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94章 姜祖收徒

时间:2018-01-11作者:妖言先森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姜恕和再次问金弃羽道:“这下,你可愿意拜老夫为师?”

    金弃羽简直是惊呆了,姜祖居然还愿意收他为徒,他正满心懊悔,错失了天大的机缘呢……金弃羽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也忘了回答姜祖的问题。

    凌越就站在金弃羽身边,见姜恕和又开始眯着眼睛看向他,吓得他赶紧一脚踢在金弃羽的腿弯,先把这烟瘦傻小子给撂倒在地上再说,否则,姜祖又要对付他了。

    金弃羽“扑通”一声,来了一个五体投地,也瞬间清醒过来,顺势对着姜恕和大礼叩下,道:“弟子愿意,弟子金弃羽拜见师尊。”

    “好,好,可以了,先起来吧,待回山之后,再行正式的拜师之礼。”姜恕和终于给了凌越一个嘉许的眼神,笑眯眯地右手袖袍一抖,一股柔和劲力,把跪拜完毕的金弃羽给托了起来,他们两人的师徒名份,算是定下来了。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姜恕和对这个散修徒弟,是非常的满意,否则,他作为灵婴之尊,不可能会向一个小家伙解释得那么细致,并且两次说出相同的收徒之语。

    “姜老头在搞什么名堂?那小家伙前两关的表现,也不是太突出嘛?怎么莫名其妙地抢着要收徒弟呢?”在镇北楼的最顶层,季常春等人一直是关注着一些非常显眼的玉壁影像,对于姜恕和这边自然更加关注,季常春疑惑地问道。

    要知道,到了他们这个身份地位,收徒可不是一件小事,他们收的徒弟因为辈分奇高,对整个宗门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若是一个不慎,将会有隐患留下。

    “难道……那小家伙是一个难得的御兽奇才?”褐袍老者低声道,随即笑着摇头,“老夫看不出来……那老家伙,随他玩去吧,一个散修,还生怕别人和他抢去一般……”

    “那叫金弃羽的小家伙,这关好像还没有考核吧……”又有人说话了。

    这下大家都反应过来,顿时有人就笑骂:“姜老鬼通过晶岩玉珏牌,肯定是出来一些端倪,否则以他的性子,不会抢着收徒……”

    “定是如此……马上就要考核,且先看看那小家伙到底是有什么不同……”

    姜恕和不知道镇北楼内的对话,但是他多少也能猜到一些,心中暗自得意,这回被他抢先占了一个大便宜,不枉他大老远跑上一趟,口中说道:“徒儿,上前来考核吧。”

    他直接改口叫着徒弟,说得一点也不避讳,镇北楼内的众灵婴听了一顿笑骂。

    金弃羽激动得晕晕乎乎,又是凌越从后面悄悄踢了一脚,才叫他稍清醒了一点,金弃羽走进众妖兽围成的圈子,给姜恕和行礼之后,马上就冷静下来。

    看了看或蹲或趴的妖兽,金弃羽对姜恕和拱手道:“弟子领悟的也是治愈秘术……还请师尊给它一点皮外伤。”说着,一指排在第五位的那头妖猴。

    姜恕和了然点头,伸指快速一划,那头倒霉的妖猴身上又是出现了数条伤口,比起上次的伤口毫不逊色,妖猴痛得裂牙龇齿,却也不敢发作。

    金弃羽有了齐晓筱的前车之鉴,早就有所准备,快速的挥舞手臂,丝丝淡蓝色的雾气,随着金弃羽快速掐动的手指,在空中形成一个个神秘的符纹,金弃羽双手连弹,喝道:“封!”

    那些神秘的淡蓝色符纹投入妖猴身上的伤口,很快,妖猴的伤口就不再流血,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其他参赛修士见了金弃羽的实力,都是暗自佩服,这手治愈秘术比起齐晓筱,似乎要高出一筹啊。

    金弃羽额头微微见汗,他手上法诀一变,空中温度陡然一低,有片片淡蓝色的雪花状晶影在空中隐约形成,

    姜恕和却右手袖袍一抖,一股劲风吹出,把那些晶影吹散,口中说道:“徒儿,下去吧,算你五十分值就是。”

    所有人都是一愣,看金弃羽的表现是犹有余力,姜祖为什么不让他继续下去?

    金弃羽也愣了瞬间,见姜恕和似是另有深意,于是躬身道:“是。”

    他退了下去,走到凌越的身边,又特意拱了拱手,谢过凌越两次提醒于他,虽然凌越提醒的方式粗鲁了点。

    凌越咧了咧嘴巴,算是回应了金弃羽,这关比试到现在,只剩他在最后一个还没有考核,所有的目光又集中到他身上,搞得凌越有点小紧张。

    也不知那莫名其妙观想得来的一个模糊影像,会有什么特殊作用?凌越心中实在是没底啊。

    镇北楼内的其他灵婴,又是一顿抱怨笑骂,他们都看出了金弃羽的天赋不凡。

    “那个老家伙,做事忒不讲规矩,老夫看他那便宜徒弟,绝对还有厉害招数没有使出来……可惜,被姜老头抢了先去……”

    “嘿嘿,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得让他出点血……听说他最近炼成了一炉补益灵丹,咱们每人分润他一枚,应当没有问题吧……”

    “哦,还是傅老的消息灵通啊……补元益气能增进修为的灵丹,那怎么着也要换他一枚,让那老鬼心疼心疼……”

    “正是正是,等他回来了,瞧他还有什么话说……快看,到凌越那小子了,老夫倒是好奇那小子领悟的到底是什么秘术?居然能引发晶岩玉珏牌的变化,连姜老头差点都掌控不住……”

    凌越听了姜恕和的招呼,走进圈子之后,照例先给姜恕和施礼。

    他能感觉到,姜恕和似乎不很待见他,却也不像是有意要为难他。凌越心中哀叹,他没有得罪过赫渊宗修士吧?在礼数上,凌越只能尽量做到无可挑剔。

    “拿出你领悟的全部本事,让老夫瞧瞧吧……若是不让老夫满意,嘿嘿,别怪老夫叫你的成绩难看。”姜恕和微笑着威胁了凌越一句,让在场的其他参赛修士都是心中暗爽,除了方舟等少数几个。

    “呃……小子尽力,尽力而为……”凌越再次躬身道。

    他能找谁去伸冤?他连怎么得罪的姜祖都心中没数,真是纠结。

    “小子,别哼哼唧唧的,这里有十头妖兽,你最少要驱逐八头妖兽出白色格子,否则,嘿嘿……”姜恕和不相信凌越连八头妖兽都驱逐不动,他就担心凌越不会尽心尽力。

    凌越既然能把他的晶岩玉珏牌搞出裂纹,他相信凌越领悟的秘术,绝对非同凡响,不逼这小子一下,怕是看不出真本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