瞬间就变得有十数丈大小,无声无息地对着其中一艘云船拍去。

    只听得“咔嚓”一声巨响,那坚硬堪比法宝的巨大云船,像是纸做的一般破碎在空中,云船中的修士自然是不用说了,统统都化作了碎片。

    “啊……”那留守的凝丹高手惊叫一声,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一下。

    那掌影在空中稍稍停顿,很快消散在云雾中,并没有对近在咫尺的另外一艘云船,和其他吓呆了的修士发起攻击。

    留守的凝丹高手一个哆嗦才反应过来,人家没有打算赶尽杀绝,是有意放他们一条生路,他毫不犹豫就飞到那在缓缓合拢的洞口边,朝里面的几个凝丹高手传音大吼:“快出来逃命,云船被灵婴老怪毁了一艘……快出来啊!”

    凌越与其他四散逃走的参赛修士都停了下来,他们目瞪口呆注视着天空混乱的场景,怎么也想不明白,云泽狱内的妖禽,怎么会与劫狱云匪杠上了呢?

    此时,那片空中厮杀得血肉如雨,鸟羽纷飞,惨叫声和鸟叫搅合在一起,如同人间地狱一般的惨烈,远处还有源源不断的妖禽在飞着赶来,如同赴死的飞蛾,冲击着空中的修士。

    那几个洞火云匪的凝丹高手两两组合,在空中穿梭着,出手间就是大威力的法术或法宝攻击,猛烈地轰击成群的妖禽,并且一边大吼着,指挥着罪犯修士赶紧飞出云泽狱。

    他们有内应提供消息,现在的云泽狱内正好是最空虚的时期,所以才有了这次的劫狱事件。

    罪犯修士大都是散修,因为冲撞或得罪了宗门的修士,才会被关在这个地方自生自灭,罪犯修士对宗门充满着仇恨,正是云匪最需要补充的人手……

    却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云泽狱内的妖禽会不要命地向他们发起攻击,真他娘的见鬼,云泽狱是囚牢呢,搞得好像是那些扁毛畜生的家园一般。

    待得听到守在外空的同伴传来云船被毁的消息,洞火云匪的凝丹高手顿时大急。

    怎么会有灵婴出手呢?这可不在他们的计划之内……他们再也顾不得罪犯修士的死活,每人顺手抓了几个,以最快的速度闯了出去。

    一路不知撞伤撞死多少罪犯修士,搞得天空中血雨腥风,更加的混乱不堪了。

    妖禽们的攻击在凝丹高手离去的时候,逐渐停了下来,待得上空的禁制完全合拢,它们在各自三阶妖禽带领下,朝着各自的地盘飞了回去,对于天空中残存的罪犯修士,它们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看不懂呢……”方舟看着远处空中不可思议的一幕,低声惊呼道。

    在他的印象中,云泽狱内的妖兽,也是因为各种冲撞、冒犯、或伤害过人类等原因,而被人类抓了投进来的。

    经过几千上万年的繁衍生息和积累,有些妖兽发展成了族群,有些则彻底消失,它们都算是囚犯,现在狱内的囚犯居然在与劫狱犯殊死战斗,方舟看得彻底糊涂了。

    “是啊,那些妖禽是……豢养的吗?它们……在守护云泽狱……”成琛想了半响,用了守护这个词来表达他的震撼。

    或许,那些囚犯妖兽的后代把云泽狱当成了家园吧?

    凌越隐隐猜测到了妖禽的攻击,或许与大族司有关,否则,没这么凑巧的事情。

    他还发现了一个问题,到现在为止,云泽狱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一直没有看到有古源大陆各宗门的高手出现……

    难道,这次考核根本就没有人监督?云泽狱内也没有高手镇守吗?

    再考虑了片刻,凌越把他的发现告诉了方舟二人,闭着眼睛说道:“我已经完成了部分任务,这就先回悬云北关去报信。”

    考虑到云泽狱内的混乱和危险,凌越顺口问道:“你们是留在这里,还是与我一起回去?”

    他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此时回去,或许还能再捞些好处。

    “啊……你这就回去……我们……”方舟与成琛对视一眼,支支吾吾好几句,他们不甘就这样回去。

    这一关到目前为止,他们还一个任务都没有完成,万一跟着凌越回去报信,那些老家伙不奖励他们分值,眼看着到手的名次且不是要泡汤了?

    单封和萧济晟两个对他们的成绩最有威胁的家伙,被凌越给踢出出了云泽狱,齐晓筱这一关最多只能完成一个任务,多好的机会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