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玩家之心 第二十章 美国方块机的来源【求订阅!第二更】

时间:2017-10-11作者:月雨白

    帕金森是一名普通的美国公民,是一位小企业的企业主。

    前几年电子游戏的火爆,他的玩具经销公司,跟随市场潮流狠狠地吃了一大(和谐)波红利。甚至,已经有多余的精力和钱财,去关注曰本和香港等传统玩具产地之外的市场。

    他不太喜欢名校的毕业生,不是因为他们太书呆子,也不是因为他们愚笨,高分低能都是忽悠底层白痴的。他不喜欢反而是因为他们太聪明,学习东西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太强了。

    哪怕来他这里的工作,是他们人生中的第一次工作,但是只要给他们一个合适的环境。普通人十年才能掌握的专业知识和销售技巧,他们一年就能掌握。

    这就是教育的力量。

    帕金森不喜欢接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才,他们让他感到了深深地危机感。他今年五十三岁,在企业家中,还算年富力强风华正茂。

    虽说企业只是一个小型经销公司,看起来不太起眼。但这家公司,却是他从十六岁出来打拼,几十年摸爬滚打,一砖一瓦垒砌的企业,其中的辛酸苦辣,不足外人道也。

    这些年的经历,让他觉得自己吃透了市场的尿性,掌握了掩藏在表层乱象下的真理。

    经历过许多的他,对于自己的知识异常珍惜。就像是一个吝啬如守财奴般的巨龙,珍惜着这些属于自己的精神金币。时刻提防着企图“偷取”他宝贵财富的“坏人”。

    他希望公司上下,除了自己没有一个明白人。但这个想法显然不现实,一堆庸才只会让事情越来越乱,公司越来越糟。

    明白人是刚需。

    但是,如果一个人思路清晰,既聪明又勤奋,随着狂热工作,经手的工作越来越多。这又让帕金森感到了危机感,难道想把我的东西全学走,出去自立门户和我抢饭吃?

    这可不行!

    不管来到帕金斯商贸公司的明白人到底有没有这样的想法,帕金森都已经有了这样一个先入为主的想法。将他们开除!如果他们的能力确实很强,又有资本直接自立门户和自己抢生意,那就动用各种手段搞臭搞死他们!

    不过,最近帕金森苦思冥想很久,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将这些人忽悠到那些落后的国家,例如亚洲——中国。

    没有一个好平台,就算是能力再强又能怎样?

    让他们和美国的业务绝缘,就算他们是来自氪星的超人,离开了这个环境,也闹不出什么风浪。

    呵呵。

    让这些该死的好学生,都去中国、印度、非洲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蹉跎吧!听说那里很封闭很保守很混乱,处置死刑犯,都是用大炮轰杀。

    最好他们都能死在那面,这世间不怕蠢人多,就怕聪明人多啊。

    大概,帕金森的员工,从来都没想过一直以来都很和蔼,说话都细声细气地老板,内心居然是如此的险恶。

    名为尼克的帕金森商贸公司派中国业务员,就算知道也会淡然一笑,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供职的经销公司,已经有数十年历史之久,却还是一个小公司,被一个个后起之秀赶超过去。

    守着一块姜饼,把它当成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时刻害怕别人抢他偷他。

    这就是老板帕金森的局限之处,也是这么多年公司“稳定”在小企业状态的原因。

    他慧眼识珠,有一双善于发现才能的伯乐之眼。然后,大缠一挥将他们用土埋上。

    在他还以为别人对他有企图的时候,别人已经把他远远的甩在身后了。

    偶尔相互之间谈论起他的时候,言语间总是略带蔑视。不过,由于相差的层级太远,他也听不到就是了。

    ——————

    今年二十四岁的尼克,在帕金森玩具经销公司上班,这家公司自己不从事生产,一切销售的玩具,全部从外厂采购。

    当老板和他说,要把他派遣到亚洲,负责亚洲方面玩具采购事宜的时候,他虽然有所不安,但更多的是兴奋。

    这是他在心中亚洲的形象是。曰本,东京,充满异域风情和未来科幻感的繁华大都市。

    然而,当他提着行李箱,下了飞机,却猛然发现,他降落的地方不是曰本,更不是东京。而是中国,是北(和谐)京。

    当他被一群黄皮肤,穿着单色衣服的群众,用围观北(和谐)京动物园里奇珍异兽的眼神盯着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住进友谊宾馆,赶紧联系国内。

    电话那一头小老板说,中国是一个刚刚开放,有着八亿人口的大国。无论是作为生产地,还是未来的销售地。都是一片广阔的市场。

    你作为公司的探路者,应当对公司选中你感到荣幸。现在,我任命你为公司中国区首席执行官,你将有使用十万美元的权限,好好使用,我看好你哦。

    尼克深深地觉得自己被小老板欺骗了,不过,到了中国,就到了中国吧。就他这一路上的见闻来看,这里虽然贫穷,虽然落后,虽然土里土气,治安却还不错。至少,生命安全方面无须担心。

    穿着老土单色衣服的平民百姓,有不少脸上都挂着璀璨的笑容。这是一个虽然贫穷,却充满活力的国度。

    他身上的美元被强行兑换成外汇券,在友谊宾馆吃住几天,他发现这里的食物蛮好吃,价钱也不贵,就是旅游来这里都是不错的选择,至少他觉得值飞机票的票价。

    这样闲适的时光一晃几天就过去了,每天都吃饱喝足的他,终于想起自己不是来度假,是来工作的。

    那么,去哪里找生产玩具的厂家呢。

    他把他的需求和服务员一说,服务员没过多长时间,就告诉他,有一个省级的交易博览会正在举办当中,问他要不要去,如果去,宾馆方面可以代办火车票。

    九月十日下午五点,尼克离开友谊宾馆,下午七点坐上了前往东北地区的火车。

    绿皮火车速度不快,软卧隔间里,只有他自己。

    穿过连绵不绝的农田,穿过一个又一个小城镇。八月五号清晨,他终于赶到了吉(和谐)林省的省会长春市。

    拿着友谊宾馆帮他开的介绍信,以及一份地址纸条,中午的时候,他来到了吉(和谐)林省交易博览会现场。

    雨气朦胧,冲散了暑气。穿着短袖的尼克,进入了齐交会会场。

    进入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丝绸,他对这东西没兴趣,再往里是中国瓷器,继续往里,是一些干制的土特产。再往里,就是各种各样的机械设备了。

    此时此刻的尼克,是在心里叹着气的。落后,土气,俗套,是他对这场交易博览会上看到一切的总结。

    不是说这些东西不好,实际上,会场最中央的丝绸,有些他在美国就看过。由此可以印证,这些东西绝对是有销路的。

    不过,他所在的公司是玩具经销商,不是丝织品经销商,这些东西再好,销路再广,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

    来都来了,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玩具吧。

    尼克抱着这样的心态,在会场里溜达了起来。不管是哪个边边角角的展台,他都要看到。

    越看越心凉,几乎所有展台,都没有和玩具有关的东西。

    直到,他再向后走才在一个不大的展台上,看到一个模样方正仿若游戏机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