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99章 嚣张无耻

时间:2017-12-04作者:妖言先森

    何金玲跑上前来,惊叫:“哇,它真要认你为主,恭喜师姐……恭喜师姐!”

    黄央央一声嚎叫:“天呐,怎么就我没有妖兽啊……凌越这小子太偏心,亏得我还尽心尽力帮他提高飞行术……”

    其他人都笑了,何金玲虽然没有收服到妖兽,但是她有红翅金雕。

    凌越低头苦笑,他真没有偏心啊,莫非,真是大师兄的人品有问题?

    喜不自胜的顾芊寒忙着与四眼灵狐认主,黄央央缠上了凌越,搞得凌越没可奈何,只得掏出一个兽袋,说道:“我这里有一头一阶高级的雾妖兽,快要突破了,我还没有认主……如果大师兄不嫌弃,暂时先用着……”

    这雾妖兽他本来是打算留给邱瑜的,只希望大师兄看不上没到二阶的妖兽。

    哪知道黄央央饥不择食,他一把抢过兽袋,哈哈笑道:“不要白不要……你说的,暂时先用着。记住,你还欠我一头妖兽,哈哈。”

    一番不要脸皮的话黄央央说得理直气壮,陶大春张了张嘴,最终没敢引火烧身。

    黄央央神识朝兽袋里面一扫,又伸手道:“快把控制玉简给我,还好,没有晋级,要是突破到了二阶,就不容易沟通感情了,哈哈,雾妖兽可是好宝贝,等回去我就到百兽峰找许师叔,请他给把把关关,雾妖兽该怎么晋级……”

    凌越摇头,大师兄就是如此无赖,只得把玉简丢给他。

    像雾妖兽那样买卖的妖兽,都是从妖兽卵孵化出来,然后有专门的法术控制,方便修士之间的交易,一旦妖兽大境界晋级,基本上不能再转手。

    那边的顾芊寒也成功认主,凌越让妖蛛把四眼灵狐给放了,那小家伙畏惧的看了凌越一眼,摇晃着四条短腿,可怜兮兮的躲到顾芊寒脚下。

    一身纯白的长毛粘着黏糊糊的东西,让四眼灵狐本来只三尺高的身体,看上去更加瘦小,那条硕大与身体等长的尾巴蜷缩着,惹得顾芊寒与何金玲大生怜爱。

    顾芊寒一把抱起四眼灵狐,与何金玲一起仔细帮它清洗着。

    何金玲瞪眼嗔道:“臭凌越,你走远点,吓到我们的宝贝了。”

    凌越几个清魂术丢过去,笑道:“我在帮它疗伤呢,何师姐你太不讲道理啦。”

    “敢与师姐我顶嘴,该打……还不快治?愣着干什么?治好了你走远点,没看出来它讨厌你吗?”

    黄央央和陶大春哈哈大笑,与何金玲讲道理,凌越是自找没趣,他不知道何金玲是天宗峰弟子中最不讲道理的一个吗?

    正笑闹着,两道符光飞来,分别落入黄央央和顾芊寒手中。

    黄央央神识一扫,收起笑容快速安排:“虫子被人围攻,我先飞一步,顾师妹与陶师弟第二波赶来,何师妹护着凌越最后赶到,注意安全……走了!”剑光一闪,黄央央去得远了。

    顾芊寒脸色冰冷,抓着符箓收了四眼灵狐,二话不说就御起飞剑朝峡谷口飞走,比黄央央还早了一步,只是很快被黄央央超越。

    陶大春收了他的喷火兽赶紧跟上,口中叫道:“凌越你们别急,注意安全。”

    凌越收了妖蛛,边飞边对何金玲道:“你先过去,别管我,我有妖蛛保护不碍事……快走!”何金玲稍一思索:“我让小红跟着你,防止被人偷袭。”

    呼啸一声,红翅金雕落了下来,何金玲吩咐几句,跳上飞剑快速而去。

    红翅金雕盘旋着飞在凌越前面,凌越鼓起灵力,抓紧朝前飞行,心中暗叹,必须尽快提升飞行术,否则关键时刻都帮不上忙啊。

    等凌越赶到的时候,峡谷口附近已经战着一团,大片的二指妖蜂在空中乱舞,凌越看到远处空中还有三人没动,其中一个他还认识,正是上次那银衣少年的跟班灰衣少年。

    西林药盟萧家,真是嚣张又无耻啊!

    上次那凝丹修士就做出了偷袭的无耻事情,他们是占了便宜的一方,居然还派人来找麻烦报复,仅仅是因为他伤了那银衣少年?

    凌越心中杀意大起,来了十二个凝脉修士,其中有三个是凝脉境圆满,人数整整是他们的一倍,或许,敌人暗中还埋伏了凝丹高手,以萧家的阴险,只怕有这可能……

    “抓住他,就是那小子伤了少爷……少爷说要活的,必须活的。”灰衣少年见到凌越现身,立刻指着凌越,咬牙切齿喝道。

    “凌越,你落到平台上去。”黄央央叫道,不愧为大师兄,一人力敌三人,其中有两个是凝脉境圆满,他似乎依旧有余力,在空中快速穿梭着,一柄法剑凌空来去纵横。

    凌越明白大师兄的意思,果断地落到只剩残破草棚的平台。

    比飞行术,他拍马也赶不上对手,唯有利用地势加上妖蛛来纠缠。

    平台附近有蒙天成与顾芊寒联手对付三个凝脉境高阶,蒙天成使用的是上次托陶大春带来的极品法器棍,妖蜂是他们两人放出来的,只是他们无暇分心指挥。

    两群妖蜂混杂着更是乱糟糟的,真正攻击敌人的时候并不多,最多只算骚扰牵制而已,那迅猛豹在岩石上下扑跃,身上有好几道伤口,先前西林药盟的人过来偷袭,就是躲在暗处的迅猛豹首先发现,并抢先发起攻击,打乱了敌人的计划。

    更远处陶大春与何金玲联手对付三人,喷火兽在地面与一头巨大的牛妖纠缠。

    红翅金雕则在空中协助他们攻击,看上去也没多大的压力。

    “滚回去告诉那小子,我们云霄天宗也不是好惹的,别以为他有个灵婴境的老祖宗,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云霄天宗也有灵婴老祖,比你们西林药盟不差……”何金玲愤然大骂,她对那萧家的印象真是遭透了,无耻嚣张还蛮不讲理。

    “呸,你个臭娘们倒是嘴硬,等下抓到你,扒光你的衣服看你还敢说东道西……”对面有修士怪笑着喝骂道。

    “大师兄,杀不杀,你给句准话?”何金玲气愤地朝满空中乱蹿的黄央央叫道。

    在清楚对方的底细,或不能完全留住对方的情况下,宗门弟子之间不宜结死仇,这是古源大陆修真界的一条潜规矩。

    何金玲很烦这些条条框框,像上次不知情的情况下,全歼无极山那些打劫的家伙才爽呢,对待敌人讲个屁的情面,要不是黄央央一再嘱咐,她早就掏出储物袋内一直闲着的雷珠,轰他们娘的一个痛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