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06章 心境的磨砺

时间:2017-12-08作者:妖言先森

    乌不欲立在原地没有过来,林长青见只是几个小家伙朝他飞来,心中冷笑,他有那么笨吗?还会再次落进黄雾之中吗?他在心中发狠,等他腾出手来,他要叫这些嚣张的小家伙好看,然后逃走就是了。

    “砸他,快砸他!”何金玲喊叫道。

    一叠一叠的符箓差点把林长青给淹没,大都是一些一阶符箓,只偶尔几张二阶。

    乌不欲摇摇头,这些符箓对付不了林长青,就当是让小家伙们出出气吧,他只是防备着林长青再次用出法宝。

    林长青勉强稳住体内的灵力,停在黄雾之上,符箓爆发开,噼里啪啦炸得热闹,却伤不了林长青分毫,突然,他脚下电光一闪,符箓中包裹着的一颗珠子爆开,“轰”,林长青察觉到了危险,却是一时避不开,他体内才平复的灵力,比他的反应慢了一拍才被调动。

    林长青手舞足蹈着再次被炸上了天空,身上缠绕着闪烁的银色电光,浑身焦黑得更加难看,空气中还留下一股焦臭肉糊味。

    “乌兄,人我带走了,后会有期。”武姓修士愣了一下,无奈摇头,又快速飞了回来,把空中几乎炸得重伤的林长青接住,留下一句话飞走了。

    林长青没点反应,或许是被气晕过去了吧,被同样的雷珠炸了两次,看他这张老脸朝哪里搁?

    乌不欲呵呵一笑,见何金玲在空中手舞足蹈,就知道是她的杰作,其他人只是受她指使,说道:“你们气也出了,仇也报了,收拾收拾,都随老夫回宗门去吧。”

    把这些小家伙全须全尾带回去,他的任务就算结束。

    片刻之后,一行人朝最近的坊市飞去,黄央央带着凌越飞行,凌越的身体还有点虚弱,又受了林长青那一击,即使被古铜手镯给挡了,还是受了震伤,回去之后必须将养几天。

    “凌师弟,这是伤你的破灵针,上面还残留有蝰蓝绝毒,你最好是慎重使用,或者找到冰晶液之后清洗几遍,把蝰蓝绝毒给消去再使用。其他三枚剧毒的破灵针我收走了,免得给人得去了害人。”黄央央递给凌越一根两寸的银色长针,传音告诫道。

    凌越小心接过,发现这所谓的破灵针,豁然还是极品法器,针尖部分呈蓝黑色,祭炼之后,一般法术形成的护盾护罩都可以穿透,是一件很阴险的法器。

    凌越赶紧把破灵针收到一个玉瓶内,并在瓶颈上做了记号,等空闲之后再祭炼一番,之后就可以随意使用了。

    他的飞刀只是中品法器,以他现在的修为,几乎没有作用了,这破灵针用灵力激发,以他发射暗器的手段,或许有意想不到的作用。

    “呵呵,多谢大师兄,我醒得。”凌越道谢之后,突然记起一事,把一个兽袋丢给附近的蒙天成,笑道,“蒙师兄,你的东西纳到我这里了,还你吧。”

    蒙天成疑惑地接过,神识一扫,然后愣住了,道:“这……”

    “这窝蜂王我没有认主,蒙师兄你先前那些妖蜂折损了多半,万一要是与白一秀斗法台上见,恐怕会吃亏,你认主收着吧,你知道我不会缺少妖兽的。”凌越传音道,当着乌不欲的面,总不能把话说明。

    他们回去之后,蒙天成收服的妖兽将要进行登记,到时再也不能更改。

    其他人都猜到那兽袋里装着什么,他们的蜂王都已经认主,只有凌越,他不需要让蜂王认主,蒙天成感激地拱拱手,什么都不需要多说。

    “凌师弟,你还欠我一头妖兽呢。”黄央央笑嘻嘻提醒。

    “以后吧,以后再说。”凌越敷衍地笑道,见黄央央眼珠转动,不知在动什么鬼主意,凌越赶紧岔开话题,“大师兄,我想请教下,你明明有能力打败那些家伙,为什么要留手呢?除了那些什么规矩外,你肯定还有原因吧?”

