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53章 上门报仇

时间:2017-12-26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收了意犹未尽的摄魂针,伸手一招,抓住一个储物袋和一柄法宝小剑,一颗火球过去,地上的骷髅骨骸化作熊熊火焰,世上从此少了一个凝丹境修士。

    相比上次苦战郑吉斌,这次的战斗就要轻松写意得多,他几乎都不用出手。

    凌越感叹,难怪修真界奉行实力为尊,有实力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他只随便选用几种手段,就解决掉一个强敌,丹魂境,果然是大不一样的境界。

    凌越清理一番斗法留下的痕迹,特别是把蛛线给清除干净,然后再次转向,朝悬云绝壁付家据地飞去,他终于有能力前去付家报仇了。

    来到付家据地外面,正是夜半时分,凌越魂眼扫过,付家据地内外的情况一目了然,守夜的护卫、暗哨,还有付家增派的修士,在魂眼术下无所遁形。

    甚至连据地外面布置的阵法,在凌越眼中也是漏洞百出。

    凌越直接从关口飘然进去,守护关口的几名护卫正在打盹,昏暗的灯光下,没有一名护卫察觉到危险的降临。

    凌越踏足这片他曾经厮杀过的地方,略做感慨,径直走向中间最大的那栋房子,手指轻弹几下,三条从暗中钻出来的大狗翻到在地,那房子的门无声打开,凌越一路走去,看都不曾看一眼两旁的灯火,直接进了最大的一个房间。

    良久,坐在床上打坐的一个年轻修士突然惊醒,睁开眼睛,发现有人站在床前,吓得他尖叫一声,喊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跑来我付家据地?你……想干什么?”

    凌越淡漠地开口道:“干什么?还能干什么,当然是上门报仇来了,就像是五年多前那样。”

    “是你……”年轻修士脸色苍白,他想起了当年那桩悬案,惊恐地喊了几声,见外面什么动静都没有,就知道房间内被布置了阵法,绝望叫道,“你是前辈啊,你不能这样不讲道理……”

    “哦,我记得你们付家一直是不讲道理的,还有残杀凡人的传统。我现在所为,相比你们付家,似乎就不值一提吧?”凌越说完,缓缓抬起左手。

    在那年轻修士惊惧的眼神中,凌越打了一个响指,一道虚形针影一闪即逝。

    这是他晋级到了丹魂境之后,自行体悟出来的魂力化虚形攻击,和道修的灵力化形攻击,有异曲同工之妙用。

    那年轻修士猛地从床上蹦起,双手抱头,全身剧烈绷紧,想惨叫却没有声音发出,“咚”,年轻修士摔在地上抽搐几下,就再也没有动静。

    凌越一晃手收了几面小旗,转身出门,这次他没有每栋房子找去,直接弹了三指,神不知鬼不觉干掉了据地内的其他付家修士,没留下任何痕迹。

    以他现在的修为,对付凝气境修士,简直是简单到了极点,凌越一时觉得索然寡味。

    玄月门位于虹林坊市东南方向两千余里,有一片连绵的群山,号称玄月山脉,早在五千多年前,玄月门也曾经出过灵婴宗师,辉煌了一段时间,只是后来渐渐衰落。

    据凌越了解到的玄月门现状,修为最高的也只有凝丹境高阶,作为一派宗门之主,这就有点不够看了,而且玄月门的凝丹高手也不算多,才十五六个而已,还不如天宗峰一个主峰的高手多,

    玄月宗行事低调,谨守着玄月山脉附近的祖业,连最近的虹林坊市都不敢染指。

    凌越摇摇头,他想不通,付家又凭什么会那般嚣张呢?难道是因为凡人没有实力,才敢肆意欺辱?

    一路飞到玄月山脉外围,凌越转悠了一阵,心中有点感慨,玄月门果然没落。

    除了山门附近二三十里有严密的阵法禁制守护,其他的地方,只是很普通的阵法,如果他发动破障术,最多几下就可以破阵而入。

    相比云霄天宗那气派恢弘煌煌然的护山大阵,两者真是天差地别。

    凌越当然不会干出如此鲁莽之事,他是来报仇的,而不是脑子发热,想要单挑玄月门,收摄气息之后,凌越顶着斗篷,直接飞向玄月门其中一处侧门。

    侧门有两个凝气境修士守护,凌越学着其他人的样,把他抢来的付家凝脉境长老腰牌晃了一晃。

    “师叔您请!”两个凝气境修士的神识在那腰牌上一扫,就紧张地躬身下去,心中还在奇怪,付家的凝脉境修士,进出宗门几时出示过腰牌?

    从称呼上就能看出大宗门与小门派以及修真家族的区别,在大宗门内,凝气、凝脉境修士,统统只能是弟子身份,可以有修为实力的区别,却没有身份上的高低,而小门派不同,凝气境与凝脉境身份上差了一辈。

    凌越大摇大摆飞了进去,他只知道付家山峰的大概位置,飞出一截之后,落到地面,正好有一个凝气境小修士路过,凌越大刺刺招呼一声:“师侄,过来,有话问你。”

    毕竟是在人家地盘,他不可能放出神识胡乱搜索。

    那凝气境修士屁颠屁颠跑上前来,躬身施礼之后,就被凌越的迷魂术给制住。

    两人就这般在路上边走边问边答,很快,凌越就知道了付家山峰的具体位置,还有付家现在的一些基本情况,给那小修士塞了一包灵晶,命令他回去睡上两天,凌越腾空朝付家山峰飞去。

    凭着长老腰牌,凌越一路顺利无比上到付家山峰,话说有谁敢跑到付家老祖的地盘撒野?就连玄月门门主,见到付家老祖也是客客气气的。

    “四长老他们可有消息传回?”付家山峰半山腰的一座富丽堂皇宫殿内,六个修士正围坐着在议事,上首一个中年修士问道。

    “还没有消息传回,离着有点远,传讯符距离有限,族长您再等几日吧。”有人回道。

    忽然,外面传来守卫的声音:“族长大人,有四长老派来的信使,说有重要机密当面禀报,他现在门外。”

    “叫他进来。”坐上首的中年男子朝椅子上一靠,威严说道。

    紧接着,有两人推门走了进来,一个是护卫,一个戴着斗篷,径直走了上前。

    有长老冷哼一声:“还不揭去斗篷,在正堂之上,你这样成何体统?”

    “如你所愿!”凌越轻笑一声,数个兽袋抛出,同时惊魂刺连续施展。

    大厅内一片惊呼惨叫,片刻之后就彻底平息下来,至始至终,守卫都是木然看着,却是被凌越用迷魂术给控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