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玩家之心 第十六章 仿佛画一样【求订阅!第二更】

时间:2017-10-11作者:月雨白

    王晓华最后用期望地眼神看向高桥,希望高桥这个说了话自己父母都听的人帮助自己脱离困境。

    被盯了一会,高桥开口了,王晓华满脸希冀。

    “我觉得吧……”高桥看着王晓华的表情,估计卖了一个关子说道,“我觉得吧,年轻人嘛,尝试尝试也好。学习做游戏没有想象的难。而且……开发机配合的学习课程,循序渐进,用曰本那边流行的话说,就是‘猴子看了都会做游戏’。晓华同学,你不会连猴子都不如吧?”

    “猴子?我怎么会不如猴子!”王晓华果然入了圈套,倒不是说高桥的钓鱼手法高级,只是叛逆期的鱼儿太傻,想要让他咬钩,只要说我这鱼钩太高级你咬不上,他就要不信邪的亲自咬咬看。

    上钩之后,去鳞,开膛破肚,若是有土腥味,就过三关油炸,炸的金黄黄的。若是没有土腥味,咱们就清蒸,岂只一个“鲜”字!

    高桥虽然只想说王晓华是案板上的鱼肉,但是越想这鱼越想吃。

    嗯……

    干脆给自己放几天假,和爱爱一起去钓鱼吧。

    嗯……爱爱就是小艺伎。

    但是小艺伎的全名是什么呢?

    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在冬天的北方钓鱼可是别有一番风味。

    湖面上冻结着一层厚厚地冰层,哪怕是解放汽车行驶而过都不会崩裂。

    用凿子在冰上凿出一个窟窿,顺下去一根鱼线。冬天肠胃空空的鱼儿,便可以轻松上钩。

    因为天冷又没什么食物而肠胃空空的他们,虽然说不上肥美,但是却因为“绝食”而罕有土腥味,绝对是冬日的一道美味。

    要说为什么冬天这么钓鱼的少呢?

    还是因为冬天的西北风过于凛冽,从西伯利亚吹来的冷风,在光溜溜地湖面上,仿佛成了威力加强版。

    想要搞一个独钓寒江雪的情(和谐)趣怕是不行。

    高桥之所以不惧寒冷,倒不是因为他的思想如钢铁一般的坚毅,身体如烈火一般能够抵御寒冷。

    而是因为……他有钱啊!

    想要花钱买保暖装备,将自己打包成一只北极熊还不容易。

    当然……

    这样很不经济。

    钓鱼的一套装备,很有可能都能承包一个鱼塘十年八年。

    不过……

    再怎么说,高桥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也能够体验资本主义式的腐朽生活了吧。

    王强和老王的老婆,看着高桥都有点惊讶,以前只是听说万户社长的种种传奇。今天见到了真人,其实也觉得他三头六臂,多么的无敌。

    但是,刚才高桥只说了一段话,就让一点都不想做的王晓华要做游戏了。这可就有点化腐朽为神奇的味道了。

    如果高桥只是一个普通的二十来岁的男孩,或许只能算得上是聪慧,有一点小聪明。但是,加上了他那有神秘加成的万户社长的头衔,就显得异常的莫测高深了。

    “如果有什么不了解的,或者想了解,可以问问那些从曰本回来的同志们。对了!记得去财务部,申请一下制作掌机游戏的专项经费,财务部那边会尽快批下来的!”

    高桥转身回头说道,说完就要走。

    “社长!高桥社长!您等等……”老王老婆喊道。

    已经走到门口的高桥再一次回头,“还有什么事?”

    “俺家老王泡的茶您还没喝呢!”王晓华的妈妈说道。

    “哦哦……喝茶!”高桥用刚刚套上手套的“熊掌”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茶可以喝,不过就不在这麻烦了。”

    说着,他就从怀里掏出了保温杯。

    “呼……”

    屋外下起了萌萌的小雪,拧开保温杯的盖子,腾腾热气翻滚而上。吹上一吹浮着茶梗的水面,稍微那么小小泯上那么一口。

    别提多美了!

    ………………

    高桥这边日渐腐化的时候,小艺伎那边却过上了清教徒一般的生活。

    从来没有懒床习惯的小艺伎,早上一醒来,就看到窗外下起了雪。

    虽然没有任何人要求她,在万户中国也罕有人要求她。她就到了楼下,从自行车棚子里拿出了一把大扫帚,开始扫了起来。

    万户中国一是为了方便下属,让下属有更加宽松的心情,更加专一的态度去做他们的本职工作。又因为有那么多万户的家属要安排,万户的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厕所,甚至是每一个楼道,都有专门的人每天负责清扫。

    虽然平日里不至于像高桥回来那天,像是狗舔了一样的干净。但是,在整个中国的范围内都能算得上是干净了。

    要知道,万户中国所在的地区,可以算得上内陆了。没有海洋的滋润,雨没有田铎,风又不小,想要“一尘不染”根本就不肯能。

    小艺伎这样扫起了雪,倒是让出来的有点晚的扫地大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闺女!闺女!”大妈喊道。

    尽管小艺伎努力的在学中国话,尽管日语里面有许多训读的汉字,但是对于从小学习曰本语的人来说,学习任何一门外语,还是相当于自带了一个强力的debuff。

    这和聪明与否关系不大,是因为曰本语的兼容性不是很好。

    小艺伎虽然转过头去,知道有人叫自己,但是却不知道叫的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想来日语大婶也听不懂,她就指了指扫帚,又自己扫了起来。

    “哟!这么俊儿的姑娘不会是个聋哑人吧!”大妈看到小艺伎刚才看过来白嫩的小脸,还真像给这姑娘介绍个对象呢,自家的儿子年龄就正合适,二十郎当岁。这姑娘这么俊,相信儿子也一定很喜欢,但是如果是个聋哑人的话……

    大婶的脑袋一下子像是万户正在调试中的超级计算机一样飞速的运转起来,如果不是今天天冷,还下着雪,有着这大自然降温。

    或许……大婶的脑子现在已经烧成了豆腐脑了。

    对!

    有了!为什么不让自己的儿子来看看呢!

    这样贤惠的女孩,就算是聋哑人又能怎么样呢?

    大婶想着想着,就跑了起来。

    小艺伎听到奔跑的声音回过头,看到大婶已经跑的在雪中只能看到一个影影绰绰地人影了,她便又低下了头,开始扫雪。

    天越来越亮,万户的孩子们,也一个个跑出来,打起了雪仗,在雪地上翻滚了起来……

    万户中国的一切,仿佛就是画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