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42章 还乡文书

时间:2017-12-21作者:妖言先森

    “是上林村的十八爷回来了,出手豪阔啊,绫罗绸缎整匹整匹的搬,上好的猎弓猎刀,肉果吃食,都是整车的装,那银子花得,哗哗的响……”

    不到半天时间,送货的伙计把上林村的传奇人物凌东越,从悬云绝壁活着回来的消息,传播得四乡八邻尽知,这也是奇林镇的大事,据说镇长大人,都将要亲自前去拜访。

    萧家村的萧六听说了此事,第一时间就带着一帮萧家兄弟赶了过来。

    凌越正与一众长辈和兄弟,在族长家的大院子里吃酒热闹。

    萧六听得里面的吵闹,心中越发的沉重,他家的二十二弟,可是跟着回来了?他徘徊着,一时不敢进门。

    凌东来听得说萧六来了,顿时一怔,朝凌越看去。

    凌越早就换回了他通常穿的青袍,那身锦服只是为了上林村的面子,他也不喜欢穿,太招摇了,凌越轻叹口气,道:“我来与他说罢。”

    两人站起来走出院子,迎着萧六紧张的神情,凌越抱歉道:“六哥,我没有照顾好正波兄弟,他……没能活着回来,我只带回了他的骨灰和遗物,还请六哥节哀!”

    萧六脸色一白,靠着院墙一下坐倒在地,凌越后面说的话他一句也没有听清,口中喃喃:“死了,死了……”

    跟着萧六来的几个萧家兄弟,对凌越怒目而视,似乎是凌越害死了他们的兄弟。

    凌越接过野人递给他的包裹,待萧六情绪稍稍平复,把包裹递去,道:“这是正波兄弟的骨灰,请六哥收着。”

    萧六一脸茫然地被人搀扶起来,他终于反应过来,双手捧了包裹,紧紧抱着,脑袋埋在包裹上,无声痛哭起来。

    过了许久,萧六才抬起头,眼睛通红,把装骨灰的包裹给边上的兄弟拿着,对凌越躬身道:“多谢越兄弟……我家二十二弟是怎么死的?”

    “找药材的时候,被毒蛇咬死的。”凌越扶住萧六,想起那次意外,心情也变得很差,简单解释一句。

    “哦,被蛇咬死的……那可遭大罪了。”萧六整个人的精神都不是很好,茫然转身,向前面走去。

    凌越赶紧把另一个包裹递过去,道:“这是你二十二弟的遗物,还请收好,请六哥节哀!保重身体!”

    这个包裹有点大,里面装了萧正波穿破的一件旧猎装,还有千两白银。

    凌越很感激萧正波,如果不是萧正波,他很可能走不上修真之路,也就找不到他爹的遗骨,更没有能力将要去替他爹报仇。

    萧六茫然中接了包裹,包裹一沉,直接掉到地上,哗啦一下散开。

    白花花的银锭滚得到处都是,几乎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珠子,只有萧六抓着一件破旧的猎装在伤神,猎装是他送给二十二弟的,他还能认出来,厚实的皮质猎装上,磨损得非常厉害,关节处还残留着斑斑褐色痕迹,可见那里的艰苦、难熬啊!

    凌东来喝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帮萧家兄弟把银子捡起……去人把牛车赶来,让萧家兄弟把银子驮走。”

    几个萧家兄弟赶紧抢着拾捡银锭,连忙说道:“不用,不用。”

    很快把银子给归拢,另外装了几个袋子,他们对凌越的敌意终于消散,他们心中明白,这银子是凌越给他们的,与二十二弟没有半银关系,只有那件破猎装,才是二十二弟真正的遗物。

    凌越拍了拍萧六,无声安慰着失去亲人的萧六。

    凌东来安排几个兄弟,一起护送着萧家兄弟和银子离开,千两白银,足够起歪心思的人做劫匪几回了。

    下午的时候,镇长大人坐着马车,带着六个彪悍的护卫和一车礼物到了上林村。

    “东越兄弟果然是英雄了得啊,为我们奇林镇创造了一个奇迹,谢某代表奇林镇,敬东越兄弟一杯。”镇长亲切地叫着凌越的族谱名字,在酒席上大声夸奖着凌越,一副有与荣焉的神情。

    凌越见过太多的大场面,自然不会怯场,拱手谦逊几句,与镇长一起干杯。

    酒过三巡,镇长不经意地问道:“东越兄弟,能不能请出仙长大人颁发你的奉真还乡文书,让大家涨涨见识,开开眼界呢?”其他人轰然叫好。

    奉真还乡文书?那是什么鬼玩意?

    凌越在回家的路上,早与野人讲了他的故事,此时两人相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疑惑。

    “哈哈,文书当然是有。”凌越不动声色笑道,“只是不知是不是大人口中的奉真还乡文书?还请大人移步厢房,我拿出来让大人检验一二……仙长大人的文书,不宜太多人瞻仰,否则是大不敬啊。”

    他没有听说过什么奉真还乡文书,磐山李村那人也没有提过,何必元在悬云绝壁是活得最久的采药人了,也没有听他说过。

    凌越猜测,以修士的秉性,随便写个字条,就当是还乡文书打发苦熬了三年的采药人,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野人接了凌越的传音,咧嘴一笑,转到隔壁,随便摸出一张纸来,手指一抹,那纸立即变得不同平常,用他平日里制符的符笔粘了一点符磨,在上面笔走龙蛇。

    片刻野人就写就一张还乡文书,在最后画了一个很复杂的符号,稍稍灌入一点灵力,随口一吹,那纸和字都变得有点暗黄,很高雅古朴的样子。

    镇长大人连道:“不敢,不敢。”与凌越朝边上的房间走去。

    那边造假的野人,摸出一个木盒,把文书装进去,和护卫们一起进了房间,至于其他人,则不能进入。

    凌越笑道:“云野,把仙长大人的亲笔文书请出来吧。”

    野人从背包里掏出木盒,轻轻捧着放到桌子上,凌越上前打开,把那张暗黄色文书递给镇长,镇长激动得双手在身上擦了好几下,然后才接过去细看。

    那字写得如龙飞凤舞,仙气飘飘,虽然镇长不大认识里面的内容,但是最后的画押,从不同的角度看去,都闪着明灭的微光,绝对的上仙手笔啊。

    把满脸信服的镇长大人送走之后,那张伪造的文书,连同木盒都被请进了凌家宗祠,让凌越哭笑不得,野人更是闷笑不已,没办法,只得随他们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