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玩家之心 第四十八章 绝不动手

时间:2017-10-11作者:月雨白

    ,更新快,,免费读!

    高桥按下两次快门,柯达牌的相机发出两声“嗑哒,嗑哒”的声音,两张图像就印在了胶卷上。

    照完相高桥没有多做停留,而是去取他前两天送来的皮鞋。

    意大利的手工皮鞋,虽然看上去逼格满满,但质量实在不敢恭维,高桥一共才穿了不到一周就开胶了。好在终身免费维修,除了费点时间,没什么别的损失。

    高桥拎起装着修好皮鞋的袋子,坐上了日比谷线,过了六站在秋叶原下车回到公司。

    公司里派出去的人才回来一半,回来的人都把相机交到一个临时搭起来的暗房,这边等人的时候,暗房就会把相片洗出来了。

    “回来的人排队报到。”工藤裕司人还没进屋,声音便已经传了进来。

    屋子里的交谈声瞬间停止,坐在椅子上的人,也都站了起来。

    高桥站在队伍的最后,听着前面的人汇报销量。

    “五十!”

    “一百!”

    “三十!”

    “二十!”

    ……

    不同的人说着不同的数字,他们说完后,又在桌子的本子上,写上自己去的地方,自己的名字,以及记录的销量。

    过了二十多分钟,才轮到高桥。

    “十七。”

    高桥和前边的人一样说着数量,然后写上地址、姓名以及销量。

    等在高桥之后才回来的几个人,也说完销量填完地址。工藤裕司先说道,“辛苦大家了,今天对于公司是个大日子。首日销售的数量,要是等任天堂告诉我们得几天。为了先对销量有个概念,今天把大家都派出去了,辛苦大家了。”

    说完套话,工藤裕司等了一会,看着表格说道,“目前大家统计到的销售数据一共有一千七百二十台。销售数据还不错,发售才开始三个小时,就能取得这样的数据,是个好兆头。都先休息休息,等剩下的人都回来了,咱们再统计一次。宫崎你去问一问照片出来多少了,把洗好的照片都拿来。”

    “是。”宫崎应完,直接往暗房走去。

    一九八五年,哪怕是在曰本,拍摄冲洗彩色照片的成本都不低。再加上彩色照片洗起来有些复杂,时间也要更长一些,所以这次用的都是黑白胶卷。

    暗房说是暗房,但并不是漆黑一片没有半点光线的。红色的光亮点亮暗房,工作台的池子里,满是不知名的液体。

    一张张已经洗好的照片,像是晾衣服一样,用夹子挂在了绳上。

    “把洗好的照片都给我。”宫崎在屋外喊道,过了一会从门缝里塞出一个信封。

    “社长,这是照片。”宫崎把信封交给工藤裕司。

    工藤裕司一张又一张的看着,看着每张照片里购买《淘金者》的顾客的年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他看到了一张远远拍摄的照片。看上去似乎是在银座,照片中间隔着玻璃坐在室内的两个人,有一个看起来有点像游戏部部长小口京介。

    “这张照片谁拍的?”工藤裕司举着照片问道。

    附近的几个员工看了看都摇了摇头,远处的一个个凑近了看,高桥看到照片后说道,“这是我拍的。”

    “这个是京介?”工藤裕司指着照片里的男人问道。

    高桥说道,“我不太确定是不是游戏部部长,我看着有点像,正好有相机就拍下来了。”

    “在哪拍的?”工藤裕司问道。

    “银座。”高桥回答。

    “你去银座干什么?”

    “我去取鞋,社长带我去买的意大利皮鞋坏了,我前两天送过去,今天趁早就去取回来了。”

    工藤裕司听到高桥的解释点了点头,虽然最近较少在公司里看到高桥的身影,但是从隔壁的漫画社听说,高桥每天都在那工作到很晚。

    尽管工作时间长度,不能说明一个人的工作成果到底有多少,但是有哈德森和小学馆合作内容的杂志最近销量大涨,已经证明了高桥工作的价值。

    “那个女人你认识么?”工藤裕司问道高桥。

    高桥摇了摇头。

    “社长,这个女人我好像认识!”旁边的一个职员说道。

    “她是谁?”工藤裕司转头看向说话的职员。

    职员翻了一会自己的口袋,翻出一张名片双手呈给工藤裕司说道,“就是这个人,这是前些天我去南梦宫的时候,她给我的名片。”

    “福原未央?”工藤浩看着名片上的名字嘀咕道,“你那天是和小口部长一起去的么?”

    “没有。”职员摇了摇头。

    “嗯……”工藤裕司抬起头看了看高桥,手指不停地在桌子上敲击着,可能在思考着什么。

    搭话的职员,原本还想在社长面前秀一秀自己的存在感。可惜社长问完几句就再也不说话了。急于表现的他,怕打扰到社长思考挨骂,只能悻悻地站到了一边。

    高桥也悄悄地朝后退了几步,退到墙角的位置坐了下来。他右手边的地上,就是他取回来的鞋。

    鞋确实坏了,不是高桥故意弄坏的,而是自己坏的。

    坏掉的皮鞋,正好给了高桥一个去银座的理由。至于“碰巧”看到了游戏部部长,“好奇”的拍了一张照片。

    不管工藤裕司信没信,反正高桥自己是信了。

    他没有选择直接报告,自己才来多久,相比几年的老部下和老乡,工藤裕司能信任自己多少是个未知数。

    与其直接告状,还不如现在工藤裕司的心里埋下怀疑的种子。这枚潜伏的种子,慢慢地发芽,最终会涨成什么,最后还是看游戏部部长自己的选择了。

    如果他与南梦宫的女职员没有什么,或者只是纯粹的男女关系那还好说。如果为了和她在一起出卖了哈德森的秘密,或者做了其它损害哈德森的事情,呵呵,就等着工藤裕司的雷霆怒火吧。

    想想古代出卖主子的家臣是什么下场,游戏部的部长下场就会是什么样。

    不作死就不会死,完完全全的咎由自取。

    高桥选择这样的手法对付游戏部部长,看上去固然没有直接打爆他的狗头来的爽快,但后劲却大得多,能毁掉他的后半生。

    谁让高桥心善呢,不太见得别人受皮肉之苦。当初打岛田的时候,他就有些可怜那个倒地的少年了。

    从那之后他就下定决心,以后能不动手绝不动手,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好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