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98章 断续愈合术

时间:2018-01-12作者:妖言先森

    季常春拱拱手,笑道:“老夫没有诳你吧,这方法绝对值得两颗补益灵丹。”

    同时季常春也佩服凌越的傻大胆,什么玩意都敢尝试,真是不是自家的宝贝不心疼,他哪里知道,凌越根本就不懂这些禁忌。

    “哈哈,值得,值得,确实值得。”姜恕和大笑几声,突然想起一事,道,“老季,这方法你还是别说给他们听了,他们要去了也没用……要不,老夫再出一样宝贝,就当是封口费吧。”

    “我才不要你的封口费呢,要不你自己与他们说去,只要不来烦我,此事就到此为止,怎么样?季某够意思吧。”季常春撇撇嘴道。

    这方法是对其他灵婴没甚用处,但是架不住那些老家伙好奇啊,如果季常春把方法公布出去,真正烦恼的还是姜恕和。

    谁叫老姜有晶岩玉珏牌可以作为观想媒介呢?!

    到了他们这个地位境界,加上古源大陆的特殊性,杀人夺宝倒不至于,但是很麻烦啊,那些灵婴总会有宠溺的亲近门人弟子,要是拿出宝物来找老姜借晶岩玉珏牌观想观想,他到底是借还是不借呢?

    借吧,谁知道那些小兔崽子会观想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要是彻底损坏了晶岩玉珏牌,他找谁哭去?不借吧,众怒难犯啊!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最好是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姜恕和在房子里转圈,皱着眉头开始想办法。

    季常春背着手,也做苦思状,其实他才不急呢,公布不公布这个办法,于他都没有任何妨碍,要着急也是姜恕和着急,他还巴不得多拖延一些时间,让凌越多多参悟秘术呢。

    那枚旧黄色的古简内有很多内容,可惜大都是残缺不全。

    凌越知道时间不多,他迅速在里面搜索,很快就在杂乱的内容里找到一篇最齐全的秘术,叫断续愈合术,图文很多,凌越一看就清楚这是一门非常基础的治愈秘术。

    至于另外两篇较完整的秘术,凌越只扫了几眼,太深奥了,他看得吃力,就暂时放弃掉。

    管他呢,先学断续愈合术,如果再有时间,再另外记忆其他秘术。

    凌越拿定主意之后,开始静下心来记忆断续愈合术,并一边理解着,手上对照着玉简内的图形比划法诀,不多时,凌越身周就出现了一些淡淡的青色光雾。

    巧合的是,凌越此举正是符合了学习骁愈秘术的诀窍。

    姜恕和没有在玉简内做手脚,但是他故意不提点凌越,若是凌越系统学习过御兽术,或者有人指点过凌越的治兽术,凌越拿到玉简之后,肯定会先找到另外两篇内容深奥的秘术来记忆参悟,而对于断续愈合术这等基础的治愈术会不屑一顾。

    要想参悟深奥秘术,必须先学会断续愈合术里面一些特殊的法诀和手法。

    这是姜恕和花了很长时间,才弄明白的一个事实,否则,学到的东西总是似是而非,他为此曾经吃了大苦头。

    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姜恕和才不相信凌越能参悟透这个道理。

    谁知凌越几乎就没有御兽术基础,他仅会的几手御兽诀,还是在百兽阁学到的。

    在御兽术方面,凌越仿佛是一张白纸一般,正适合学习断续愈合术,因为那其中一些古怪的不合常理的理论和法诀手法,对凌越没有半分的滞碍,他全盘接受就是,不懂的地方先记下来。

    口中一边记诵,凌越一边理解里面讲解的基础知识,以及其中逐步加深的法诀妙义,他毕竟学习过百兽阁内的众多基础玉简,对各类妖兽的了解,不比一般的御兽师差。

    看到得意处,凌越简直是手舞足蹈,如饮琼浆般身心舒爽畅快。

    待到凌越手中的玉简被收走,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时辰,凌越除了记住了断续愈合术,还记住了几手稍微高级的骁愈秘术,可惜后面的法诀,他没时间看了。

    姜恕和看到凌越手指在无意识地摆弄着的法诀,暗暗点头,这小子果然是误入歧途了,跳过了基础,直接上手骁愈秘术……即使多给了凌越半个时辰又如何?只能是让他以后的疑惑更深。

    季常春等到凌越眼神渐渐恢复正常,并且站起来施礼之后,才呵呵笑道:“你出去吧,老夫已经安排了人在外面等你……至于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你不用说与不相干的人知道,去吧!”

    “是,弟子告退。”凌越听出来了,季祖与姜祖达成了某种协议,于是给两人躬身之后,走出了房门,并顺着他来过的路,走出了高达几十丈的镇北楼。

    镇北楼外面的广场上只有寥寥数人,一个方脸烟须修士正守在楼外,见到凌越之后,笑着迎上前道:“你是凌越吧,顾某奉季祖之令,在此等候你多时,请随我来。”

    凌越赶紧拱手谢过,跟着顾姓修士走出数十丈,远离镇北楼之后,两人才飞身朝一个方向飞去。

    镇北楼是整个悬云北关的中枢,除了轮流镇守关城的两三个灵婴老祖,只有路过的其他灵婴老祖能随意飞行进出,任何灵婴修为以下的修士,都必须走路以示敬重。

    顾姓修士出示了令牌之后,一路畅通无阻的下到城内某处地穴。

    地穴中有百余人都盘坐着调息,正是所有过关的参与大比的御兽师弟子,顾姓修士把凌越送到之后,微笑着拱拱手,掉头飞走了。

    地穴里多出了一位烟袍修士,与蓝袍修士一前一后的站在洞穴中。

    烟袍修士见到凌越回归,没有任何废话,拍拍手道:“好了,歇息时间到了,都走到中间去,集中到那个白色的圆圈内。你们将要被传送到云泽狱,至于所要进行的考核任务,你们的云牌上面会显示出来……记住,如果你们遇到生死危险,用灵力捏碎你们身上的云牌,就可以脱离云泽狱。”

    方舟趁着拥挤,来到凌越身边,抓着凌越的手塞了一枚玉简给他,传音道:“这是我与成师弟几人拼凑出来的云泽狱地图和一些资料,里面还有不完善的地方,你留着参看一二。有两处地方我做了绿色标记,如果咱们离着标记不远,可以去那里汇合。”

    经过了好些事情,方舟早就相信凌越不会无的放矢,他悄悄地就把云泽狱资料给收集起来,此时听得烟袍修士宣布考核地点是云泽狱,心中大为高兴。

    有准备总比没有准备要强吧,至于萧济晟的身份,方舟暗中打听到了,那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遇到了尽量避开就是。

    凌越把握着玉简的手掌缩回衣袖,冲方舟笑着点点头:“注意安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