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玩家之心 第十七章 向家走去【求推荐票!第一更】

时间:2017-10-11作者:月雨白

    雪依旧再下,天都被染成了乳白色,想要看清远处的东西基本不可能,看上去都是一副影影绰绰地模样。

    “妈!我有女朋友了,你拽我干嘛?”远处的男声充满无奈。

    “去年你就这样说的,今年你还这样说。你说有了倒是让我和你爸看看啊。你说你年轻,可是你看隔壁那家那小谁,十六岁就抱上孩子了。儿子,你都快二十了,这可不晚了啊!”

    皑皑的白雪能吸收声音,别看这一对母子吵得这么欢,实际上却传不了多远。那些在玩耍的小孩子们也是一样,虽然玩起来呜嗷乱叫,但是却也不让人觉得烦心。

    大婶的装扮是这个年代东北地区大部分大婶都有的装扮,穿着厚厚地棉袄,将自己包的跟包子一样。头上没有戴帽子,而是用一条厚厚地围巾将整个头都包了起来。

    “妈!我这就去带你看她!”男声说道。

    “不看!你先看看我给你找的这个姑娘!”大婶说着就继续将男子向小艺伎这边拉。

    再次接近,小艺伎才看到两个人。

    当小艺伎与来的男人视线相对的时候,两个人都没了言语。

    “怎么样!娘的眼光不错吧!这姑娘多俊!就是好像是个哑巴,唉,这真是太可惜了。”大婶用可惜地语气说道。

    “妈!”

    “啊?”

    大婶看向自己的儿子。

    “妈,她不是哑巴,她就是我女朋友……”男人小声地说道。

    “啊?不是哑巴我怎么和她说话她不回?难道她是聋子?”大婶说了半天,终于感觉到好像自己的关注点不太对,她确认似的问道,“儿子,这是你女朋友?你没骗我?”

    “当然没骗您了!妈!她就是我女朋友!”男声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肯定道。

    或许是受了电视里正在热播的西游记的荼毒,大婶说道,“你叫她一声看她答应么?”

    男子也是一脸无奈地说了句什么,雪中一身白色羽绒服,白色的织线帽还有两个可爱的球球的小艺伎,笑着回了一句。

    “诶?还真回答了?原来不是哑巴呀!”大婶脸上乐开了花,高兴地就像是孩子一样。

    人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追求,孩提的时候,追求可能就是一块颜色鲜艳的积木,一本好看的画图,上学的时候,追求可能就是早一点放假,青年时期追求可能是一辆自行车,一台车,甚至是功成名就。

    而人到中年,活着还为了啥,对于很多人来说,活着就是为了孩子。

    大婶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甚至一年多以前她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东北农村女人。说有什么见识,有什么眼界绝对谈不上。

    淳朴的她哪怕现在都保有一种传统的观念,她想让自己的孩子早点结婚生子,早一点给自己抱个大孙子。

    嗯……大孙子太淘了,大孙女也行。

    所以,哪怕他的儿子成为了一家企业的社长,成为了上万人企业的老板,有着不知道多少人在他构造的体系里生存。

    他对于母亲来说,依旧是个儿子,也仅仅是个儿子而已。

    “妈!你可以叫她小爱!她不答应您不是因为他耳朵、嗓子有毛病,是因为她的汉语不太好,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干脆不回答了!这是我告诉她的。”高桥一只手拉着小艺伎,一只手拉着母亲解释道。

    “这是个曰本娃?”高桥母亲问道。

    “嗯。”高桥点了点头。

    他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带小艺伎见父母,跟小艺伎的国籍也有一些关系。

    虽然都说曰本的侵略罪不在曰本平民,但是与这不远的丰满水电站万人坑里的累累白骨还在那诉说的冤情。

    731部队的《烟太阳》,也依旧在那里。

    中国人民绝对算不上无情,像是叔叔裴其中那样的遗孤,也都被高桥的爷爷奶奶抚养成人。

    最苦的日子里,哪怕饿着自己家的亲生孩子,也尽量照顾着他。

    但这并不意味着,高桥的父母能够接受一名曰本媳妇。

    当初高桥前往曰本更多的是一种无奈,曰本什么样子高桥的父母虽然不清楚,但是哪怕叔叔说的像是花儿一样,也没有真以为那里就是天堂。

    这颗地球上,任何国家都谈不上绝对的美好。都有它的问题和优点。

    曰本的优点就是经济发达,高桥的父母心想让他去曰本投奔叔叔,挨过那段最苦的日子,赚点钱回来娶一个媳妇。

    带回来一个曰本媳妇?

    想都没想过!

    高桥妈妈脸上的表情算得上是精彩,惊愕、诧异、难以置信,以及犹豫……

    高桥妈妈又好好端详了一会小艺伎,忽然将手上厚厚的皮手套摘了下去,双手握着小艺伎的手说道,“以后你就是俺们家的儿媳妇了!”

    小艺伎虽然不太好,但是却也渐渐搞清楚了大概的情况。

    她没有想到在如此意外的环境下遇到了高桥的妈妈,她有些惊慌失措。

    当高桥将妈妈的话翻译过去的时候,小艺伎的脸上也经过了惊愕、诧异,难以置信,以及惊喜……

    小艺伎之所以有如此复杂的情绪波动,是因为她仔细的了解过了中国的近代史。

    历史无边的厚重感,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因此,她也明白为什么高桥带自己回来,却没有第一时间带自己见父母。

    小艺伎也学着高桥妈妈的样子脱掉手套,两个人就像是样板戏里面两个方面军胜利会师的时候,双方领导者那种激动地、夸张地握手。

    高桥站在一旁,看着这两个可能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没有打断她们,就这样静静地看着。

    回想着这两年来的朝朝暮暮,他的双眼也有些湿润。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原来自己也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出如此多的事情。

    要知道,在记忆中,在上一辈子里。

    他的一生只能说是平凡的一生,一生之间获得的成就,可能都没有短短两年内获得多。

    “走!回家!”高桥牵着两个人的手,向家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