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24章 落魂坡

时间:2017-12-14作者:妖言先森

    小妖蛛舞着镰肢终于赶到,“嘶嘶”声中,小妖蛛接连挡下三人的连环攻击,让凌越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紧接着大妖蛛也飞跃杀到,一边喷吐蛛线一边挥动镰肢,疯狂夹击三个修士。

    凌越吞了一颗丹药,止住身上的伤口流血,正准备配合妖蛛收拾几人。

    突然,他发现山坡上有赤雾朝这边诡异地飘荡过来,那片赤雾远比其他地方的雾气要浓郁了很多,像是有人控制着一般,顺着山坡倾泻而下。

    凌越顿时感觉不妙,他必须尽快脱身,一刻也不想耽误,吼道:“妖豹,咬他!”同时趁着妖豹回头的时候,眼睛一瞪施展了魅魂术。

    雪纹妖豹得了机会正在开溜,听了凌越的呼喝,回头一看,然后鬼使神差地纵身一跃,扑向离它最近的修士,恶狠狠一口咬在那修士的腿上。

    那修士大叫一声,被大妖蛛抓住时机用蛛线缠绕个正着,剩余的两名凝脉境高阶,那个最疯狂的家伙见围攻不成反被围攻,顿觉形势不妙准备开溜。空中的圆脸黑袍修士突然从后面踢了一脚,使其落入小妖蛛的蛛线缠绕,黑袍修士趁机飞退。

    凌越连丢了两个迷魂术,都被黑袍修士诡异的速度给躲开,凌越心头一惊,盯着那黑袍修士离去,直到见不着人影才收回目光,这还是他的魂术第一次施展失败。

    “武坤你个卑鄙小人,你不得好死……”落入小妖蛛蛛线缠绕的修士,高声咒骂道,任务失败他不怪凌越,却对背后踢他一脚的家伙分外恼怒,是那一脚彻底断送了他的逃跑机会。

    大小妖蛛跟着凌越有些时间,潜移默化之下,没有凌越的命令,它们不会轻易吞食活着的俘虏。

    凌越冷笑,也懒得拷问,几刀唰唰过去,两个被绑住挣扎怒骂的修士都是身首异处,连反抗机会都不曾有。

    凌越回头看向那飘荡过来的赤雾,发现断臂白袍修士正好烧断蛛线,从枯焦的灌木上掉落,却陷在赤雾之中似乎飞不起来,满脸恐怖之色挣扎着,很快,白袍修士就消失在赤雾之中,像是被赤雾吞噬了一般,凌越心中一紧,落魂坡,果然是大凶之地,正准备抽身退走。

    两头妖蛛突然“嘶嘶”叫着示警,凌越霍然转身。

    “啪啪啪。”只见先前那飞走的黑袍修士,在空中绕了一圈,又缓缓飞了回来。

    黑袍修士飞近之后鼓掌笑道:“真是精彩!一个凝脉境初阶以一敌五,居然还大占上风,让武某大开眼界啊!”

    凌越恍然醒悟,原来这个黑袍修士才是他一直在警惕的凝丹高手,难怪得先前的魂术对付不了他,藏得可真够阴险的。这家伙或许是出于某些忌讳,不让他自己双手沾上临时同伴的鲜血,还玩借刀杀人,而让凌越代劳,真是好算计啊!

    凌越心中警惕,打量武坤片刻,才拱手道:“失敬失敬,原来武道友是凝丹高手,凌某身上的印迹,估计也是出于武道友所赐?只是凌某不懂,武道友为何先前不尽全力出手呢?而且,以武道友的手段,在进入寂霖山脉之前,就可以轻易抓到凌某,为何非要等到此时才下手?”

