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69章 差点着道

时间:2017-11-21作者:妖言先森

    蒙天成点头认同,一脸认真道:“确实是一份人情,必须要还!凌师弟想叫我怎么还?”这份人情的重点在于解围,是关系到面子的问题,不是区区一坛灵酒能还清。

    “很简单,我与何师姐、顾师姐她们要去一个地方探险寻宝,加上陶大春,还差一个好手,想请你走一趟,如果有收获,我们按正常的探险寻宝方式分配,不知你意下如何?”

    蒙天成稍思索片刻,点头道:“好,没问题,我准备一下,出发之前叫我。”

    两人的谈话方式很男人,没有藏着掖着。

    蒙天成即便心中不爽凌越的挟恩之举,但是话挑明了,他也必须要还这个人情。人情再小,也是要还的,这是他的个性决定。

    三日后,一行五人飞翔在蓝天之上,朝东南方向进发,一头红翅金雕忽上忽下绕着五人不停嬉戏,扇起的劲风吹得最后面的陶大春烦不胜烦。

    “姑奶奶,能不能让这大鸟消停片刻,飞得已经是够累了,还要被它折腾。”陶大春负责殿后,忍不住向前面的何金玲抱怨。

    “你和它说吧,它现在可不听我的。”何金玲御使着一柄极品法剑飞行,飞得很轻松自在,只是说话的语气酸溜溜的,瞟了一眼凌越。

    “喂,凌兄弟,管管你的大鸟……”陶大春喊道,却见红翅大雕一个盘旋从斜刺里冲下,“唰”一翅膀就呼了过去,把陶大春给扇得闭嘴。

    凌越飞在第三位,只有他不会御物飞行,而且速度最慢,大家都知道他才突破不久,便以他的速度在空中飞行。

    顾芊寒还指点了一些飞行技巧,让凌越省力不少。

    凌越无奈地冲那头精力充沛的红翅金雕吹声口哨,红翅金雕一声轻鸣,亲昵地飞回凌越身边,还用脑袋去蹭着凌越的手臂,看得后面的何金玲双眼冒着寒光,粉拳捏得发白,恨不得上前撕了那没骨气的扁毛。

    凌越感觉后背冷飕飕的,不用看也知道,身后的何金玲处在爆发的边缘,于是讪笑着拍拍红翅金雕的脑袋,让它到高处去玩。

    他也想不到,好玩似的丢给红翅金雕两个清魂术,结果就造成了这个局面,让红翅金雕对他特依恋。

    清魂术,能清除魂魄所受伤害,具有滋养魂魄恢复魂魄的功效……红翅金雕的魂魄没有受伤,莫非是滋养魂魄的功效?或许是了。凌越猜测。

    蒙天成在最前面领飞,一直是淡然相处,他只是为了偿还凌越的一坛灵酒人情,不想掺和他们之间的热闹,完成了这次探险,他也许不会与他们再有来往。

    五人飞行近一天时间,天快烟之前,顾芊寒指着前方左下一片凹凸不平山丘,道:“蒙师兄,就是那里,有四块大石堆积的位置。”

    蒙天成点点头,率先飞过去落在大石上,神识在周围扫过,然后看向乱石杂草丛中一颗大树后。

    “对,就是那里。”顾芊寒嫣然一笑,朝大树走去,只要有了提示,凭着他们的修为,都能发现那处被她布置了遮掩阵法的细微痕迹。

    飞得近了,才看出这片山丘的乱石中还有残垣断壁的痕迹,只是时间久远了,残垣被风化得很严重,有些砖石随便一踢就碎裂粉掉。

    凌越习惯性用魂眼术扫过,发现了树后草丛中有淡淡的阵法毫光,还看到了树下有隐匿得几近于无的阵法,他以为是顾芊寒所布置,直到看着顾芊寒还差一步将要踩到树下阵法上,而顾芊寒仍然没有停步的意思,凌越赶紧喊道:“等等!”

    顾芊寒收回跨了一半的脚步,疑惑不解地看向凌越。

    何金玲娇嗔道:“凌师弟,你也和骗子学坏了,一惊一乍的吓人玩呢?”

    “我哪里吓人了,最多只是骗人而已……”陶大春低声嘀咕。

    凌越干笑着解释:“顾师姐,你脚下阵法是用来干嘛的?我瞧着有点不对啊。”

    顾芊寒一愣,瞬间俏脸变色,挥手朝后打了一个手势,脚下放缓,慢慢退出数步,其他人都瞧出不对,呼啦一下就散开,天上地下地戒备着,红翅金雕更是被何金玲安排着去高空朝下方,十数里方圆,都处在红翅金雕的探查之下。

    顾芊寒掏出一面金盘法器,仔仔细细在周边探查了近一刻钟,脸色很不好看。

    她咬了咬嘴唇,说道:“有人来过,布置了一个非常隐蔽的缠绕杀阵,还改动了我布下的隐匿防御法阵,使之增加了杀阵功效,如果我踩到了缠绕阵,就会引得杀阵爆发,至少可以重伤最前面的两人,还会波及到后面的其他人。真是好算计,厉害!”

    众人沉默,他们几个就属顾芊寒最懂阵法,连她都差点着道,他们更是不成。

    “凌越,你再看看,周围可还有其他阵法布置?”何金玲看着凌越,建议道,也只有她如此说法不会伤了顾芊寒的面子。

    陶大春看向凌越的目光如同看怪兽一般,御兽师在神识上确实要胜过同阶,但是凌越这家伙似乎强得有点离谱了,连蒙天成这个凝脉境高阶顶峰都没察觉异常……或许是凌越有其他手段吧?

    关系到生死的大事,凌越也不推脱,他在附近仔细一番,摇摇头道:“只看到有那两处。”

    顾芊寒心中松了一口气,若是她动用专门破解阵法的法器还发现不了周围阵法,那将对她的打击会非常大。

    顾芊寒示意其他人退后,她拿出一些红色小阵旗,旗面隐隐的有灵力流动,旗面和旗杆上绘制着复杂的符文,顾芊寒用金盘法器再三甄别之后,把小阵旗小心翼翼地分别插在一些方位。

    凌越看得清楚,顾芊寒所插阵旗位置,都是灵力毫光最黯淡薄弱之处,那或许就是阵法破解的节点吧?凌越心中猜测。

    忙碌了近两刻钟,顾芊寒示意众人还要后退,等退出足够距离,顾芊寒也退出一定距离,她纤手掐诀,轻喝:“爆!”

    她自己则扑倒在一处凹地躲避,并且全力运转功法相抗,身上灵光闪烁。

    “轰”,一阵爆响地动山摇,那颗大树在爆炸声中突兀的拔地而起,在空中就断成一截截,连同枝叶泥砂纷纷粉碎,朝四处抛洒,那附近的残垣乱石被震得粉碎乱飞,四块大石被炸得飞上天空,四分五裂地抛到很远的地方。

    山丘上露出了一个烟黝黝的岩石大洞,还在冒着丝丝白气。

    陶大春破口大骂道:“太他妈狠毒了,太阴险了……差点就着了那家伙的道。”

    连最淡然的蒙天cd微微发愣,他刚才是走第二位,与顾芊寒离着不到五尺,就这杀阵威力突然爆发,没有防备之下他是必会重伤无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