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78章 悬云雄关

时间:2018-01-10作者:妖言先森

    那矮胖掌柜又招呼了凌越几句,便自作主张,上了一坛高级灵酒,笑呵呵道:“灵鹤前辈,这是本酒楼馈送,免费请您尝尝,看看能否入得您的尊口?”

    凌越且能不懂酒楼掌柜的意思,天翁妖鹤的外形和卖相都是上上之选,还难得的非常配合,多留在酒楼一刻,酒楼的生意就要好上一分。

    没见就这短短片刻时间内,酒楼上下都挤满了好奇的修士吗?!

    听那楼下的哄闹声,只怕有更多的修士在赶来。

    大多数修士都占了位置,并开始点酒点菜。不点酒菜想光看热闹?对不起,本店是生意场所,恕不招待闲人……凌越都能猜到矮胖掌柜的说词。

    天翁妖鹤歪着脑袋看了看,长嘴插进坛口,轻轻一吸,半坛酒液进了它的肚腹,它拔出长嘴,曲着脖子对胖掌柜点点脑袋,示意了一番。

    那掌柜的高兴得哈哈大笑,多么灵性的灵鹤啊,说道:“灵鹤前辈满意就好,等下还有本楼的特色菜式赠送,您请慢用。”又对凌越拱手,一迭声的告罪。

    凌越肯定不能计较这些,随手点了一桌子菜肴,又点了好几坛高级灵酒,既来之则安之,就当是给天翁妖鹤的入伙酒宴吧。

    他在想,如果是吼狮那个家伙进了这里,肯定没人敢围观。

    那家伙脾气可不太友好,而且它不喜欢被人围观,那巨眼一瞪,还不把这些修士给吓得屁滚尿流……到底,还是他的天翁妖鹤没见过大世面啊。

    在那酒楼掌柜的暗中怂恿下,好些酒楼的托给天翁妖鹤进献灵酒。

    天翁妖鹤是来者不拒,一一收下,然后点点头感谢,那份优雅的风度,引得所有的小女修都疯狂献酒,就只为了与天翁妖鹤近距离亲近一下。

    到最后,凌越几乎是收了整整一储物袋的灵酒,一顿酒席吃了有两个多时辰,一直都有修士在赠送菜肴,仿佛是不花灵晶似的。

    待得心满意足,玩耍够了的天翁妖鹤走出酒楼,后面跟了烟压压一片的小修士。

    估计他们这辈子,就这么一次与三阶妖兽亲近的机会吧。

    与天翁妖鹤进了传送阵,凌越就再没了让它出来逛逛坊市的想法,逼着天翁妖鹤一路不停传送,有时候要凑齐一队传送的人数,需要等上一个多时辰。

    花了一天多时间,终于传送到了离悬云北关最近的一个坊市。

    凌越终于松了一口气,并在那里休息了一晚上,满足了耍脾气的天翁妖鹤逛一逛的心愿,后面距离悬云北关还有三千余里,必须飞行过去。

    悬云北关是一个特殊的所在,只有专门架设的传送阵才能到达。

    它在悬云绝壁的最北尽头处,耸立在无尽云海边缘,建于悬崖峭壁之上,高约两百丈,青灰色的城墙,大都是用法术炼制过的,绵连数百里,说它是一个关口,还不如说它是一座巨型城池。

