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玩家之心 第八章 做你的美梦!

时间:2017-10-11作者:月雨白

    ,更新快,,免费读!

    东京夜晚的街道灯火通明,路边的唱片店,放着恋歌达人村下孝藏最为知名的《初恋》。

    凉爽的风吹拂过高桥的脸颊,他晃晃悠悠地在路上走着。

    曾有一个说法叫做“穷人乍富高抬腿”,是说穷人突然有钱了,为了让人知道自己有钱,就会把腿高高地抬起来走。

    高桥此刻的状态,就有点这样。不过,稍微有一点不同,大概就是他虽然得意,但并没有忘形。

    两万日元对于他来说是一笔巨款,但对于大街上与他擦肩而过的人来说,又算是什么。

    八十年代的曰本经济,经历了漫长而飞速的发展,进入了最为繁荣的阶段。除了高桥和他叔叔,以及那些有意无意放进来从事底层工作的非法移民,踏在曰本这块土地上的人们,不要太有钱。

    在高桥还在为了怀揣两万日元而欢快的时候,路边却有一排人,挥舞着手中的钱,在拦出租车。

    最后获得出租车青睐的是一位裙摆有够短的小姐姐,她和她手中的两万日元,乘着车消失在了霓虹灯的尽头。

    看到这一幕的高桥,走路的样子一下正常了。他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几乎赌上一切的拼搏,原来只相当于别人打一次车。

    不过,这又如何!我高桥一定会征服东京,在曰本取得成功!

    抒发完心中的豪情壮志,现在了便利超市的门口。

    因为经济实在太好的缘故,东京的大多数便利店,都已经换上了相对于这个年代来说,十分高大上的自动门。

    高桥觉得自动门不适合安在便利店这种人流量大的场所。

    人进进出出,门开开关关。自动门总显得呆板和急促,前一个人刚走进去,后一个人也想要进去,可是反应慢的传感器,都要夹到后边的人了才会重新开启。

    久而久之在便利店自动门边上,又多了手推门。

    也许,自动门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吧。

    也许,有自动门的便利店,代表着高端吧。

    高桥拉开手推门,走入便利店。相较于几乎一天一个价格的东京房价,东京的日用品价格,反倒是非常稳定低价。

    不过粮食蔬菜倒是因为曰本是岛国,可耕种地少,防止国外低价倾销,保护本国的粮食安全搞贸易壁垒,价格并不低。

    因此,曰本的食物包装多是精致的小包装,许多蔬菜都论根论颗卖。这在客观上避免粮食浪费,起到了有利于节约的积极作用。

    正常的菜都这样,那些快要过期变质的菜,自然也不会扔掉,而是会降价甩卖。

    高桥凝望了一会正常区,还是毅然的向特价区走了去,边走边在心里默念,“先要吃饱再谈吃好,先要吃饱再谈吃好。”

    食材特价区,似乎永远飘荡着淡淡地酿造香味。不过,虽然有着些许腐烂的气息,但是却看不到真有腐烂的食物。

    毕竟,这里是特价区,还不是垃圾区。

    由于曰本积极的推广垃圾分类的政策,因此想去垃圾堆捡东西吃,难度也成倍上升。

    高桥走走看看,一盒又一盒的特价商品,躺在盒子里。他没有发现太想吃的菜。反倒是看到了叔叔总叨咕的水果——西瓜。

    叔叔经常在结束一天的辛苦,躺在床上的时候,用怀念的语调说起老家的西瓜,说那些西瓜是多么的甜美,多么的多汁,自己一个人就能吃掉一大个。有时还会穿插着被生产队抓住后,屁股上还挨了好一顿打的趣事。

    高桥不止一次的说,想吃西瓜咱们就买点吃嘛。

    叔叔说不,说舍不得。

    曰本的西瓜多贵啊,那么小一只,那哪是吃西瓜,明明是在吃钱啊。

    高桥拿起盒子,看着里头四五片稍微有点变模样,但还能接受的瓜片去结账了。

    收银台与自动门一样高大上,店员扫了一下西瓜上的条形码说道,“五百元。”

    高桥兜里的硬币不够,他把叔叔塞给自己的千元纸币给了店员,找回了一枚五百元的硬币。

    远近不同的三盏路灯,把离开便利店的高桥拉出了三个远近不同的影子。

    他最终还是没有舍得花兜里的两张万元大票。

    钱该用在刀刃上,万一自己和叔叔生点病,多攒点应该就不用硬抗,可以去看病了。

    捏着盒子的高桥,心情又变得欢快了起来,他想叔叔看到日思夜想的西瓜一定会高兴。

    当然,自己也很可能因此挨骂,骂自己乱花钱。但是与让叔叔开心相比,自己挨骂又算什么呢。

    况且自己还拿回了两万现金,自己和他都找到了工作,就算挨再多骂也值了。

    高桥精神轻松的走在前面,他根本没有发先自己身后有个鬼鬼索索的人影在跟着自己。

    跟在他身后的岛田,看到高桥随着工藤浩上楼之后,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在尝试了将近二十次,依旧无法打爆埃及艳后人头,打破高桥留下的记录的时候。他想到了另一种打败高桥的办法。

    小混混不可能没打过架。最开始的时候可能纯粹被殴打,但是吃过见过,被打的多了,也就会还手反抗了。有些有打架天分的,甚至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单方面殴打别人了。

    岛田琢磨了一会,虽然高桥比自己“稍微”高一点、壮一点,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凭借着丰富的街头混斗经验殴打高桥。

    他之所以现在不动手,是因为这里路灯太亮行人太多,一会到了逼兀昏暗的巷弄,自己就可以动手了。

    他的左手,摸了摸自己右手的拳头,脸上露出了残忍而扭曲的笑容,他仿佛已经听到了高桥的哀嚎和求饶了。

    仿佛言出法随一般,他刚刚脑放完高桥跪地求饶的播片,高桥就真的走入了一条逼仄而昏暗的小巷。

    夜黑风高,野猫的声音在巷弄里回荡。

    就是现在!

    忍者一样隐藏在黑暗中的岛田,发动快速而稠密的步伐,迅速的接近高桥。

    坚信自己能一击制敌的岛田出手了!

    “嘭!”

    一声闷响,地上传来呻吟的声音。

    高桥借助昏暗的月光,捡起掉在地上的西瓜盒,心疼地检查它有没有摔坏。

    发现西瓜片没有被污染,他走到倒在地上的人身边,蹲下身掰过正脸看清面容,“是你啊,想找我麻烦?”

    他无视岛田的呻吟,也不管地上到底埋不埋汰,直接坐在地上,用谈心的语气说道,“你游戏不精,打架不行,脚步松散,反应迟钝,没有一个动作像样的,就你还想和我同台较量?你也配?做你的美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