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68章 一份人情

时间:2017-11-21作者:妖言先森

    何金玲她们的事情,内门弟子基本都听说过,但没人愿意和她们一起去,开玩笑,两头二阶人面妖蛛,那可不是吃素的,再说妖蛛洞穴里面也施展不开,去再多人都是送菜。

    “蒙天成是不错,听说从上次的事情中走了出来,修为更加精进,可是,我们怕是请他不动?”何金玲有点顽皮胡闹,但还知道分寸,重新坐下绕着胸前的秀发,皱眉发愁道。

    “他可以请得动。”陶大春进入角色很快,立即开始出谋划策,指着凌越道,“凌兄弟请蒙天成喝过一坛灵酒,依蒙天成的性子,他肯定要还这个人情……奶奶的,当时是我想请他喝酒的,他居然不给面子。”

    凌越想起来了,是那醉汉,笑道:“这样不好吧,只是区区一坛灵酒,就让人家去冒险,有挟恩之嫌呢?”

    “嘿嘿,你不用提什么,只要把他约过来喝酒,何师妹做陪,你再表明你御兽师的身份,他就会主动请缨,就这么简单。”陶大春随口点拨,听得何金玲两人恍然大悟,这骗子真是太坏了,对人性人心的把握到了非人地步,以后要小心点他,别被他卖了还在帮他数灵晶。

    事情就这么定下,后面就是何金玲去找季秋萍,让她出面借两头妖兽给凌越试手,这对季秋萍来说真是小事一桩。

    吼狮灵兽在凌越的院子玩耍,好酒好肉伺候着,凌越每天还用清魂术帮它清理几次,它舒服得不肯回去,第四天,季秋萍亲自找来了,没好气地用青葱玉指点着吼狮灵兽的脑门,把它好一顿数落。

    “凌越,这家伙现在是赖上你了,我也不能让你白养着它,听说你是使刀的,我手头正好有一柄极品法刀,就送你了,以你现在的修为刚好可以使用。还有一些灵晶,算是替吼狮付的酒钱,听玲儿说,它喝了你不少灵酒。”

    季秋萍吼狮的状态,发现吼狮的修为已经完全恢复,而且她与吼狮灵兽的认主印迹完好无损,只是吼狮这家伙有点依赖凌越,这样也好吧,还可以从御兽师手中讨点便宜。

    凌越笑着接了储物袋,这是他治疗吼狮灵兽的报酬,极品法器,正是他现在急需之物,而且有价无市,外面很难买到。

    凌越是爱刀之人,兴致勃勃从储物袋内取出极品法刀,法刀很长,刀身有四尺半长,约四指宽,刀刃和刀背笔直,直到刀尖半尺处才收束着上挑,弯出一个漂亮弧形,刀柄约一尺,与刀身一体炼制,通体呈银灰色,抓在手上沉甸甸的。

    凌越喜道:“多谢季师叔赐刀。”再一,储物袋内霍然装了二十万灵晶,凌越推辞道:“季师叔,这酒钱给得也太多了吧!”

    “呵呵,多的就算是吼狮请你陪它喝酒。”季秋萍心情不错,随手又抛出两头妖兽,道,“玲丫头说你要试试手,你尽管试,这是我从百兽峰借来的,正好让我也长长见识。”

    凌越看着地上两头瑟瑟发抖的二阶中高级妖兽,苦笑:“吼兄,你先出去转转,回头咱们再喝酒,这次不克扣你的灵酒。”

    季秋萍差点被逗笑,这两家伙还真玩成兄弟了。

    吼狮灵兽正待吼叫应答,被季秋萍一个眼神给赶出院门,它这一吼还不吓破两头妖兽的胆,那可是要赔的。

    打发了吼狮灵兽,凌越施展手段对付两头妖兽,基本上没甚大问题,若是加上其他人相助,要解决两头二阶人面妖蛛真不是难事。

    难的是请蒙天成喝酒,那家伙据说是被女子伤透了心。何金玲与顾芊寒几次去请都吃了闭门羹,他不见女修,特别是祸水级的漂亮女修。

    “我去试试吧。”凌越不想拖,等赚些灵晶之后,他还思量着抽时间去看望野人和邱瑜呢,最好是把他们接来飞云坊市,能就近照应一二……就近,嘿嘿……

    陶大春苦笑道:“只能是你去了。”他有自知之明,蒙天成不会理睬他。

    蒙天成住在墨竹峰,山上到处都长着一种纤细坚韧的小烟竹子,叶片也是乌青发亮,仿佛水墨画就一般,一丛丛很有特色和意境。

    凌越落在偏山顶的位置,那里有一座古堡样的建筑,圆圆的顶,半圆形的深青色石头外墙,镶嵌在山体的石壁之上,古堡建筑前有一条弯曲的石子小路,凌越走上前几步,在正门前叫道:“御兽师凌越,前来拜访蒙师兄。”

    过得片刻,暗金色的拱门突然打开,一身白袍的蒙天成显得很精神,眉眼俊朗,只是在颌下留了一蓬大胡子,看上去略显得有点不羁,脸上表情平淡中带着拒人千里的漠然,对凌越拱手道:“凌师弟看着有些眼熟?不知找蒙某所为何事?”

    凌越心中暗道,还是御兽师身份好用,否则,蒙天成可能也不会见他。

    “凌某冒昧,是来请蒙师兄还人情来了。”凌越没有照陶大春的说法去做,开门见山道,他有自己的处理方式。

    “哦,还人情?”蒙天成一愣,马上肃手请凌越进了古堡,两人到大厅之中,坐下之后,蒙天成拱手道,“请恕蒙某孟浪,前段时间忘记了一些事情,不知欠了凌师弟什么……”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贵重物品,只是一坛灵酒而已。”凌越打量着四壁古朴的装饰,悠悠道。

    “一坛灵酒?”蒙天成哑然失笑,随手掏出两坛灵酒放到凌越前面,道,“有劳师弟跑上一趟,那我还师弟两坛灵酒,如果不够我再加?”

    在他心中,已经很鄙视凌越,至于吗?一坛灵酒而已,大张旗鼓跑来讨要。

    “我不需要蒙师兄还灵酒。”凌越摆手,见蒙天成不解,便很认真解释道,“那日在酒楼前,游掌柜不想赊你酒喝,你被两个伙计给挡了下来,陶大春要请你喝酒,你说骗子的酒是臭的,坚决不喝。是我买了一坛灵酒给你,解了你的围,师兄可还记得?”

    “是你!”蒙天成终于记起凌越,疑惑问道,“那你今天过来……”

    凌越大言不惭地说道:“所以,你欠我一份人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