    凌越乘着巨鹤一路赶来,风尘仆仆,仰视着前面的雄城关口。

    他算是见过一些世面,但是此等如山峰耸立的漫长雄关,以及关墙之上斑驳深刻的痕迹,使得凌越心中震撼无以复加。

    天空阴云密布,阵阵寒风卷起沙土呼啸,更添了关城几分萧杀之气。

    天翁妖鹤似乎也识得此城厉害,或者说是畏惧城内守军,它也不敢放肆狂妄,驮着凌越,在城前十里低飞,老老实实一路寻查着最近的城门飞去。

    一直飞了百余里,才见得一个有修士出入的城门,叫南城门。

    到得南城门前五里,凌越跳下鹤背,学着其他进城修士一样,与天翁妖鹤一起,步行走过去。

    三阶妖兽自有三阶妖兽的尊严,即便是做了灵宠认了主人,非特殊情况,它也不愿进去兽袋呆着,凌越已经见识过天翁妖鹤的倔强和捣蛋,只得随了天翁妖鹤之意。

    整个城门都是用暗红色巨型砖石砌就,看不到一丝缝隙。

    城门宽有十二丈,高约五丈,有侧门洞两个,墨烟色的正门紧闭着,上面刻满了奇怪的符文,隐隐闪烁着森森杀意。

    凌越朝右侧门洞走去,右侧门前一字排开,站定着十名玄衣的守城凝脉境修士,他们用手中法器照视着过往修士,检查身份玉牌一丝不苟。

    轮到凌越之时,前面已经过去的修士都回头看来。

    凌越身后的天翁妖鹤,实在是太过引人注意,三阶妖禽并不少见,少见的是堂堂三阶妖禽居然会尊凝脉修士为主。

    “你们退下,这位道友由老夫来招待。”

    从幽深的门洞里面走出一玄袍玄巾的中年男子,宽额阔口,相貌颇为威严,他喝止了守城修士的探查,对凌越拱拱手,把凌越请进了门洞里面的一间石阁之内。

    石阁并不甚大,里面还有两名凝丹境修士在喝茶下棋,对于凌越与天翁妖鹤进来,只稍稍一扫,便不做理会。

    凌越拱拱手,取出身份玉牌递与玄袍中年男子,问道:“请问前辈,云霄天宗参与大比的队伍,是住在何处?我与宗门前辈走落,这才独自前来。”

    “云霄天宗?”玄袍中年男子一愣,另外下棋的两人扭头看了过来,上下打量着凌越,玄袍中年男子笑道,“喂,老路,是找你的。”

    一个雄壮的男子从棋盘前站了起来,他的下颌留着烟色长髯,脸上线条如刀削一般,眼睛微微一眯,闪着摄人的光芒。

    凌越下意识避了避,再看时,长髯男子粗浓的眉梢上挑,问道:“你是云霄天宗参加大比的弟子?属于哪一峰头?”

    “弟子代表百兽峰,正是前来参加宗门大比的弟子。”凌越拱手道,他说得含糊,没有说他是属于天宗峰。

    “难怪!”长髯男子看了一眼天翁妖鹤,裂嘴笑了,“我是云天峰路飞雄,负责悬云北关接待之责,这次你们百兽峰是谁带队?”

    “原来是路师叔……弟子凌越拜见路师叔。”路飞雄这个名字,凌越听得太多人提起了,简直是如雷贯耳,他赶紧躬身拜下。

    凌越本来还想着等许难到了,再帮他介绍呢,哪知甫一到悬云北关,就遇见了路飞雄,声音中不由得有点激动。

    路飞雄抚着长髯,奇怪地又看了凌越一眼,这弟子面目陌生,他没有教导过,问道:“你认识我?”

    凌越恭敬回道:“黄央央大师兄和陶大春师兄都提起过您,让我遇见了您,一定要请您指点指点……这次大比,陶师兄也来了。”又补充回道:“这次百兽峰是许难……师叔和洛师叔带队。”他差点把许难叫成了师兄。

    “呵呵,是他们哦……黄大眼还没有凝丹吗?”路飞雄态度和缓,黄央央是他指点过的得意弟子之一,首先就问到了他。

    凌越拱手说道:“大师兄已经找到突破的契机,他闭关了。”至于如何找到的,此地不便多说。

    “好,很好,大眼不错。”路飞雄似乎很高兴,冲凌越摆手,笑道,“你不用这般拘谨,既然大眼推荐了你,找个机会咱们可以谈谈。”

    “多谢路师叔。”凌越大喜,躬身拜了下去,突然想起什么,问道,“路师叔,许师叔他们还没到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