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玩家之心 第二十四章 玲玲,你怎么在这!

时间:2017-10-11作者:月雨白

    ,更新快,,免费读!

    “回去吧!外头太冷了。”来人对着站在甲板上的高桥说道。

    乘船出了东京湾,先进入东海,再进入黄海,海面上一望无际,冬季的冷风从西北方向吹来呼啸而过。

    站在甲板上的高桥,凝望着地平线的尽头,想着自己回家要做的事情。

    因为要过年了,颜卓已经乘飞机回到了中国,他想让高桥跟着他一起坐飞机,不过高桥拒绝了。

    上层建筑确实需要打通,但不是现在,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那些与北(和谐)京官员的酒桌上。颜卓拿了高桥很多钱,同样也带了帮高桥疏通上层的任务。

    高桥和叔叔不可能一起回来,两个人都走了,万户就没有可以信任的领导者管理了。

    高桥跟着身后比自己年龄大一两岁,但还是青年的跟班回到船里,觉得时间颇为漫长。

    现在曰本飞往中国的飞机,只有北(和谐)京-东京这一条线路,高桥不想去北(和谐)京就只有坐船。而坐船也没有想象的近,绕了一大圈才从黄海登陆丹东,在随行人员的陪同下,登上了开往老家县城的绿皮火车。

    ——————

    “老王,你说靠谱么?有一个曰本公司的大老板要来咱们这旮旯投资?咱们这穷山僻壤的有啥。也就那市里有个曰本人留下的丰满水电站,剩下那帮曰本鬼子盖的东西不都在长(和谐)春。”

    县委组织部的老同志王重,瞅了身边的家伙一眼,又朝着前面那一大堆人努了努头说道,“你看那边不光李县长在,刘书记在,分管经济的钱县长在,还有那些省里面市里面下来的头头脑脑,你觉得这事儿有假?我听说中央那边都惊动了,要是这桩投资能成,咱们这也算是发达了。”

    坐了好几十年冷板凳的家伙,依旧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在他们县投资。天寒地冻的交通都不便利。

    没看建国后省会都从市里挪走,挪长(和谐)春去了么。难道……那曰本鬼子在这边有小崽子?

    不应该啊……那帮遗孤不都回曰本了?

    孙股长想当然的以为曰本大公司的老板,就是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头子。

    寒风猎猎,主要的领导干部们一个个分了一个小怀炉,揣在衣服里暖烘烘的。主要跑腿的们,则在有限的程度下,尽量找风吹不着的地方。

    最可怜的就是那些从各个小学挑选来的小学生,她们组成的队伍在小小的火车站门口排成两列,不光没有怀炉,也没有躲避风雪的地方。一个个小脸小手冻得通红,想要跺跺脚搓搓手。带班的老师还一个劲儿的大声喝止,骂骂咧咧的咒骂起来。

    “还得多长时间才来啊……”孙板凳躲在房檐底下望着灰暗的天说道。

    ——————

    没有提速的绿皮火车很慢,不过与外面的寒冷相比,车厢内要算得上暖和了。

    列车员拎着热水壶从车厢这头走到那头,一个个乘客都选择填满手里的容器,高桥也不例外。

    他捧着搪瓷杯子,吹着上面冒出的白烟,不时的望向窗外。这具身体里离开中国时的记忆也不断涌现。

    同样的绿皮火车,同样的冬天。

    “儿啊,你到那头好好工作,挣大钱!在村里呆着没有前途啊,有空看看书,娘听说村里的医生说过,知识改变命运……”

    高桥的眼睛里渐渐浮起了水雾,他旁边的跟班看着铁路两侧低矮的房子,不合时宜的说了一句,“中国还是这么穷啊……”

    高桥听到跟班这种根本不把自己当中国人的态度也没生气,气也气不过来。尽管大多数去曰本的人依旧是底层,但曰本经济好啊,哪怕是底层,那也水涨船高比中国强。

    虽然高桥没听说过大学教授放弃教职去曰本板砖的,但他还真见过一个在国内当高中老师的高级知识分子去曰本通下水道。

    贫贱万事哀。

    落后就要挨打,而贫穷就会遭人唾弃。

    高桥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让自己的国家富强起来,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也就自然会销声匿迹。

    坐了一夜还多的火车,第二天火车终于开到了高桥的目的地。

    火车站虽小,但是来往的人流却并不少。这年头高铁不用说那自然是没有的,而小客车虽然有,但一天也就那两趟,贵还不说,运力也有限的很。唯有这同样一天只有几趟的火车,才是真正廉价的交通方式。

    这天亮出入火车站的人都有一个疑问,那就是火车站门口那些一看就是官的中年人们,以及那些小孩子究竟是等谁的。

    不是说那些大官都不爱坐火车,爱坐小汽车么?

    而且,什么样的大官能让县里这些老爷们在冰天雪地里等上两天之久。

    “喂,老王,那富商咋还不来?咱们这都等第二天了,我昨天回家一看,手都冻出一个大冻疮。摸了点樱桃酒,才好了点。不过,我看今天回去就又坏了。”

    “我怎么知道?我知道和你一样多。”王重也没有啥好语气。

    “来了!来了!都精神点!曰本富商来了!”跑腿的小办事员从火车站里跑出来,大声的喊道。

    “赶紧把花举起来!口号还记得么?一会别喊错了!”领队老师大声的喊着。那些没有资格进站接富商的官员们,不管肚子里有多少怨气,但也一个个打起了精神。

    “社长,那里有人举牌子,好像是接咱们的。”跟班指着几个穿着军大衣的人说道。

    “不用管他们,咱们先出去走,要是之后他们问咱们为什么没去找他们,你就说我日文不太好。他们写个全是假名的牌子,我看不懂也正常。”高桥说道。

    他和几个跟班一起走出了火车站。

    省里的领导和市里的头头看着全火车的人都下光了,火车都开走了,其中一个摸了摸头上的冷汗说道,“富商会不会下错站了……”

    “小刘,你去联系一下铁路,问他们看没看到有曰本贵客下错站。”

    “是!”

    ——————

    高桥走出火车站,被四个人环绕在中间的他确实有些显眼,不过也没在脸上写着我就是曰本富商。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他看到火车站外面两行在冷风中喊口号的小孩子们,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高桥喊道,“玲玲,你怎么在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