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40章 乡情怯

时间:2017-12-21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转了一圈,买了一些衣袍等物品,又兑换了很多黄白之物,坐传送去了一个叫元河的坊市。

    那里属于白璐府范围,离他的老家上林村只有千余里,与野人约定的也是在元河坊市会面。

    元河坊市稍显冷清,凌越逛了逛,就找了一家最大的客栈住下。

    凌越考虑,等事情都处理完了,要想办法寻找一张能增强神魂的二阶丹方。

    高级养魂丹对他现在的魂力修为已经没有效果,与其花费大量灵晶寻找五百年份的药材炼制丹药,还不如找到更合适的丹方。

    一天之后,野人发出传讯符,说他到了元河坊市。

    凌越见到在集市中鹤立鸡群的野人,两人相视大笑。

    野人使劲拍打着凌越的肩膀,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老子的兄弟,就是有种,果然是逃出来了,不枉我在虹林坊市等了你三年。”

    “走,喝酒去,边喝边聊。”

    凌越现在的修为要高出野人两个小级,还是被野人一顿狂拍打得肩膀生痛,笑着拉住激动的野人朝酒楼走去,这集市里人多眼杂,不是说话的地方。

    野人还是一贯的豪爽,进了雅间之后先干掉一坛灵酒。

    他叹道:“看你这修为,日子过得比我要滋润啊,我是哪里都去不得,以前的储物袋被妖兽给收缴,只能在寂霖山脉附近赚点灵晶度日,又怕错过与你小子汇合……唉,也不知小妹怎样啦?”

    凌越一愣,问道:“你没有先去云霄天宗看望小妹?她不知会有多着急呢?”

    野人眼睛一瞪,说道:“我敢去吗?我出来了,却把你给弄进去,你让我怎么和小妹交代?我没脸去,又怕她担心太狠,就托商家给小妹捎了个报平安的玉简,说咱两有点事情要处理,可能需要两三年时间,让她在云霄天宗等咱们。我没让她知道我在虹林坊市。”

    凌越大笑,这样处置最好,举起酒坛和野人碰下,各自喝了一坛。

    凌越小声问道:“在虹林坊市……可有听到什么风声?关于落魂坡的。”

    野人凑近看着凌越,他早有猜测那些传闻或与凌越有关,传音道:“虹林坊市现在是人心惶惶,传闻很多,都担心那四阶妖兽要血洗坊市,总之很乱……落魂坡真有四阶妖兽?”

    他在落魂坡呆的时间不长,就被凌越捞了出来,再则被关押修士也见不到萧炽。

    四阶妖兽能化形,神通法力高深莫测,和灵婴境宗师一样,属于修真界顶级的存在,别说像野人这样的散修好奇,就是大宗门的弟子,都鲜少有见过真容。

    凌越点点头,传音道:“是四阶赤魈,名号叫萧炽,我能从那里逃出来也属运气……”

    简单讲述了他在那山谷的一些事情,凌越隐瞒了武天岚两人的情况,两人出自名门大派,讲出来于他们的名声有碍。

    野人听了咋舌不已,叫道:“我也要加入宗门,否则一个人瞎摸索,又没有资源修炼,何时才能达到那种境界呢?”

    “哈哈,好啊,都加入云霄天宗,大家在一起有个照应。”凌越笑着丢给野人一个储物袋,野人瞪着眼睛,他怎么能随便要凌越的修炼资源?

    凌越抢先说道:“你先看看,要是不喜欢就算了。”

    野人扫了一眼储物袋,然后眼睛就挪不开了,叫道:“这……这是极品法刀?”

    “特意给你留着的,可惜某些人不喜欢啊,没办法,我收回来卖灵晶得了。”

    凌越伸手去抢,被野人一巴掌拍开,喝道:“你小子话也不说清楚,这玩意我能不喜欢吗?算我欠你的,以后赚了灵晶还你……”

    “喂,极品法刀呢?有灵晶都买不到的好东西,谁稀罕你的灵晶?你最少也要拿宝贝来换……”至于宝贝是什么?凌越没敢明说。

    吃饱喝足,两人出了元河坊市,朝上林村方向飞去。

    等到了凌越,野人自不会急着去见小妹,非要陪着凌越回家,他要与凌越一起去到云霄天宗,给小妹一个惊喜。

    野人外表粗犷,内心却是细腻,凌越对小妹的感情,野人早在虹林坊市时候就看了出来,只是没有说破而已,现在两人经此一劫难,野人对凌越的人品更加放心,早把他当兄弟和妹夫看待。

    群山连绵,山高路远。

    凌越飞在云层之上,内心有点小紧张,恍惚间就过去了五年之久,他现在的身份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近乡情怯,该如何向族人解释呢?

    “你最好是什么都别解释,俗话说仙凡有别,与凡俗参杂太深,对你、对你的族人都没好处。修仙破家,破的就是凡俗牵挂……只有破了,才能安心修炼提高实力。”

    野人飞在旁边,他经历过这些事情,能看破凌越的心事,提点说道。

    凌越皱皱眉头,反问道:“那些修真大家族,也不尽是修士吧?其中也有凡俗族人在一起生活。”

    “一个修真家族怎么建立的,你知道吗?修真家族必须得有一个以上的凝丹高手支撑,或者是由凝丹高手建立,等你到了凝丹境,自然能庇护得了族人安危,也就不会在乎些许凡俗之事,明白了吗?”野人对此专门有过研究,解释道。

    “好像明白了,这不还是修为实力决定一切嘛!”

    “修真界本来就是如此,没有实力必须懂得蛰伏、低调,否则是给家族招祸。”

    两人闲聊着,很快越过重重大山,来到了奇林镇,凌越落在偏僻处,转瞬间就换上了锦袍新服,腰挂美玉,身上珠光宝气,俨然是浊世佳公子打扮。

    “不行,这衣服穿着勒得我不舒服,我还是给你做打手护院更合适,看我这模样,也装不来斯文。”野人嘀咕着,扯掉他身上包裹得像粽子一样的红袍锦服。

    最后野人选了一套劲装黑衫穿上,看上去彪悍雄壮,确实是做打手的不二人选。

    凌越一摇折扇,笑道:“随你啦。走吧,去采购一些礼物。本公子……今朝……要衣锦把家还……”

    最后一句是用戏文的腔调唱出来的,拖着长长的余韵,让野人扶墙吐了半响。

    心随境转,以凌越现在云霄天宗内门弟子的身份,以及能重创三阶妖兽的实力,他已经不太在意不入流的付家,玄月门只是一个二三流的小宗派而已,与云霄天宗没法可比。

    至于郑家,还不敢明着对付他,而凌越是挂着古家客卿长老之名,与上林村无关,只要他小心着点,行事不要太高调,应该不会给家族惹来祸事。

    只是西林萧家那个疯子,让凌越最头痛……他一时还想不出对付的办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