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73章 唯用怀柔

时间:2018-01-10作者:妖言先森

    妖蛛一个纵跃,跳到狼狈挣扎的妖鹤身上,几只被金属炼制过的爪子力大无穷,把妖鹤按到岩石上。

    天翁妖鹤这下子连翅膀都扑通不起来,只能厉声嘶鸣,它一个天空妖禽,失去了长嘴和利爪的攻击,又失去了翅膀优势,还真不如一只草鸡。

    凌越拎着变长的摄魂针,恶狠狠道:“给我当坐骑,否则老子拔光你的鸟毛。”

    天翁妖鹤脖子扭曲着,长嘴插进岩石中,仍然斜着眼睛,无视摄魂针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瞪着恶形恶状的凌越,目光中鄙视的意味流露无疑。

    它身上还一抽一抽的,那是惊魂刺给它的余痛,还没有过去。

    凌越不可能真的拔光它的羽毛,眯着眼睛嘿嘿一笑,伸指一点,惊魂刺再次发出,天翁妖鹤被妖蛛摁着的身子剧烈挣扎,长嘴中发出闷声惨鸣。

    那长长的脖子扭曲着,都快扭成了麻花,看得凌越都觉着脖子酸痛。

    待得天翁妖鹤熬过惊魂刺的痛疼,凌越又问道:“当不当坐骑?”

    天翁妖鹤圆圆的眼珠中都快喷出火来,长嘴上闪烁着炙热的赤红色,可惜有大半截长嘴被按进岩石之中,否则,它定要喷这人类一脸的火焰。

    凌越看着妖鹤长嘴周围融化的岩石,在心中暗叹,这家伙还真如玉简典籍中所述,性烈如火,宁死不屈,看来只能用怀柔手段试试。

    一个清魂术接着一个魅魂术,连续施展三遍,才叫妖蛛放开天翁妖鹤。

    凌越用上魅魂术,柔声诱惑道:“跟我走吧,吃的喝的不会短缺你,还经常能享受到魂力滋养,对你以后晋级四阶妖尊,可是大有帮助呢……”

    “只需跟我百年时间,就还你自由。对你来说,百年并不太长吧?还不够你晋一小级,跟着我则不一样,很大可能让你晋级到四阶……刚刚那魂力滋养,你也体会了,考虑考虑吧?”

    如果不是先把天翁妖鹤给打倒打痛,这家伙也不会这般好脾气,更不会有耐心听完凌越的啰嗦。

    天翁妖鹤拔出长嘴,扭扭脖子站定在岩石上,缠绕在它身上的蛛线被妖蛛给收了,只剩两条细长的腿杆上还各系着一根蛛线,那是凌越防止它突然给飞走,特意留着的。

    偏着脑袋看了凌越半响,天翁妖鹤没有表态。

    但是凌越从它眼中看到了犹豫,于是趁热打铁,又是几个清魂术和魅魂术,再掏出几颗普通的妖兽食用的丹药丢去。

    他不敢用他学会的初级御兽术,那玩意对付三阶妖禽肯定没效果,反而会激怒妖鹤。

    凌越相信清魂术对它的诱惑非常大,否则它就不是这个态度。

    “鹤兄,给一个痛快话呗,是走是留,全凭你一句话而定,我绝不为难于你,天快烟了,还要赶路呢。”凌越施展魅魂术催促道。

    不能留给天翁妖鹤太多的思考余地,这家伙性子烈,脑子刚刚被惊魂刺刺了两下,还不太好使,一时半会转不过弯来,必须要趁热打铁。

    他这也是效仿顾芊寒的做法,或许有用呢。如果没用,那他娘的就别怪爷心狠手辣,学大师兄的做法,宰了吃鸟肉取妖丹……

    天翁妖鹤歪着脑袋思考片刻,用长嘴啄了几颗丹药吞下,终于低下了头去。

    看过玉简,熟悉天翁妖鹤性情的凌越大喜,抓着摄魂针,飞落到天翁妖鹤前面,伸手抚上天翁妖鹤额头上的那篷白色绒羽,用魂力画了一个复杂的御兽符文,打入其额头深处。

    天翁妖鹤浑身一震,凌越收回手掌,意气风发长声大笑,先前被云船抛弃的憋屈,一切都值了。

    “天高云阔任逍遥,鹤兄,咱们走了!哈哈!”

    此地已经出了沉沦妖脉边缘,凌越了地图玉简,给天翁妖鹤指了一个方向。

    天翁妖鹤别扭的鸣叫一声,驮着凌越冲天飞去,空中三三两两的低级妖禽,惊慌闪避躲开。

    “齐师弟,关于凌越被抛下之事,可否给许某一个解释?”

    云船摆脱妖禽的纠缠,已经是五百里之外,许难收回看向船舷外的目光,脸色难看,连身上的血迹都顾不得收拾,转身盯着一长脸中年男子,质问道。

    长脸男子正是留下守护法船的齐斯敏,他一脸苦笑解释:“许师兄,此事真是一个意外啊。凌越是方舟提拔为小组副组长,齐某并不知情,当时情况紧急,妖禽已经团团围困了师兄等人,齐某情急吩咐下去,所有组长与副组长出船援助,还强调不得离船十丈。”

    “哪知凌越救许师兄心切,陷入了妖禽包围,而妖禽又有后续强援赶到,混乱之中,齐某也是迫不得已,才启动了云船离去……”

    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老修士睁开眼睛,对齐斯敏拱拱手表示感谢,道:“是啊,当时情况确实危急,齐师弟处置并无不当,否则,等那五头三阶妖禽赶至,加上与我等纠缠的几头三阶妖禽,只怕我等救人不成,反而危险了。”

    “许师弟,要怪还是怪我等守护云船不力,被妖禽给攻破了云船……唉,真是愧对宗门,对不起那些死去的弟子同门。”

    “多谢郝师兄、许师兄、洛师妹与齐师弟的高义援手,否则这次雨岭峰和太岩峰几峰参加大比的弟子,恐怕会要全军覆灭。特别是齐师弟,率船来援又处置果决,避免了与更多三阶妖禽纠缠,薛某定当上报宗门替几位请功……”

    顶仓另外两人纷纷拱手表示感谢,话里话外,对齐斯敏的处置表示赞成。

    区区一个凝脉弟子而已,舍弃了就舍弃了,还能重要过他们,以及救下的二十余精英弟子不成?

    许难双手难敌四拳,见洛伊在闭目调息,不参与他们的争论,遂无奈叹了口气。

    齐斯敏是光耀峰的修士,与郑吉文向来交好,当时齐斯敏自告奋勇留下守船,许难就略有疑虑,还特意暗地交代了方舟,让方舟注意凌越的安全,只是不曾想到,齐斯敏玩了一招借妖杀人。

    若他齐斯敏真心想要救人,稍等凌越片刻,或者告诉他一声,指出凌越陷入重围的方位,许难拼着损失一两件宝物,肯定能救凌越出来。

    事已至此,再争吵下去又有何益?

    许难脸色难看地拱拱手,回到自己的住处调息疗伤,连云船,他都懒得驾驶,只是可惜了凌越,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