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91章 玉牌裂

时间:2018-01-10作者:妖言先森

    在悬云北关的镇北楼最顶层,七八个灵婴老祖正在散漫的聊天饮茶。

    其中一个身材高大,身穿一件有无数口袋的烟灰色皮袍的老者,昂着一头披散的长发,背着双手,一直注视着空中缓缓旋转的十八块玉片,他已经就这样看了有两天多了。

    “恕和兄,坐下来喝杯茶嘛,别老是站着。”圆脸老者季常春有了前一关凌越的超常表现,他倒是不急了,笑着招呼高大老者姜恕和说道。

    姜恕和是赫渊宗的灵婴境御兽宗师,也是古源修真界唯一的御兽宗师。

    他本来没有在悬云北城镇守,是听老友传讯,说这界御兽师大比,出了一个闯到窟韵石柱残阵九排的小家伙,姜恕和好奇心大起,特意传送过来瞧瞧,并且拿出了他一直视若珍宝的十八块晶岩玉珏牌,替换了第三关的考题。

    “不用,姜某还是站着舒服。”姜恕和头也没回,摆了摆手。

    他心中略微有些诧异,只剩最后六个时辰了,怎么还是没有反应呢?

    早在一天之前,晶岩玉珏牌曾经有过几次短暂的反应,那是有几个小家伙从晶岩玉珏牌上悟到了一些东西,后面陆续又有几次小反应,但是那个叫凌越的小家伙,一直没有任何表现,或者说是与上次闯关的辉煌表现大相径庭,让他挺失望的。

    季常春对姜恕和的态度不以为意,姜老头就是这么一个性子,季常春与边上的褐袍老者玩笑了几句,突然听得一声低喝:“有反应了。”接着就见金芒闪耀。

    所有灵婴老祖闻声看去,只见在空中缓缓旋转的十八块玉片,正不受姜恕和的控制,散发出刺目的金光,并且在急速旋转着。

    季常春反应很快,对着墙上的一面玉壁打去几手法诀。

    那玉壁一亮,显出凌越他们所在的洞穴影像,那影像中有一团灰蒙蒙的光团,季常春脸色一喜,他认得那是凌越所在的位置,好小子,果然又是他!

    那褐袍老者挥手把灰色光团中的凌越显示出来,只见凌越盘坐在一堆酒坛之间,额头上贴着的玉简上散发出阵阵金光,照耀得他身上一闪一闪的。

    姜恕和接连打出好些法诀,也没有迟滞空中玉牌的转动,有好友上前问道:“老姜,需要帮忙吗?”

    “不用,我对付得了。”姜恕和摇了摇头。

    他此时可以强制收回玉牌,但是他更想看看,那小子到底会引发晶岩玉珏牌怎样的变化?即便是他自己,也没有引动过晶岩玉珏牌的如此大的反应。

    姜恕和盯着所有玉牌,他想探究出其中的缘由。

    突然,他眉头一皱,发现某片被金光遮盖的玉牌上,散发出丝丝雾气状的蓝芒,在漫天的金光之中极不起眼。

    姜恕和心中一动,不动声色挥手间遮盖了那蓝芒的波动,然后转头看向玉壁上的影像,他只看了一眼凌越的位置,就略过去。

    姜恕和最后盯上角落中一个烟瘦的身影,那身影正散发出微弱蓝芒,如同洞内其他悟到了秘术的修士一般,很正常的表现。姜恕和神识探去,扫了一眼那修士腰间挂着的云牌,眼睛微微一眯,嘴角翘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散修,金弃羽……散修好啊!姜恕和如是想道。

    那些在空中旋转的玉牌终于停了下来,排成了上下三排,左右六列的一个完整图案,玉牌上闪烁的金光开始荡漾,如同水波纹一般,一圈一圈朝外扩散。

    盏茶时间过去,一个由金光组成,模糊的虚影出现在最中间那片玉牌上,只是与玉牌上的金光混合在一起,让人看不清其真实面目。

    所有灵婴老祖的眼睛一下瞪得老大,试图分辨出那虚影是什么,居然能引发晶岩玉珏牌如此剧烈的波动。

    “咔嚓”,最中间那片玉牌发出一声轻响。

    所有人一愣,姜老头的晶岩玉珏牌可是一件奇宝,怎么可能会破裂呢?

    姜恕和猛然反应过来,赶紧掐诀打出收起玉牌的法诀,心中后悔,凌越那小家伙又不是他们赫渊宗弟子,关他屁事啊,他凑个什么热闹呢。

    平日里如同呼吸般容易就收取的晶岩玉珏牌,此时却像是陷入了泥潭中。让姜恕和的法诀有了层层滞碍,一时间还收取不回。

    再次听得玉牌又发出“咔嚓”一声,姜恕和大惊失色,叫道:“黄老头,别特么看热闹了,快帮老子一把……”

    情急之下,他连粗话都放了出来。

    “呃……”他边上的黄姓修士只稍稍一愣,赶紧打出法诀,帮着姜恕和收取玉牌,同是一个宗门的灵婴老祖,黄姓修士懂一些收取玉牌的辅助之法。

    季常春跟着叫道:“恕和兄,可否需要季某帮忙?尽管开口就是。”

    他此举纯属添乱,其实心中已经是笑翻了天,姜老鬼这次的损失绝对不小,而且还怪不到凌越身上,只是季常春也很疑惑,凌越那小子,到底搞出了什么神奇的玩意呢?

    居然能搞爆裂姜老鬼的晶岩玉珏牌……真是好奇啊!

    古源大陆对他们灵婴修士来说,就这么大一片地方,他们相互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能够找到取笑对方的把柄,各个老家伙都是乐意至极。

    果然,其他老家伙都纷纷发声愿意帮忙,只是那表情,绝对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姜恕和懒得理睬他们,好不容易收了晶岩玉珏牌,发现最中间有三片玉牌都出现了不同长短的裂纹,把他心疼得直咧嘴,口中叫道:“季常春,你先别走,与老夫谈谈赔偿问题……”

    其他几个老头朝中间一挤,嘻嘻哈哈阻了姜恕和的去路。

    季常春则绕到了另外一边,笑着拱手道:“季某代我家小子,多谢恕和兄成全了,哈哈。”那嘴脸,典型的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们这些老家伙,亏得老夫拿出宝贝来做考题……哼,不给个说法,老夫……老夫……”姜恕和气哼哼的说不出话来。

    季常春明白那老家伙的意思,笑道:“恕和兄,你想把凌越要去赫渊宗的提议就免了,但是许你问他一个问题……这条件够可以了吧?”

    “当真?”姜恕和的脸上马上露出了笑容,他要的就是一个答案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