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玩家之心 第九十章 物伤其类【求推荐票!第一更】

时间:2017-10-16作者:月雨白

    这让万户与任天堂颇为尴尬的事情,到最后却实惠了玩家。

    大多数玩家并不会购买同一代所有主机或者掌机,他们只会根据自己的倾向,根据已经发售的游戏,根据以往的口碑,选择诸多平台中的一个。

    因此,像是买了任天堂的主机后发现世嘉上有一款自己非常想玩的游戏的案例经常发生。

    而这也是平台厂商希望看到的,他们希望玩家因为某款游戏而专门来购买自己的主机。

    这也是为什么任天堂和世嘉的主机,都有许多独占大作的原因。哪怕那些制作游戏的第三方厂商,想要在多个平台发行。他们也要加以阻拦。到现如今阻拦不成。他们就自己开发第一方游戏,或者将游戏制作的好的第三方买下来成为第二方,总之就是一定要拥有自己独有的游戏。

    而这次《精灵宝可梦》和《口袋妖怪》几乎同时出现,就让万户和任天堂的如意算盘打空了。

    已经拥有了gb、gg两台掌机当中的任何一个的玩家,完全就不用再买一台掌机了。

    并且,因为现在宣传力度比较大的是《口袋妖怪》,实际上随着《口袋妖怪》动画片的放送。《精灵宝可梦》的收益反倒比《口袋妖怪》要多。

    因为英语配音还没有完成,《口袋妖怪》的动画片就没有去追求什么全球同步放映。而是只在东京电视台进行了全球首轮放送。

    虽然《口袋妖怪》的游戏销量,因为《口袋妖怪》动画的播出而暴涨。但是还没有出几分力,就沾到光的《精灵宝可梦》可以说是空手套白狼,赚的更大了。

    虽然现在已经是一九九二年了,广场协议的威力已经显现。曰本的经济已经在下滑之中。曰本国民的生活水准。再也不是当初可以任意挥霍的样子了。

    但是,《精灵宝可梦》和《口袋妖怪》这两款游戏,却还是在两个月内,曰本本土销量突破一百万。

    虽然这不是一个顶尖的成绩,但是与以往的那些大卖的游戏不同。

    《精灵宝可梦》和《口袋妖怪》并不是一个快热的游戏,不是一个销量迅速登入巅峰,然后又掉下来的游戏。

    或许是因为这两款游戏类型的缘故,这两款游戏甚至有发售的时间越长越火的趋势。

    这可几乎完全打破了电子游戏销售的规律。要知道普通的电子游戏销售的黄金时期,也仅仅只有六周而已。

    六周以后,游戏的销量就会下降到一个比较低的水准。

    但是,《精灵宝可梦》和《口袋妖怪》这两款游戏,却出货量越来越多,卖的也越来越多。

    并且,因为两款游戏都拥有的联机功能,加强了面对面的社交。

    讨论《精灵宝可梦》和《口袋妖怪》的玩家,讨论的频率也比以前高了许多。

    不可不说,双版本发售的确是一件营销利器。能够让玩家们自发的讨论游戏的内容。要知道,口口相传才是最难的。

    “请问您觉得《口袋妖怪》吸引您的地方在哪里?”路边的记者问道路边的大叔。

    大叔的裤兜里,鼓鼓囊囊的揣着什么,这不会是凶器,也不是大雕。曰本人几乎没有辣么大的。

    依照那方方正正的形状来看,只能是掌机。

    大叔转过头看向甜美声音的方向,原来是一位长相甜美的短发小姐姐啊。

    他停驻脚步,对着摄像机回答道,“我没有《口袋妖怪》,我是《精灵宝可梦》的玩家。精灵宝可梦这款游戏在我看来,十分的有趣。倒不是说它多么的好玩。而是让我回忆起了童年。回忆起了在炎炎夏日,与小伙伴们一起在山里捉蝉,捉象鼻虫,捉天牛的日子。

    那时候每看发现一种新的虫子,那种喜悦你们是想象不到的。

    哦,对了!

    那时候我还酷爱收集虫子。

    我曾经跟小伙伴说过,我要把天下地下所有的虫子都抓一遍。

    可惜……

    天下这么大,我只是一个社畜而已。

    我怎么可能放弃我的工作,天南地北的去捉虫子呢。

    在我几乎绝望的时候,我碰到了《精灵宝可梦》,它的出现,几乎弥补了我儿时的梦想。”

    大叔说的很深情,望向高楼大厦露出来的一线天,唏嘘感慨道。

    尽管他这段发言很能引起共鸣,但是短发的小记者,却有些尴尬。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她是《高桥的聚会》的外景主持人。

    《高桥的聚会》是万户社长高桥冠名的节目,是万户向外部发表自己声音的喉舌。

    万户与任天堂的纷争没有哪个曰本人不知道。

    万户的节目,又怎么可能去吹嘘任天堂的游戏呢?

    不过,作为《高桥的聚会》的外景主持人。短发小姐姐还是没有明说什么。她微笑着拿出一份《口袋妖怪-黄金》递给大叔说道,“大叔,这份《口袋妖怪-黄金》作为您参与我们采访的奖品,希望您有空玩一下。”

    短发小姐姐戴着摄影组走远了。

    耽于小姐姐美色的大叔收回眼神,吧嗒吧嗒了自己的嘴,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呢!

    不过……

    自己都已经这样了,害怕说错什么呢?

    说不定下一波裁员,就会裁到自己身上。

    说不定自己就会成为新一波跳进富士山的失败者,成为新的一具地铁垃圾。

    生而为人,生而为一个男性,生而为一个没有能力的男性。

    大叔真的很想对这个世界说对不起。

    但是,世界没有意识,世界不会原谅他。

    或许。

    只有游戏,能给他带来短暂的温暖吧。

    大叔掏出兜里的掌机,才觉得心里平静了一些。

    每一次的外出采访,都会采访许多人,录制许多素材。

    其中大多数素材最后都是作为废品而减掉。

    但是,剪辑师的剪子放在大叔的片段的时候,却不知道该不该减下去了。

    说实话,这位东京电视台出身的剪辑师,也担心自己哪一天就被辞退了。

    说句难听的话,失业,是所有曰本的工作人们,所恐惧的事情。

    物伤其类啊,物伤其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