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55章 给予薄惩

时间:2017-12-26作者:妖言先森

    不提玄月门如何加强宗门防护,此时凌越早已到了虹林坊市。

    大仇得报,心中再无牵挂,凌越躺在客栈的床上呼呼大睡,一直睡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傍晚才舒舒服服起床。

    凌越再次仔细的检查一遍身体,确信没有发现异常,才放下心来。

    他猜测,或许是前面那段时间,炼制魂傀没日没夜的太劳累了,他决定在随后的日子,要适当放松一二。

    郑家和付家都成了过去,西林萧家,却不是他现在能对付。

    但是凌越再也不用躲躲藏藏,两次正面击杀凝丹境高手,让他对自身的实力,有了直观的认识,只要不是萧家老祖亲自出手,那什么林长青来上三两个,他都不用太过担心。

    走出客栈,在热闹的街上逛了一圈,凌越溜达着,去了一趟韩庚宝兄妹的住处,却没有见到两人,听现在的住客说,他们兄妹早就搬走,去了其他地方。

    人聚人去平常事,凌越摇摇头,就径直去往古家的德仁药坊,正好顺道收拾古仁禄那个讨厌的家伙,或许,韩庚宝兄妹也是被古仁禄给逼走的也说不定。

    “前辈,里面请,请问您是去二楼,还是有相熟的长老……”伙计热情接待。

    凌越提前用法术改变了脸上的容貌,朝边上的厢间走去,笑道:“去把禄少爷请来,我给他带来了好东西。”

    伙计见凌越熟门熟路,语气也很熟络,更是不敢轻慢,待得请凌越坐了,飞快的去到二楼告知古仁禄。

    “凝脉修士?给我带了好东西……”古仁禄已经是凝气境圆满,疑惑的念叨了一句,还是带着凝脉随从朝楼下去。

    他平日里结交的凝脉修士不少,又是在自家店内,他根本就不担心安全问题。

    再说这段时间,古家老祖没有外出,一直是在药坊的后院潜修呢,有哪个不开眼的,敢挑在这时候到古家来闹事?

    古仁禄一身考究的白袍,风度翩翩,一路笑意盈盈地与店铺大厅内相熟的客人打着招呼,听他父亲说,只要他能突破到凝脉境,古家族长之位,终究还是他的。

    长房那个废物资质太差,据说老祖对那废物很瞧不上眼。

    迈步走进厢间,古仁禄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他如同见鬼一般,惊叫道:“是你……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啊……”

    凌越微笑着,又把脸上的容貌,重新变幻成陌生面孔,瞥了一眼如临大敌的那个凝脉中阶随从。

    顿时,那人如遭雷击,浑身颤抖着,低头不敢稍动。

    凌越笑道:“禄少爷,咱们好久不见啊,你说你这人啊,就是不长记性,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我干嘛呢?害得我大老远的跑过来收拾你,你不知道我时间很金贵吗……”

    古仁禄见了边上凝脉随从的反应,打断凌越的调侃,尖叫:“老祖救我……”

    厢间的门还没关,这么突兀的一声嘶叫,使得整个大厅都静了瞬间,众修士纷纷猜测,那里面是谁啊?真是好大的胆儿,敢把禄少爷吓得呼叫老祖救命。

    凌越继续笑道:“真是没有礼貌,既然你喜欢叫,今次就让你叫一个够……”

    突然,一个苍老声音在厢间内响起:“小子,你闹够了没?否则休怪老夫以大欺小。”同时一张手掌虚影成形,正是凝丹高手才会的灵力化虚形,隐隐罩向凌越。

    “呵呵,原来古家老祖也在家,好巧,那等下正好与你聊聊。”凌越口中说着,却毫不示弱,曲指连弹,两枚无形的劲力毫针出现空中,刺向手掌虚影,“啵啵”,那手掌与毫针相击,都消散在空中。

    劲力余波过处,整个厢间一阵剧烈的震荡,墙壁上唰唰掉落一层粉尘。

    “你还是继续叫吧……”凌越嘿嘿咧嘴,一指弹向脸色苍白惊恐的古仁禄。

    那苍老声音再次响起:“道友,何必为难小辈呢……”这次的语气再也没了咄咄逼人之意。

    能够击毁他的手掌虚影,那对方就是隐藏了修为的凝丹同道,而且,修为不会比他低,对方那两下看似轻描淡写,用的却是神识化形攻击,比起灵力化形,更加诡异莫测。

    古仁禄惨叫着满地打滚,要不是凌越控制了惊魂刺的威力,哪还留他命在?

    “道友,还请住手吧,小辈得罪之处,古某在此给你道歉。”古家老祖无奈低头,他古家有产业有店铺,可不想与如此强势而又肆无忌惮的对手结仇。

    至于护坊的那几个老家伙,最是会见风使舵,不搞清楚对方的后台背景,他们谁也不会得罪,最多只是做个和事佬劝阻罢了。

    “呵呵,古道友客气了,我本来就是古家的客卿,只是被这小辈给欺骗了几次,适才气愤不过,才给予薄惩,还请古道友勿见怪,说起来咱们还是自家人。”凌越朝北面空中,拱了拱手道。

    没有再去理会地上翻滚的古仁禄,有时候,杀人并不需要见血的。

    “呃……道友是我古家客卿?哈哈,快快有请,老夫扫洒以待贵客。”古家老祖一愣,随即大喜,不管对方言语是真是假,此举都是给了他古家天大的面子,此时坊市内可是有无数的神识都盯着这里。

    凌越不紧不慢走出厢间,微微仰着头,眼神余光朝四下里一扫,所有在外面看热闹的小修士纷纷低头退避,他们哪有狗胆敢冲撞如此强势的前辈呢。

    “前辈,家祖有请!”古崇文领着几个长老匆匆赶来,他头皮发麻地给凌越施礼,好年轻的凝丹修士,似乎还有点眼熟,只是他不敢多看,一时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凌越没有开口说话,他变化了容貌,就是不想暴露真实身份,背着手,朝后院施施然走去,在他附近盘旋着几道凝丹的神识,一直在关注着事态发展。

    他们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个把修为隐匿得很像是凝脉境高阶的家伙,真的是古家客卿?

    古崇文毕恭毕敬跟在侧后面,一直引到老祖潜修的小院前。

    院门突然打开,古家老祖灰白胡须飘飘,正眯着眼睛等在庭院中间,不用想也知道,这小小的庭院肯定是布满了重重杀阵。

    所有的神识都想看看,这年轻得不像话的家伙,敢不敢走进去。

    凌越停了下来,对着庭院中间的古家老祖拱拱手,随手解下一个兽袋一抖,一头丈余的三阶中级人面妖蛛出现在门外草地上。

    古家老祖脸色猛然一变,手上一晃,出现了一面阵旗,戒备地盯着凌越。

    凌越却不紧不慢又掏出一面长老令牌,丢给身后仓皇急退的古崇文。

    “这是……你是……”古崇文肯定能认出他亲手颁发出的令牌,瞪着双眼惊喜叫道,他已经认出了改变容貌的凌越,被凌越传音阻止。

    三阶妖蛛懒洋洋盘踞在草地上,凌越招手让古崇文与他一起走进院子去。

    所有看戏的神识都跌破了眼珠,那神秘的家伙还真是古家长老,那面长老令牌,以及古崇文的惊喜表情变化,可做不了假,古家这次真是赚大发了。

    一个神秘的凝丹境修士,外加一头三阶妖傀,一下子让古家实力暴涨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