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10章 冲冠一怒

时间:2017-12-08作者:妖言先森

    另一个凝脉境高阶修士匆忙间翻身避开,叫喊道:“小子,你死定了,你死定了,敢到郑家来撒野……”

    刚刚就是他在叫嚣,也不知他那修为心境是怎么修炼的,凌越对这家伙的嘴脸特别厌恶,手上掐着的迷魂术法诀丢去,那凝脉境高阶修士身躯一僵,再也躲不开下一波蛛线缠绕,被捆了一个结实。

    凌越上前劈手抓住那人,喝道:“还不交人吗?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了。”

    那凝脉境高阶修士晃晃脑袋,醒神之后狂笑道:“难怪阁下敢来郑家闹事,原来凭借有两头二阶妖蛛,哈哈,郑家还没有被人威胁放人的传统,我不管小五抓了什么人,你小子是死定了,你朋友也死定了,啊哈哈……”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响起凄厉的女子尖叫,仅仅半声就戛然而止,惊得凌越与乌龟脸色都变了,那女子似惊恐至极,以至于声音都变调了,他们二人拿不准是不是邱瑜所发。

    “那就是你朋友?哈哈,小五最喜欢折磨他抢去的女人,你们就……”那凝脉境高阶修士以为凌越不敢怎样,继续刺激道。

    凌越摔手推开那家伙,突然掏出法刀,迅猛的一刀劈下去,淡青白色光芒闪过,直接把那嚣张的凝脉境高阶修士给劈做两半,血水内脏流了一地。

    那家伙两眼瞪得老大,至死都不相信凌越敢杀他,因为这里是郑家地盘。

    凌越怒吼道:“你们两个怎么说?还不让那五公子放人吗?无缘无故,在坊市内强抓女修,你们郑家……还有没有一点规矩?说,放不放人?”

    吼到最后,凌越的脸孔都扭曲了,他实在是气愤难抑。

    许难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他一时阻止不及,让凌越杀了一人,那就让他继续吧,郑家的小辈,确实闹得不像话。他听到的传言不少,只是郑家不曾惹到百兽峰,也就懒得去管。

    被捆着的一个凝脉境初阶继续叫嚣:“来杀我啊,你有本事再杀啊,我们郑家没有孬种……”另一个则吓得瑟瑟发抖,叫道:“道友,有话好好说,五公子抓人不关我事啊,我只是郑家外姓长老……”

    凌越手起刀落,干净利落地解决那找死的蠢货,把另外一个家伙一脚给踢开,他决定不再留手,声音低沉,说道:“蛛兄,放开了杀,杀到郑家放人为止。”

    他真不想杀人,这种感觉让他讨厌,但是,不杀人就不能救出邱瑜,他已经不指望与郑家讲和。没见过面的五公子,还有被他杀的郑家长老,上上下下都是这个鸟样,能指望他们讲道理吗?还不如放开了杀呢,你郑家不是强势吗?

    刚刚他也试探了许难的态度,吴洪峰主的那句叮嘱起了作用,否则,许难会阻止他继续杀人。还有坊市内的护坊凝丹修士呢?也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既然如此,那就杀吧!这世道的蠢货太多了,杀他几个又何妨!

    大院附近一片呼喝,破空之声响起,有很多人朝这里飞来。

    两头妖蛛吞了那凝脉境高阶修士的尸身,一头妖蛛朝大树喷出蛛线,顺着蛛线飞到树上,一头则躲在假山后准备偷袭,这是它们惯用的伎俩,看得凌越眼角直抽抽。

    凌越捡起两个储物袋,杀气腾腾立在院中,看着先后飞进来的六个凝脉境修士,喝道:“把五公子抓的人放了,否则,老子要大开杀戒。”

    “狗贼,敢在我郑家杀人,上,剁碎了他们……”有两人扑向凌越,两人扑向许难,一人挥剑凌空斩向乌龟,还有修为最高之人在后押阵,防止来犯之敌另有帮手突袭。

    两头妖蛛确实了得,如此近的距离,匿息之术连对方凝脉境圆满修士都没察觉。

    许难抓着乌龟朝后退去,手上不着痕迹点了几下,所有攻击向他和乌龟的法器都莫名其妙地转了方向,这几个小家伙还不够他看,他想瞧瞧凌越如何应付。

    凌越见许难护着乌龟退后,此举正合他心意,无后顾之忧的他大喝一声,举起冲进人堆,法刀左劈右砍,院内寒芒闪烁,配合着他神出鬼没的迷魂术,瞬间就砍杀一人劈伤一个,现在不是切磋和磨砺的时候,凌越下手毫不留情。

    妖蛛同时发动,十数根蛛线从地面天上袭出,把另外三人捆个正着,凌越冲上几步,灵力灌注之下,刀光如雪,一刀一个,杀得人头滚滚,杀得没有半分犹豫。

    “住手……”

    最后一个凝脉境圆满修士骇然变色,高声喝止道,人却朝后飞退。

    凌越一脚踢开一个人头,回头厉声喝道:“放人,还是不放?”

    犀利的法刀指住重伤倒地,并被蛛线捆住的一个郑家修士,鲜血顺着刀尖滴下,吓得那人面无人色,颤音叫道:“大长老……快,快放人呐……”

    两头狰狞的妖蛛几乎都染成了红色,一口一个,吞食着地上的无头尸体,并很快就到了重伤的郑家修士跟前,吓得那郑家修士牙齿打颤。

    退到远处的郑家大长老高声叫道:“放人,我们马上放人……快把小五那畜牲找来,叫他把人放了!”

    郑家大长老胆寒了,他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凶狠的角色,敢在郑家,敢在坊市内肆无忌惮杀这么多人。即使把小五抓来的人给放了,那家伙又能逃出坊市吗?

    凌越神情冷酷,右手持刀指着地上的郑家修士,边上两头妖蛛左右而立,还不时磨磨牙齿,弄出一些响动。许难背朝众人,悠闲地坐在附近的石凳上,乌龟默不作声站着,再加上地面四溅的鲜血,以及浓厚的血腥气味,整个院子气氛诡异而阴森。

    过了不到一刻钟,外面有多人喊叫:“人送来了,人送过来了。”

    一个娇俏身影出现在院门口,头发和衣服有些凌乱,看到凶神恶煞般的凌越,颤声叫道:“凌越……是你吗?”

    凌越手腕一抖,法刀差点掉落,吓得下面躺着的那郑家修士一个哆嗦,差点没给吓尿。凌越稳住情绪,哑声道:“小妹,让你受苦了……过这边来,有我在,你别怕!”

    邱瑜身后传出一个男子声音,尖叫道:“你先放人,否则,我杀了她。”

    凌越神识扫过,冷哼一声,左手法诀快速打去,那男子惨叫着抱头倒地,手上的法剑丢到一边,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喊叫,吓得他附近的人群哄一下散开,凌越冷笑,那家伙才凝气境高阶而已,居然敢用小妹来威胁他,真当他的惊魂刺是吃素的。

    凌越旁若无人走上前去,拉着邱瑜发抖冰凉的小手,心中痛惜,柔声问道:“他们没伤着你吧?你哥呢?怎么不见他?他不会被郑家……”

    郑家大长老在空中远远看着,见凌越只打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法诀,就诡异地放翻一人,对凌越的手段越发忌惮,心中暗骂,那小畜牲惹谁不好,怎么就惹了如此狠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