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33章 古怪符文(三更求首订)

时间:2017-12-17作者:妖言先森

    巨大赤魈拿了画像,对萧炽抚胸行礼,又看了凌越一眼,压抑着眼中的喜意,然后带着躲躲闪闪的小赤魈走出去。

    萧炽对凌越的识趣颇为满意,笑道:“你安心在此地住着,那碧液寒潭,对你的修炼颇有好处,老夫会全力资助你的修炼资源,只要老夫的伤势痊愈,一切都好说。”

    此话是宽凌越的心,如果萧炽能自己修习人族的御兽法术,只怕情况又不一样,可惜人族法术与妖族的妖术不能共修,风险大到萧炽都无法承受。

    对于这点,凌越看过典籍心中清楚,他只是担心,等萧炽痊愈了,还会有这么好说话吗?他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慢慢地寻找机会脱身。

    自此以后,凌越就在山洞内开辟了一处洞府,暂住了下来。

    他每天的早晚各花一刻钟时间,用破障术帮着萧炽炼化魔气,时间再长,凌越就力不能及了,他的修为实在太低。

    萧炽拿出历年搜刮到的适合凝脉境修炼的丹药、灵酒,大量提供让凌越加紧吸收炼化,还有他酿造的碧寒落魂酒,十年二十年窖藏都送给凌越使用。

    再高年份的碧寒落魂酒,以凌越目前的修为也享受不了。

    时间匆匆过去,山洞不知岁月。

    凌越炼化大量的丹药、灵酒和碧寒落魂酒,再加上山洞内特殊的冰寒磨砺。

    他不觉中突破到了凝脉境中阶,每次给萧炽疗伤,时间能多出近一倍,让萧炽颇为高兴,更加看到了脱困的希望。

    凌越在疗伤的过程中,也得了不小的好处,每天两次下来,基本上耗尽他的魂力,然后又打坐恢复,日复一日,凌越的魂力增强了一大截。

    破障术更是使得炉火纯青,都不用再伸指画诀,心念一动,破障术就发了出去,偶尔还应萧炽的要求,丢上几个清魂术。

    萧炽再也不用常年浸泡在寒潭之中,那张枯树皮似的脸孔饱满不少。

    萧炽心情一好,大手一挥,允了凌越在瀑布外的山谷内自由活动的权利,只要不出一线天峡谷,谷内的灵果与药材除了几处地方之外,其他随便凌越使用。

    以便让凌越快速增进修为,可以更快的帮助他炼化魔气。

    凌越松了口气,腰上挂着萧炽给他的玉佩凭证,大大方方在山谷内走动,最后在山谷的一处角落,布置一些练习飞行用的简单标杆。

    毕竟,飞行术是跑路最好的法术,他必须趁着有时间,尽快地熟练起来。

    在岩石高处搭了一个木棚,做为他日常修炼的住所,凌越把两头妖蛛与雪纹妖豹都放了出来,它们可都给憋坏了。

    凌越在储物袋内翻找丹药,突然瞥见那把杀手用的细剑。

    此时法剑正闪烁着红色的光芒,似乎在召唤着什么,凌越很纳闷,进了储物袋的物品,还可以发出异常的,这法剑算是独一份了。

    他好奇地把细剑掏了出来,打量着细剑上的那些发光的奇怪符文,不知不觉,神识就被牵引着沉浸其中,只刹那间,凌越似乎是闯进了一个神秘的火之世界。

    漫天的大火层次分明,有赤火、有紫火、有白火、还有蓝火、绿火、黑火,各种各样的火焰,怪啸着,席卷着化为一个巨大的漩涡,朝凌越扑来……

    “呔!”陡然之中,凌越被一道喝声打断,他手上一轻,那把细剑被人拿走,漫天的各色火焰瞬间消失。

    凌越眼前一黑,差点从塌陷的岩石上跌了下来。

    他发现身上的衣服几乎焚烧殆尽,浑身烧出了一些奇怪的焦黑花纹,有深有浅,还好没有烧熟,附近的树木草地统统被烧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些灰灰。

    萧炽手上拿着那柄细剑,谨慎地查看片刻,见凌越站起身来,萧炽眉头一皱,教训道:“你小子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你差点就被心火自焚,若不是老夫发现及时……哼!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想研究,你师父没有教过你吗?要记得谨守本心!否则,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凌越恭恭敬敬对着萧炽施了一礼,他现在知道后怕了,要不是有萧炽及时出手相救,他此时已化作了一堆灰烬。

    “说吧,这法剑是从哪里得来的?”萧炽是担心凌越莫名其妙死了,他妖识空间内的残余魔气没人帮他炼化,见凌越一脸受教,脸色稍缓问道。

    “是从一个杀手手中得来的……”凌越捡起掉落的好几个储物袋,手脚麻利地穿上衣服,把他遭遇两个杀手的事情,仔细给萧炽讲了一遍,又讲了刚刚法剑发出的异状。

    萧炽沉吟片刻,挥手打出一道赤光,片刻之后,巨大赤魈出现在山谷内,萧炽把法剑给它看过之后,吩咐几句,巨大赤魈扶胸躬身,匆匆离去。

    “你小子明明长着一副聪明脸孔,差点被人家给暗算了,却还不自知……这是有人在落魂坡外作法,故意激起法剑的符文异常,好引起你的注意,只是一些小伎俩而已,你还真上当了,你呀……”萧炽随手把法剑丢给凌越。

    凌越手忙脚乱接了法剑,眼睛直视前方,再也不敢去看那法剑上的符文。

    萧炽见状笑道:“行了,符文早在老夫喝破的时候就恢复正常……算了,今天给你讲讲,这些符文是什么来历?免得你下次再着了人家的道。相比剑尖上那一丁点的妖蛇剧毒,这符文才是真正厉害的杀招。”

    凌越把法剑放到岩石上,搬来他制作的木椅请萧炽坐下,一脸恭敬请教的模样。

    萧炽笑着坐下:“这符文叫古邑残文,是远古流传下来的符文,还有一种说法,说这是神之残文,具体如何,也没人知道真相。现如今的古源大陆上,能辨认出古邑残文的不足一掌之数,老夫是说辨认,没有说认识。”

    “要想能辨认出古邑残文,就得经受住第一关的心火考验,你小子刚刚勉强算是过关,心火焚身,那滋味可不好受……嗯,你有资格辨认古邑残文了,至于认识吗?连老夫也不认识这怪文符号……或许遥远的天纶星陆上会有人认识吧。”

    古邑残文和天纶星陆?凌越都是第一次听说,他记在心中,等以后回到宗门,再查找典籍做详细了解。

    “古邑残文有一个特点,它的独立符文第一笔和最后一笔,会有一个飞翘的像是尾巴一样的笔划,通常来说,一个独立符文就是一个字符,可以代表很多意思……你不用怕,大胆看那法剑就是,同一枚独立符文,它最多只能勾起你的心火一次,不可能无限制让你心火焚身。”

    萧炽指点凌越辨认,凌越把法剑两面比较之后,发现果然如此,那么复杂的符文,居然只是一个字。

    区区一个辨认,还搞出这么多厉害的条件,这符文是够古怪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