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48章 冲突,诡异

时间:2017-12-22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温言安慰邱瑜几句,递给野人一个储物袋,让他照顾好小凌蔚。

    里面的丹药、法器和灵晶等物品,给他们四人作为日常修炼之用,凌越这才对许难拱手道:“我还是住锦绣峰,谅那郑吉文也不敢到天宗峰撒野。”

    “哼,他要是敢来锦绣峰,非叫他吃不了兜着走,我回去就与师父说去,居然敢欺负姑奶奶我,我要叫他付出代价。”何金玲挥舞着粉拳,磨着银牙叫道。

    不多时,就有人从山下送来野人与小凌蔚的身份玉牌,把邱瑜高兴得跳了起来,她脸红红的,想与凌越说句感谢话。

    何金玲眼珠一转,恶作剧一推,邱瑜“哎呀”一声跌撞到凌越身上。

    凌越抱了一个温香满怀,心中欢喜,真心不想撒手,暗赞,何师姐偶尔还是会做做好人好事嘛。

    邱瑜如同触电,一时脑中空白,伏在凌越怀中,任由凌越抱着。

    “咳!”野人把小凌蔚的脑袋拨向一边,轻咳一声。

    凌越赶紧放开,邱瑜羞得飞也似的跑下山去,她真是没脸见人了。

    何金玲毫不淑女地哈哈大笑,就连许难都拿这疯丫头没有办法,很庆幸吴师兄当年没有接收这丫头,否则,百兽峰上下只怕是鸡犬不宁。

    安置好野人等人,凌越才和何金玲飞回锦绣峰各自住处。

    何金玲知道凌越满腹心烦,也就没有通知陶大春几人过来,先让凌越静静吧,被凝丹高手如此威胁,确实让人高兴不起来。

    凌越没有出门拜访季秋萍与吼狮灵兽,也没有去黄炳奇那边。

    他现在迫切地想要提升实力,在门口挂了一块“闭关”二字的木牌,启动住处所有的防护阵法,把妖蛛、雪纹妖豹安置在院内,就走进他自己修炼的静室,又布下几层阵法,才放心的盘坐下来。

    修为提升不易,实力却可以通过其他手段或借助外物提升。

    凌越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他把得到的玉简全部翻了一遍,花去几天时间,最后凌越拿着一枚古旧的魂简出神。

    从这枚药材换来的魂简中,凌越先后学到过两门极有用的辅助魂术,此时他全力施展魂识与魂力探查,居然可以模糊的看到魂简内的一些文字符号,让凌越大喜。

    稍一分神,魂简内又是白茫茫一片,凌越知道是他的修为还差那么一点。

    如果他修为达到丹魂境,就可以轻易查看魂简里面的内容,可是现在情势急迫,他等不到那一天了。

    站起来转了好几圈,凌越一咬牙,从玉盒内拿出他剩下的半截养魂木。

    他曾经从典籍中学到一个小法术,可以集中一次释放出养魂木的大部分药力,虽然浪费太大,凌越却管不了那么多,决定试一试,配合他本身的魂力,或许能看清魂简内的魂术。

    调息了半个时辰后,凌越掐诀打在养魂木上,枯黑的树枝忽然开始冒出丝丝雾气,随着法诀打完,养魂木已经被浓雾遮盖。

    凌越张口一吸,一股浓郁的清新气息被他吸进体内,并在凌越功法运转下,缓缓进入他的魂府。

    “轰”,魂府内像是被点燃了一般,液化的魂力急速旋转,就连摄魂针都闪烁着耀眼的蓝光,凌越赶紧把魂简贴在额头,然后运功朝魂简内看去。

    一圈一圈的字迹符文,在魂简的白气中渐渐清晰,凌越催动魂力灌入魂简,并全力记忆着出现的内容。

    魂傀圣印诀,一看就是提升实力的好东西。凌越大喜,魂简这回总算不负他望。

    魂府内的魂力旋转越发快速,灌入魂简的速度,逐渐不受凌越控制,可惜此时的凌越,沉浸在记忆魂简内容之中,他并没有察觉异常。

    又过了一会,“啵”,魂简内一声脆响,似乎是有什么东西碎掉。

    凌越一惊,这才察觉到魂简内出了异状,正要运转功法,控制魂力灌入的速度。

    一团白光突然从魂简深处冒出,卷起魂简内所有的白色雾气和魂力,气势汹汹,朝着凌越的魂府冲来。

    “呸,又是残魂夺舍,不知这次是哪个老鬼魂修?碰到小爷,算你倒霉。”凌越心中冷笑。

    任由那团白光挟裹着他的魂力进入魂府,有摄魂针在,他最不怕的就是夺舍。

    他现在对于魂修是殊无半点好感,三次遇上魂修残魂,个个都是混蛋透顶,难怪会被其他修士联手赶尽杀绝,真特么活该!!

    凌越心下觉得有点可惜,再多给他一点时间就好了,他还没有记忆全那篇魂傀圣印诀,就被夺舍老鬼给搅合了好事。

    把陷阱设置在魂简内,而且对魂力的要求最少要有丹魂境,那老鬼为了夺舍,真是挖空了心思啊,可惜遇到了他,到头来终将还是一场空!

    白光进入凌越魂府之后,还没来得及化作人形,就被摄魂针的耀眼蓝光给席卷笼罩,一声惊呼:“摄魂老鬼的摄魂针,怎么会认他人为主?不可能……混蛋……啊……”

    叫声嘎然而止,没有了白光的控制,“轰”,进入凌越魂府内的白色雾气,猛然爆发,狂暴地掀起魂府内滔天液浪。

    凌越痛得脑中似要裂开,两口鲜血喷出,他眼前一黑,很干脆的晕倒在地。

    养魂木释放的清新气息,魂简内的白色雾气,还有摄魂针吸收了那残魂后反哺的精纯魂力,再加上凌越本身达到液魂境圆满顶峰的魂力,四种能量相互冲突着,搅合着,纠缠着。

    一时间魂府内混乱做一团,特别是魂简内进入的那团白色雾气,就像是油锅内泼了一瓢冰水,导致冲突狂暴得无以复加。

    昏迷中的凌越,痛得才刚醒转,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再次晕去。

    他的脑袋变得有两个头大,不时这里鼓起一块,那里陷下去一片,像怪物一般,显得非常恐怖,血管连续爆裂,血雾喷溅,把凌越整个人都染成了血色。

    在魂府内一直巍然不动、闪烁着蓝光的摄魂针,突然变得很大,从里面探出一只模糊的白玉般小手,对着凌越混乱的魂府一抓。

    所有激荡狂野的能量,面对突兀出现的小手,瞬间静止下来,那小手一合,只刹那间就把所有的能量给收缩凝结成一团。

    白玉小手握着能量团,轻轻一捏,整个魂府一阵剧烈晃动,那小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模糊起来,片刻时间,就模糊得连手指之间的缝隙,和关节都分辨不清。

    小手缓缓展开,一颗鸽卵大小,散发着璀璨光华的青白色珠子,滴溜溜地出现在掌心位置。

    瞬间,魂府内风平浪静,唯有青白色珠子飘散出丝丝淡青色魂力毫光,滋养着凌越受创的魂府、经脉和其他严重创伤。

    不知何时,那小手已经消失不见,摄魂针恢复成绣花针大小,悬在青白色珠子下方,接受着魂力毫光的不停温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