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93章 揭穿作弊

时间:2018-01-11作者:妖言先森

    妖狼知道单封的下一个目标是它,懒洋洋地爬了起来,然后与单封对峙着。

    单封有了第一次的施法经验,也不怕妖狼会跳出格子来对他不利,慢条斯理地掐动法诀,嘴角带丝鄙视的笑容,他已经打算好了,一次不行就两次,总能把那孽畜给赶出白色格子……

    “嗷呜……”妖狼突然一声大吼,惊得单封面色发白,心口砰砰直跳,他一连倒退几步,手上的法诀也彻底散去。

    闭着眼睛的姜恕和一摆手,一股柔和的劲力把单封给卷出烟色格子,还有一句轻飘飘的评语:“心浮气躁,多磨砺磨砺心性吧!”

    单封脸上一阵青白交替,最后躬身一礼,也不说话就退了下去。

    蓝袍修士趁机叫道:“下一个,过来考核。”

    一个烟袍弟子匆匆几步走进烟色格子,先给姜恕和行了一礼,然后才开始用感悟的秘术驱逐妖兽……

    凌越注意到了,一连上去的十五六个修士,领悟的秘术都是大同小异,那法诀手势也相差无几,或许,姜祖已经知晓是这样的情况,才叫考核弟子驱逐妖兽吧?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身着素白色长裙的年轻女子走了上去,照例先给姜祖行礼。

    站定之后,女子却开口说话道:“姜祖见谅,小女子领悟的不是驱逐秘术,而是治疗妖兽外伤的秘术,还请姜祖另外出题。”一番话说得落落大方。

    姜恕和缓缓睁开眼睛,神识在女子的云牌上一扫,点了点头,问道:“齐晓筱是吧,你觉得可以治疗哪种伤势?皮外伤,断骨伤,还是开膛破肚断肢重继伤?”

    叫齐晓筱的女子躬身道:“小女子可以治疗二阶中级妖猴的皮外伤,再高就力不从心了。”

    姜恕和伸出指头在空中画过,排在第五位的一头妖猴,其身上瞬间就出现了纵横交错数道恐怖的伤口,特别是手臂上的一条,几乎都能看到白花花的骨头,鲜血喷涌而出,那妖猴蹲在白色格子里,动也不敢动一下。

    齐晓筱想不到姜祖出手这般快,而且是这般的狠。

    她赶紧口中念念有词,双手挥舞,几息之后,有丝丝青色雾气从她纤细白嫩的手指飘出,钻入妖猴身上的伤口,那伤口冒着的鲜血马上就放缓了,齐晓筱光洁的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

    齐晓筱继续挥舞法诀,足足过了大半刻钟,她才止住妖猴身上的流血。

    妖猴身上的伤口也结了一层褐色的血痂,但是离快速恢复还差得远。

    齐晓筱无力为继,她的灵力几乎消耗一空,就着裙袖擦去额头上的汗水,躬身道:“晚辈只能做到这样,抱歉……”

    姜恕和脸上第一次露出一丝笑意,说道:“不错,做到这样很不错了……你是镇魔殿弟子,以后可以到赫渊宗找老夫请教问题。”

    这话说出来,顿时羡慕坏了其他弟子。能得到御兽宗师的指点,对御兽师是梦寐以求的好事。

    齐晓筱惊喜道:“多谢姜祖,多谢姜祖……”

    蓝袍修士得了姜祖的示意,说道:“镇魔殿齐晓筱,五十分值。”这是本场考核到现在为止的最高分,先前最高也才一个四十分。

    齐晓筱下去之后,后面上去的修士继续都是领悟的驱兽秘术,方舟与成琛也是如此,两人分别得了三十分值和二十分值。

    这时,排在倒数第三的另外一名散修上去了,他长着一张长脸,眼睛不大,鼻子显得尤其长,看上去有点怪异可笑。

    他似乎是紧张过度,上去了就开始直接施法,也忘记了给姜祖施礼,待施法进行差不多一半了才想起来,顿时又手忙脚乱的停下法诀,神色不安地对着姜祖躬身施礼。

    姜恕和眼睛都没有睁开,摆手道:“下去吧,算你十分值!”

    长脸修士的脸色唰一下就白了,其他弟子们大都面面相觑,姜祖这么做……似乎太过小气了吧。

    姜恕和早就把小家伙们的神色尽收眼底,他再次缓缓睁开眼睛,却是眼神一扫,盯着那个叫金弃羽的烟瘦散修,突兀地问道:“你可愿意拜老夫为师?”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一惊,比试到了现在,所剩之人的底细,在场众人心中都是一清二楚,金弃羽作为散修,上一关闯石柱残阵的考核成绩,排进了前十之列,更是受到了其他参赛修士的重视。

    按照惯例,成绩不错的参赛散修,比试完了之后,大都会被各宗门拉拢吸收。

    想不到还是在考核途中,姜祖就直接提出要收金弃羽为徒弟,这对于苦兮兮的散修而言,绝对是一步登天的大喜事。

    “呃……我……”金弃羽一时不知所措,能够拜得御兽宗师为师,绝对是大部分御兽师的愿望,只是,这个……他有点犹豫了。

    姜恕和的性子如此古怪小气,金弃羽觉得不是良师,却也不敢反驳,他支吾着,不知该如何措词,急得汗都下来了。

    “凌越,你来说说,那长脸的小家伙为什么只能得十分值?讲得不好,休怪老夫不让你参加此次考核。”姜恕和也不为难金弃羽,却转头淡淡地对着低头窃笑的凌越说道。

    一时把所有人都搞懵了,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还有什么内情不成?

    “呃……姜祖,这不关我的事啊……”凌越错愕,难道还不准人偷笑?突然发现姜祖似乎是不准备和他讲道理,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不知在酝酿什么不好的主意。

    凌越一个激灵,醒悟到姜祖是考官,有实力、更有权利可以不与他讲道理,凌越赶紧硬着头皮道:“那位道友……用的驱兽秘术不对……”

    凌越凭着直觉,发现长脸修士的法诀有些问题,看了前面所有修士使用的法诀,其法力波动大同小异,唯独长脸修士的法诀,引发的波动……给凌越似是而非的感觉,加上姜祖的提醒,他急中生智地含糊一句。

    如果硬要追问是哪里不对?凌越只怕会骂娘,关他屁事啊。

    姜恕和却点点头,目光在长脸修士身上扫过,教训金弃羽道:“你听明白了吗?那小家伙在施展领悟的秘术基础上,其实用的是另外的驱兽术。想在老夫眼皮子底下蒙混过关,除非他再修行几百年……你呀,亏得老夫还想收你为徒呢?这么点眼光和观察力都没有,真是笨蛋。”

    虽然是在骂金弃羽为笨蛋,姜恕和的神色却不见严厉,也没提及凌越一句,更别说表扬凌越了,似乎凌越回答正确是应该的事情。

    “我……我……”金弃羽被姜恕和说得脸孔通红,与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的长脸修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下所有的弟子都明白过来,原来那长脸修士在作弊。

    真是作死啊,居然敢当着姜祖的面来作弊,这下好了,前程尽毁,还有哪个宗门会收留他呢?

    凌越被其他修士钦佩的目光,看得有点脸上发烫,只得嘿嘿傻笑来掩饰。

    齐晓筱冲着凌越嫣然一笑,悄悄地对他比了一个大拇指,凌越眨眨眼睛表示回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