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83章 两峰冲突

时间:2017-11-29作者:妖言先森

    正吵哄哄乱糟糟的时候,远处传来一声大喝:“住手!”接着就是强横无匹的神识威压过来,是凝丹师叔到了。

    双方顿时安静下来,不服气地相互瞪视着,各不退让。

    “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当宗规律令是摆设吗?当宗门的执法堂是吃素的不成?”一个烟衣老者满脸严峻出现在上空,两撇粗烟的眉毛倒竖着,俯视着众人厉声喝道,“真是好胆,敢聚众滋事,都想与老夫去静默崖谈谈心吗?”

    宗规律令以及执法堂没能吓住这些情绪激动的家伙,静默崖三个字一出,所有人都心中一紧,冲得最前面的几个,又悄悄退回人群当中,没人愿意去静默崖那个恐怖的地方。

    “乌师叔,不是我们要与他们吵架,是他们欺负到墨竹峰来了,还打伤了蒙天成师兄,我们才气愤不过,与他们理论理论,请乌师叔明鉴!”何金玲硬着头皮对空中的烟衣老者行礼,陪笑道。

    何金玲故意避轻就重,不说原因直接把责任扣到对方头上,来一招先发制人。

    烟衣老者双眼如鹰隼般锐利,盯着出头的何金玲片刻,只看得何金玲双脚发软,嘴角的干笑变得不自然才放过她,转头看向另一边,等着他们出人来解释。

    那方脸阔口的大汉朝左右看了一圈,苦笑着上前行礼,呐呐解释道:“乌师叔,我等过来吵闹是有不对,但是蒙天成他欺人太甚,居然敢使卑劣手段抢走白一秀师兄的未婚妻,使白师兄蒙羞,咱们不找他理论找谁?”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白一秀何等人物?那可是云霄峰新一代的大师兄。

    天宗峰这边的修士大为振奋,蒙师兄真是好样的,不声不响就撬了云霄峰大师兄的墙角,真汉子也!若不是有乌师叔在场,他们大有举杯相庆的架势。

    云霄峰修士先前大都不知情,听了此话顿时都愤怒得骚动起来。

    俗话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都是不共戴天的大仇啊。

    蒙天成真是狗胆包天,敢如此欺负大师兄?那个女人忒不要脸,与外人勾搭,当他们云霄峰无人乎?

    烟衣老者烟脸一沉,眼神警告一番云霄峰修士,喝道:“蒙天成,出来,与老夫讲清楚是怎么回事?”

    古堡的阵法和暗金色大门打开,却见是顾芊寒走了出来,她对着空中的烟衣老者一礼,脸色平静道:“乌师叔见谅,蒙师兄受伤颇重,不能出来见礼,我代他解释一番。”

    也不待乌师叔同意,顾芊寒扫过云霄宗所有修士,冷笑道:“我就是你们口中那不要脸的女人。”

    “呃……”众修士哑口无言,这他娘到底怎么回事?没有听说过顾芊寒是白师兄的未婚妻啊?

    “他白一秀做过什么他自己心中清楚,我与他的婚约早几年前就解除,也与云霄峰再无干系,所以,我和蒙师兄之事与他白一秀无干,更不存在什么卑鄙手段强抢之类,希望各位以后留点口德,不要人云亦云,我希望此事到此为止。”顾芊寒冷冷地说完,对空中的烟衣老者再次一礼,直接朝门内走去。

    “芊寒,等等,你听我解释……”几个修士从远处飞来,一人匆匆朝烟衣老者拱手,对要关门的顾芊寒喊道。

    云霄峰修士精神一震,是他们大师兄到了,看那女人还怎么狡辩?

    “白一秀,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叫我芊寒,你不配。还有,你仗着修为暗算蒙师兄算什么本事?以后,请别来纠缠,你的解释我也不听,请便罢!”顾芊寒停住脚步,回头冷冷道,眼中满是鄙视和嘲讽。

    白一秀身材挺拔,玉面星目,配着一身飘逸的白色宽袍,怎么看都让人心折。

    他听了顾芊寒的话语,依旧面带微笑,上前道:“顾师妹对我误会颇深,今日为兄就不与你解释,免得恼了师妹,咱们下次再找机会谈话。”

    不等顾芊寒回话,白一秀又转身朝向云霄峰修士拱手笑道:“各位师弟师妹请回吧,各位的心意一秀领了,请不用为了我的事情,耽误了各位的修炼,更不要触犯了宗门规矩,请回吧!”

    烟衣老者一直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没有阻止,俗话说法不责众,这么多的凝脉弟子,牵扯到云霄和天宗各山各峰,有内门弟子,还有峰主亲传,一个处理不好,就会损了执法堂的威严,事情能够这样理智圆满解决,是最好的结果。

    顾芊寒不想看白一秀惺惺作态,早就关门走了进去。

    云霄峰修士高呼着陆陆续续离去,白一秀回头拱了拱手,笑得有点高深莫测,潇洒地飞走了。

    凌越暗自摇头,希望是他想多了,他觉得白一秀不会善罢甘休,那人给他的感觉是太会装了,很可能这次来闹事的修士,就是他暗中鼓动,很有可能?

    在烟衣老者的注视下,天宗峰各峰修士也陆续离开。

    凌越与何金玲打声招呼,混在人堆里溜了,心中暗笑,他们五人出去一趟探险寻宝,想不到成全了蒙天成与顾芊寒一对。

    也不知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两个家伙闷声不响的就这样勾搭上了……

    左右无事,凌越干脆朝飞云坊市而去,找乌龟兄弟喝喝酒,说说话轻松轻松,一直修炼绷得太紧也不是件好事。

    乌龟手上有了灵晶,又有了凌越的嘱咐,自不会再去集市摆摊。

    他一直在闭关苦修,对于凌越的到来非常高兴,二话不说拉着去酒楼。

    四坛灵酒,五个下酒菜,两人边喝边聊,主要是凌越在唠叨,讲他在云霄天宗的事情,还有这次探宝的过程,不觉就到了下午。

    正喝得微醺,一道传讯飞来,凌越心头一紧,他朋友极少,莫不是……接了传讯一扫:“凌越快来帮手,打起来了。”是何金玲惶急的声音,直接就是叫他去帮手,看来是打得很热闹。

    凌越站起来对乌龟道:“兄弟,我有点急事先走,下次再来喝酒。”

    “好,下次。”乌龟点头,陪着凌越急匆匆朝坊市外跑去。

    出了坊市,凌越纵身跃到空中,对乌龟挥挥手,急速朝云霄天宗飞去,只希望还能赶得上帮忙。

    蒙天成与白一秀之间的恩怨对错,凌越无从得知,但是他相信蒙天成,为了一坛灵酒的人情不惜去冒险、去拼命都要偿还的人,是真汉子!凌越佩服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