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86章 臭味相投

时间:2017-11-29作者:妖言先森

    老年修士笑呵呵与众人见礼,对蒙天成更是透出三分亲切。

    他把几人领到坊内最大的酒楼——居天下,分两个相连的小院落住下,很快,就有酒席摆在院子的小亭内。

    凌越见老年修士招呼所有侍者都下去了,笑道:“这么好的酒菜,我放蜘蛛出来你们不会介意吧?”口中说着,却已掏出兽袋对着亭外一抛。

    两头色彩斑斓的人面妖蛛落到草地上,旁若无人地伸展着肢体,凌越提着两坛灵酒朝草地走去。

    “呃……这家伙,我能说反对吗?”陶大春对着酒壶喝酒,小声嘀咕道。

    “咯咯,你有本事去说啊,你说啊!你敢吗?”何金玲挤兑道,红翅金雕吓得飞上了天空,尖声鸣叫着。

    黄央央的大小眼几乎都瞪得一样大了,指着两头怎么看都不像是善类的妖蛛,道:“这……这些都是凌师弟的灵宠?”真看不出来,凌越身家这么雄厚,能弄到两头二阶的妖蛛,这可不是一般的家世啊……

    “凌师弟是御兽师,这是我们上次出去,他收服的灵宠。”蒙天成解释道。

    黄央央迟早会知道,凌越既然选择这个时候把妖蛛放出来,就是不想让他难做。

    “他……他……”黄央央惊呆了,这家伙是什么妖孽啊?

    一个凝脉境初阶居然能收服两头野生的二阶妖兽,其中一头还是二阶高级,即使是百兽峰的御兽天才方舟师弟都不能做到吧?

    黄央央顿时明白过来,凌越为什么能指挥得了何金玲的金雕?

    遇到白一秀他们时候,其他人马上把凌越给排列到了中腹位置……因为凌越是御兽师,还是非常厉害的拥有两头二阶人面妖蛛的御兽师!

    凭着这点,凌越确实有资格居中坐镇,受到众人的保护并起到沟通前后的作用。

    “大师兄,别大惊小怪的,那家伙就喜欢嘚瑟,你越惊讶震惊他越来劲……来,咱们喝酒,别踩理他……让他与他的宝贝蜘蛛喝酒去。”陶大春递给黄央央一个酒壶,与蒙天成一碰,三人各喝了一口。

    凌越独自在草地上喂妖蛛喝酒,还招呼空中的红翅金雕:“下来,落下来啊,你怕它们干什么?又不会吃了你。”

    红翅金雕试探了好几次,都不敢落到草地上,那两个毛茸茸的大家伙实在是太吓鸟了,它鸣叫着让何金玲帮它。

    何金玲没好气道:“滚,别来烦我,你去找他啊……你不是与他关系好吗?”

    在一边看热闹的顾芊寒“噗嗤”一声笑了,啐道:“多大个人了,还与小红一般计较……来,小红,姐姐帮你。”

    她拎了一坛灵酒扔到亭子顶上,算是安慰了心灵受伤的红翅金雕。

    黄央央喝了一壶酒,见凌越玩得高兴,也拿了两坛灵酒走到草地上,坐到凌越右手边,他真是太羡慕御兽师了,好奇问道:“我能喂它们吗?”

    他也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妖兽都能被御兽师收服,很多时候需要看缘分。

    御兽师可以控制驱使很多妖兽,能收服的却是少之又少,也不知凌越怎么能越级收服这两头大家伙?

    “可以啊,它们很友善的,不乱咬人。”凌越笑道。

    “噗”,陶大春喷了,两头凶残的人面妖蛛居然被那小子说成了友善?还不乱咬人……也对,它们只吃人好吧。

    黄央央胆子真的很大,他高兴地打开酒坛,把灵酒一碗一碗喂给妖蛛吃,还凭空把亭内的菜肴给抓走,也塞到妖蛛的嘴巴里去,接着那双爪子就摸到了妖蛛的身上。

    看得何金玲几人胆战心惊,这就是传说中的无知者无畏吗?

    “哈哈,它们真的好友善,好可爱啊……凌越,有机会帮我也收服一头妖兽,好吗?”

    “没问题,到时你自己找到合适的妖兽,我帮你试试,成不成只能看运气。”

    “好啊,好啊,兄弟,谢谢你了,有御兽师出手可省事多了。”

    刚孵化出来的妖兽是最容易认主的,只是需要耗很长的时间来培养,还要消耗很多资源,何金玲的红翅金雕就是如此。

    几人听得黄央央那个厚脸皮抢在他们前面,只用了两坛灵酒,就把他们想提而一直不好意思提的要求给提了,顿时不干鸟。

    陶大春跳起来叫道:“大师兄,你排在第五位,可别坏了先来后到的规矩。”

    “大师兄最懂规矩,也最有风度,等凌越帮我们都收服了妖兽,自然会轮到他,他修为高,不急着这一时半会的。”何金玲跟着补刀。

    顾芊寒笑吟吟点头,好像,似乎那两坛灵酒还是她请客呢。

    蒙天成见黄央央要反驳,也笑着开口:“大眼,你不会想抢在我前面吧?”

    这次出来就是为了帮蒙天成,自然要先尽他收服妖兽。

    “我……”黄央央被噎住了,他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发现他这个大师兄似乎当得很失败呢,居然如此不得人心。

    凌越冷笑一声:“叫某人帮我喂下蜘蛛,一个个推三阻四,还是大师兄仗义。”

    这下轮到陶大春几人目瞪口呆了,凌越真是太坏了,打死他们也不会去喂他的蜘蛛,他们被妖蛛整治过,是受害者,留下了很深刻的心理阴影,他们能去喂蜘蛛吗?敢吗?

    “哈哈,对对对,几个不仗义的家伙,凌越说得太对了,你们敢喂两头可爱的妖蛛吗?”黄央央大笑,觉得凌越是越发对他脾气,“别理他们,咱们继续喂蜘蛛,让他们干瞪眼去。”

    蒙天成也没撤了,几人相视苦笑,要是只凌越一人出幺蛾子,凭着何金玲就可以镇压得住,现在大师兄与凌越臭味相投,联手之下他们还怎么斗,他们怎么都斗不过……四人只得悻悻去房间接受疗伤,有专门的药师都安排好了。

    第二天一早,六人从飞云坊市朝南传送了两趟,然后朝东南方向飞去,目的地是望月花谷,一个风景优美而妖兽纵横的凶险之地。

    “前面不远就是望月花谷,我们下去吧,这附近都不能飞这么高,随时会遭遇到成群结队的妖禽,我们去与乌师叔汇合。”蒙天成辨认了方向,朝一个赤色山头落去。

    乌师叔叫乌不欲,正是那天执法堂的烟衣老者,待六人行礼之后,目光在几人身上扫过,粗烟的眉毛微微皱了皱,问道:“蒙师侄,就你们六人?不做更改了?”

    他在心中嘀咕,除了黄央央,其他四人不会是凑数的吧?

    “是,就我们。”蒙天成道,接了乌不欲准备的玉牌,一一分发给黄央央等人。

    “真正遇到危险,就捏碎玉牌,我会出手,代价是你们的寻药时间结束。”乌不欲懒得多说,宗门的安排他抗拒不了,这些小子自己不爱惜,真出了问题可怪不得他,摆摆手道,“你们走吧,半个月内到此处汇合,记得,莫误了时间。”

    蒙天成领着众人拱拱手,从光秃秃的山头飞下去,顺着河谷很快就消失在远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