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02章 身中剧毒

时间:2017-12-05作者:妖言先森

    陶大春与何金玲惊呆了,他们发觉不对的时候,已经在极力收摄飞剑,他们那两剑只是浅浅插在对手身上,还在最后关头避开了要害部位,绝对要不了对手的性命。

    但是,红翅金雕不懂这些隐晦的规矩啊,它一直是在卖力的攻击,能够干掉敌人,是它对主人最大的回报。

    “姚师兄也死了……快跑啊……云霄天宗又杀人啦……”还剩余的四个家伙大呼小叫,四散奔逃,在远处的其他修士终于看不过眼,朝这边飞来,准备接应他们。

    红翅金雕把那血淋淋的头盖骨献宝似的叼给何金玲,让何金玲有点哭笑不得,她还不能伤了红翅金雕的积极性,忍着恶心接了头盖骨,赏了一颗丹药给红翅金雕,让它到高处警戒着,然后极度嫌弃地赶紧扔给了看笑话的陶大春。

    陶大春早就收了他的喷火兽,接过头盖骨无所谓笑道:“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大不了……”

    一个家伙慌不择路,朝停在空中的凌越飞坠过去,几声惊呼同时响起,“邵师兄小心……”“凌越小心……”

    凌越接近之后,找机会暗中施展了两次迷魂术,效果让他很满意。

    他见得又有人不知死活,正准备施展惊魂刺,那坠来的邵姓修士突然几下波浪式翻滚,速度一下子快了数倍,凌越抓不准对方的身形,就知道对方有诈。

    “小心……凌越快避开……”

    双方距离迅速拉近,几点寒芒一闪,凌越惊觉不妙,退避的同时,手中的法刀在身前急速舞动扫过,“叮叮当当”几声响,耳畔有风声过去。

    凌越全身一震,感觉右胸一阵剧痛,心中暗叹,到底还是中了对手的暗算啊!

    几乎瞬间,凌越就感觉右胸半边都麻木了,有毒!

    凌越赶紧吞下几颗解毒丹药,身体摇摇欲坠,在空中几乎立不住足。

    “卑鄙无耻之徒,该千刀万剐……”何金玲怒骂,只是他们离着有点距离,赶过来还要两息。

    那使诈的邵姓修士脸上带着得意,停下来控制着飞剑,准备给凌越最后一击。

    凌越摇晃着,突然左手掐诀打去,那邵姓修士尖声惨叫,抱头从天空朝下方坠去,这次是真正的坠落。凌越松了口气,也摇摇晃晃朝下方掉落。

    “快救邵师兄……”“凌越你怎样啦?”

    双方都乱了,各自忙着先去救助己方修士。

    黄央央速度最快,一把抓住凌越的肩膀,见凌越脸上有淡淡的黑气,心中一惊,赶紧扯开凌越的外袍,见得一枚黑色细针插在凌越右胸修补好的内甲上,有黑血流出,顿时怒了:“破灵针,还他妈有剧毒……好像是蝰蛇毒液。”

    其他人一听蝰蛇毒液,各自脸色都变了。

    “扶下去,扶到平台先给凌越疗毒,等下再找他们算账……快点……”

    “卑鄙小人,老娘要大开杀戒,谁特么都别拦着我……”

    凌越在恍惚中,感觉吃了好些丹药,有甜的有苦的,只是他浑身软绵绵的,眼皮子越来越沉重,陶大春在大叫:“不行,这些解毒药没用,大师兄,快去逼那姓邵的小子拿出解药,快去……喂,喂,凌越,听到了吗?让你的妖蛛别捣蛋,听到了吗?”

    妖蛛?凌越反应迟钝,总算明白了,迷糊中鼓起魂识给两头妖蛛下了指令,让它们不要为难自己这边的人。“凌越,凌越,你不会有事,你坚持一会……黄师兄他们去找对方要解药……你别睡啊……千万不能睡……”

    这是谁在哭喊?凌越感觉呼吸非常困难,浑身肿胀麻痒难受,眼睛已经完全睁不开了。

    “凌越……别睡啊,守住心神……我已经叫了乌师叔……你再坚持一会……”

    凌越斜靠在何金玲身上,裸露着上身,丝丝黑血从他鼻腔和嘴角流出。

    何金玲边哭喊边给凌越擦拭,两头人面妖蛛身上的绒毛炸起,在平台上团团乱蹿,口中还在“嘶嘶”鸣叫,不时看看凌越,又抬头看看天空乱斗的修士。

    “你他娘的交不交解药?老子再问一遍?否则,杀光你们这些杂碎……”陶大春大声喝骂着,控制着飞剑大力劈砍对手的法器。

    西林药盟一方现在能战斗的只有六人,那灰衣少年见破灵针伤到凌越,就趁着混乱悄悄溜了,邵姓修士被凌越重创,现在还是头晕眼黑,根本不可能指望。

    黄央央阴着脸,飞剑压制着对方两人,几招就把对手给重创,指着地面的邵姓修士,冷喝:“解药拿来,否则,死!”

    “没有解药……真没有,少爷只给了破灵针,没给解药……啊……你干什么?”邵姓修士啰嗦着,黄央央手一挥,从凌越身上拔出来的破灵针扎在他胸口位置。

    邵姓修士顿时惊慌起来:“我真没解药,真没有啊……快救我……”

    “哦,没有吗?”黄央央挥手吸回破灵针,随手一挥,又扎在他右胸,“没有你就慢慢等死吧!”黄央央不耐烦的挥手几剑把空中缠斗的敌人打落,见邵姓修士身上黑肿,口中兀自大喊救命,黄央央眼神一黯,收了他的储物袋招呼陶大春几人,“他没有解药,先去看看凌越怎样了?”

    几人有样学样把所有的储物袋给缴了,陶大春骂骂咧咧,不小心还搞掉了几条手脚,才飞向平台,那毒针没有解药,只怕凌越这关难熬……

    “怎么样?怎么样?搞到解药了吗?”何金玲见黄央央飞回,连声问道,见黄央央一脸愧疚,她大怒,“都怪你,都怪你,早把那些家伙杀光了,会有这事?会出这事吗?如果凌越有个三长两短,我与你没完……”

    “何师妹,你冷静点,此事怪不得大师兄,都怪对方太卑鄙了……”

    顾芊寒劝慰道,看着凌越浑身都沁出黑血,她也非常难受,凌越救过他们好几次,而且还是为了蒙师兄的事情,才出了这事……

    “快看,乌师叔来了,乌师叔或许会有办法……”蒙天成叫道,在发觉他们的解毒药不管用的情况下,他就捏碎了玉牌召唤乌师叔,果然,对方没有解药。

    现在,乌师叔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