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后的道族 第六百零四章 了不得的季大师

时间:2019-08-26作者:午木丰

    “这地势当真了不得,居然要谋害老夫。”季大师震惊。

    蓝驴道人急忙道“大师与我齐行,关键时候老夫还能助大师一臂之力。”

    “不,老夫很久没有遇到这种惊险的事了,正要借助危机让演算之道更进一步。”季大师拒绝蓝驴道人的帮助,甚至连悟境修士提出的保护也不需要。

    一行人快步前行,几乎不需要蓝驴道人出手,因为很多生灭之力都去对付季大师了,只是偶尔有修士被波及。

    “好可怕,地势也能如此?”不少人惊呼。

    蓝驴道人道“天地有意志存在,这等神异的地势同样如此,当危机来临,它们自然要为生存而努力。”

    “其实,我们人体又何尝不是另外的天地呢?”邹广道。

    修士们目光一亮,觉得大有道理。

    渐渐的,季大师的身形越发灵活迅速起来,几乎如一团风舞动,这与他们印象中的季大师有极大的出入。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因为过于重视季大师的演算而忽略季大师的境界。

    季大师演算精深,他的境界同样高深,已是化境大圆满,此地除了剩余的三个悟境修士,其他修士哪怕半步悟境面对季大师都没有胜算。

    左边虚空无恙,季大师却猛然越向在众人看来较为危险的右侧。

    然而下一刻,修士们目瞪口呆,因为季大师的左侧衣袖化作飞灰,方才要不是他闪到右侧,定然会被生灭之力打死。

    季大师一次避开,刚站稳脚跟就再次闪避,虽说靴子被生灭之力击中,可他的脚并没有收到丝毫损伤。

    时而前行,时而后退,时而还会令人心惊的飞上天空,要知道天空危险,之前受伤的悟境修士都因无法承受而身死。

    悟境修士哪怕是受伤了,也远非季大师可以相提并论,就是那些半步悟境都远远不及。

    有人以为生灭之力都击中在季大师周围,上方就安全了,心急于早些得到造化的他们冲天而起,直往地窟冲去。

    他们最初的确顺利,可也只是飞过数丈,就如雕塑般消散开来,让一些也想冲起来的修士舍弃这个念头。

    “天空依然危险,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季大师那样走在安全之地。”

    “能够如此清晰而准确的把握生灭之力的袭击,季大师堪比道幽氏族人。”

    “演算之道源于道幽氏,可将演算之道发挥到极致的往往不是道幽氏族人,而是那些普通修士,道幽氏也是凭借血脉优势才能屹立演算的高峰。”

    一时间,修士们震惊,一边前进一边看着季大师一个人来来去去。

    就如同一个老顽童,和那看不见的生灭之力玩闹起来,又像是开拓者,为众多修士扫开前路的障碍和危险。

    从季大师对抗生灭之力开始,最初,季大师还能受点小伤,可很快就能有惊无险的与那些伤害擦过,直至后来他一人独舞。

    若非仍然有一些草木被生灭之力击毁,众人都以为生灭之力已经停下。

    或许是玩的兴起,季大师眼中光华大作,神情极度兴奋,甚至还发出挑衅性的轻笑,似乎期盼生灭之力的袭击更加恐怖一些。

    这让众人无言,就连悟境修士都是无奈的轻笑。

    “可恶,倒让他越发熟练了。”陈夭咬牙,多次出手都不能将季大师灭杀,不得已,他将所有生灭之力松开。

    季大师突然不动,有些遗憾的轻呼。

    “想不到,连太极图地势都无法奈何大师了。”

    “有大师在,前方任何危险都可以踏平,那造化就是为我等准备的……”

    “大师演算之道前无古人,不久定然可以凭借演算踏入悟境。”

    修士们赞美,其中最为热情洋溢的当属邹广。

    原本悟境修士就心中警惕,听到邹广的话更是暗中商量起来。

    演算之道玄之又玄,往往能料敌先机,先发制人,没有足够的境界支撑根本无法收拾,此刻的季大师虽然还是化境大圆满,但悟境修士都感觉到了,季大师在与生灭之力的斗争中得到进步。

    这种进步他们很熟悉,是进入半步悟境的征兆。

    似季大师这样的人,只要踏入半步悟境,几乎可以比得上大半个悟境,虽说战力小了些,可要在悟境修士手中逃脱不成问题。

    三人只是暂时的和平,离开此地后定然还要为驱火锣、惊火槌而发生冲突,那时候若是季大师从中做梗,很可能三人都会被季大师偷袭。

    只要一次衰弱,季大师就会成为跗骨之蛆,纵然他们是悟境也相当危险。

    他们以前也知道演算师的厉害,可没想到季大师竟能熟练的将演算用到战斗中,这是一种可怕的事情。

    可正是如此,三人都想将季大师纳为己用,那样一来就能挫败另外两人而独享驱火锣、惊火槌。

    忽然,三人都是一惊,季大师能对付飘忽不定的生灭之力,靠的全是福祸感知,他们对于季大师的念头怕难以瞒过。

    但转念一想,大家都是修士,谁有什么心思的几乎都懂,只是没有言明而已。

    “诸位抬举老夫了,什么前无古人,老夫不过是演算世界一滴水,想要化作洋河还差了很多。”季大师谦虚道。

    修士们心中一凛,季大师此言正说明了他远大的志向,怕是将来要与道幽氏比拼演算之道,甚至有信心最终将道友击败。

    虽说季大师看着很苍老,可修士们都明白,有些人的修行并不着急,一步一步打的极为坚实,往往都是到了寿元即将干枯时才突破。

    在他们心中,最重要的不是境界,而是心中恒久坚持的道。

    这种人哪怕只是玄境修士,将来都会成为一方巨擘。

    毫无疑问,季大师很可能就是这样的人,若说之前还不能确定,经过季大师与生灭之力的对抗后,所有人都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

    “季大师,您有足以自傲的资本,若非痴心于演算之道,怕是您早已成为悟境修士,在世间潇潇洒洒。”邹广羡慕道。

    季大师眼里掠过异光,摇头苦笑道“悟境哪有那么容易,当年老夫还很年轻,一路修到化境大圆满都很顺利,自以为半步悟境、悟境都不在话下,可惜……”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