    黄央央撇了一眼前面的陶大春,笑道:“你可知道,大春为什么甘愿得了骗子这个不好的名声吗?”

    “喂喂,你们别扯我呀,小心我翻脸……”陶大春抗议道。

    何金玲很有兴趣地问道:“大师兄快说啊,是为什么呢?骗子他不敢翻脸的。”

    除了陶大春,大家都竖起耳朵听着,黄央央笑道:“是路飞雄路师叔教导的,骗人先骗己,骗道也是对心境的磨砺,他骗人的时候,都是一脸发自内心的真诚。为什么?他不觉得是在骗人啊……我只能讲这么多,否则,骗子真翻脸了。”

    “哦……”何金玲有点明白,又有点不明白,只是觉得那家伙不是骗子更好,见凌越也是一脸的沉思,笑着问道,“喂,凌师弟,你那时候明知道他是骗子,为什么还要和他搅合一起喝酒?”这个问题,估计她是憋了好久了。

    “我啊?”凌越笑了,“我当时就想啊,为了一顿酒,他骗我一次不值得吧。喂,大春师兄,你当时是怎么想的?不会是真想骗我一顿酒喝吧?”

    “呸,你当时穷得像叫花子,我骗你干嘛?”陶大春啐道。

    众人大笑,凌越摸摸下巴,他也搞不清楚陶大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

    朋友相交,贵在知心,想那么多干嘛呢。凌越也就肆然了。

    “喂,大师兄,你别耍滑头了,凌越问你的那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呢?快说,为什么要留手?”何金玲不爽的时候管他是大师兄还是谁,骂了就骂了,事情过了她也不放心里去,又能与黄央央玩闹,笑过之后,想起了凌越的初始问题,说道。

    见大家又都关注他,黄央央狡猾地一笑,说道:“我胆小啊,怕惹麻烦啊。”

    “切,你连林长青都敢围困,还用阵法爆发轰他,你会怕惹麻烦?我可是听说过你以前的一些事迹,杀人好像不少吧?与其他宗门弟子结仇也不在一次两次……”何金玲刨根问底,她就是这性子。

    陶大春揭穿他笑道:“他被路师叔训过一次,后来就这样了。”

    何金玲不问了,与其他人一样陷入沉思,说到底还是心境的磨砺,大师兄走的是另外一条路子。

    凌越却是对那路师叔更感兴趣了,问道:“大师兄,能不能替我引荐下路师叔,我也想找他问问。”

    “路师叔早几年去了悬云雄关,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回宗。”黄央央上下打量凌越,吃吃笑道,“我劝你最好还是别见他为妙。”

    凌越追问,他却又不说了,凌越直翻白眼鄙视,装神秘的家伙。

    陶大春接着道:“要想见路师叔也很容易,离五十年一次的宗门新秀大比好像不到四年了,你要是能取得一个大比资格,就可以去悬云北关,路师叔是宗门在那边的负责人。”

    古源大陆上有三座关城,分别镇守在悬云绝壁南、西、北三个方向,在西悬云绝壁的最北顶端的关城,叫悬云北关或悬云北城,号称古源大陆修真界第一雄关,所以也叫悬云雄关,那里汇集了各宗门高手,似乎是防守着什么恶魔鬼怪侵犯古源大陆。

    至于五十年一次的宗门新秀大比,凌越就当陶大春在开玩笑了,以他现在的修为水平,怎么可能在宗门内获得一个名额?

    要知道历届参与的弟子,最低要求也是凝脉境高阶,四年之内,他怎么可能能突飞猛进到凝脉境高阶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