    武坤的圆脸上满是笑意,他倒是不怕凌越跑了,以凌越的修为,又能跑到哪里去呢?说道:“武某接到买卖之时,本来不屑与晚辈们一起出手,可是听金主言说,你身怀有神识攻击秘技,颇为厉害,嘿嘿,武某就勉为其难与他们组队,让他们先行出手,试上一试,你果然没让武某失望……至于选在寂霖山脉动手,是金主要求罢了。”

    凌越心中恍然,原来对面的凝丹高手只是想搞清楚他的价值,并不是要对他手下留情,那四个倒霉鬼,都被武坤给利用了。

    凌越见武坤一脸的戏谑轻松,似乎不清楚落魂坡的凶险厉害,否则也不会有心情与他在此地闲扯……凌越顿时心动,何不拖延片刻时间,想办法把武坤一起拉下浑水?或许还能争取到一线生机。

    不是生活在寂霖山脉附近的修士,很难了解落魂坡的状况。

    凌越也是听邱云野韩庚宝他们偶尔谈起,才对落魂坡有所了解,并且落魂坡在近些年出现了一些诡异变化……

    “凌某自知不是武道友一招之敌,只是还有一事不明,尚要请教武道友?若是武道友能够解惑,凌某束手就擒,身上的神识秘技双手奉上。”凌越拱手道,把法刀也收了起来。

    武坤见凌越放弃抵抗,心中越发满意,他想要得到凌越身上的神识攻击秘技,万一这小子没带身上,且不是空欢喜一场,现在证实了秘技的存在,于是和颜笑道:“你尽管说来,若是武某知道,自会明说于你。”

    说罢,武坤在空中朝前走了两步,只要稍稍麻痹凌越,或让凌越分神少许,他就能一举擒获凌越,而不会引起凌越的强烈反弹来一个鱼死网破,神识攻击秘术,连他都有一丝忌惮。

    凌越不动声色退后两步,进入到弥漫过来的赤雾之***手道:“请你出手的可是飞云坊市郑家?还有,昨天那两个杀手,可与你们是一伙?”

    他心中猜测是一回事,得到求证又是另一回事。

    身处赤雾之中,凌越仔细感觉,发现这赤雾很像是某种迷惑阵法,又与阵法有些不同,赤雾里面遍布闪烁的灰色毫光,而他的魂眼术不负所望,可以看穿赤雾中一小段距离,让凌越心中稍安,阵法他倒是不怕,只希望里面没有怪物作祟。

    妖蛛自然是跟着凌越后退,只有那雪纹妖豹四腿发抖,不情不愿地跟着退进了赤雾范围,让它单独面对凝丹高手,还不如和凌越共进退呢,只是在它心中,恨煞了拖它下水的凌越。

    武坤稍稍一愣,道:“杀手?没听说过……我与郑吉斌是朋友,曾经欠他一个人情,这次出手,就当是还他人情罢了。你放心,我只要神识攻击秘技,绝不为难于你……”

    说到此处,见凌越神色愣怔,眼神有点恍惚,武坤大喜,以为是他的言语触动了凌越,手臂突然探出,一个巨掌虚手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凌越抓去。

    两人相隔不到二十丈,对凝丹高手来说是咫尺距离。

    凌越在掌影临身前朝后再退,身形突然模糊起来,跟随着他的妖蛛以及雪纹妖豹都模糊不清,武坤势在必得的一抓,突兀地落在空处,只抓到一把暗红色枝叶。

    “嘿嘿,你小子倒是狡猾,还在此处布下阵法留了后手,待武某破了你的阵法,看你朝哪里跑?”武坤看着身处稀薄赤雾中的凌越,冷笑道。

    凌越点点头,武坤果然不知赤雾的凶险,他要是不懂利用此点就是愚蠢了。

    解下挂在腰间的储物袋,随手丢到脚下,凌越拱手道:“凌某身上所有的宝物都在其中,还请武道友收了宝物,放过凌某这次。”

    说罢,凌越转身朝落魂坡的第一处缓坡走去,身影在赤雾中若隐若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