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玩家之心 第四十三章 演戏

时间:2018-02-26作者:月雨白

    “请您表情更夸张一些。”手握卷成纸筒剧本的监督跑过来说道。

    要是其它的演员,他早就大声的骂起来了,但是这次广告片的演员不同。他是投资方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促成这单生意的直接负责人。对别人严厉可以说是对成片质量高标准严要求,但是对铃木裕吼,那就是嫌自己赚钱太轻松了。

    作为一个拍了十多年商业广告的监督,已经步入中年的他,已经开始渐渐绝望了。

    在他刚刚进入影视圈的时候,那时候正是曰本经济最好的时候。消费者不差钱,厂商更是不缺钱。

    为了赚到更多的钱,厂商们可谓是不计成本的拍摄广告。

    甚至一些大型会社,干脆自己拍起了电影。

    那时候是对电影人最好的年代,似乎只要刚毕业,有两到三部哪怕是商业广告的拍摄经历,就可以进入电影剧组去拍电影。

    拍了一部电影,无论是公司的而高层喜欢,还是票房还可以,立马就能从副职变为正职,自己执导一部片子。

    这位监督有一位传奇学长,就是走这条路线,在还没有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开始拍摄商业广告,等他大学毕业的第三年,已经独立主导拍摄一部电影了。

    更为关键的是,那部电影还是欧洲的电影节拿到了一连串的奖项。可谓是名利双收。

    不过,等到监督毕业的时候,形式就开始有了变化。

    最开始的时候,他也走的是学长的路线,拍商业广告,用商业广告当跳板去拍电影。

    但是,这时候曰本的经济突然下坠,原本想要当做跳板的广告拍摄,如今一拍也是十多年。

    在这十多年里,他渐渐由一个少年人,熬成了一个中年掉发秃顶,还有些肥胖的油腻男人。

    他不是没有过过夜夜在居酒屋买醉的日子,但是他却悲哀的发现,自己连买醉的钱都没有。

    悲哀,伤感,对于自己无能的愤怒。

    监督的心情一度十分激荡,不过激荡久了,也就习惯了。现在的监督,看上去也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模样,一个普普通通工作的中年男人。

    虽说没有实现自己的电影梦,但是他在广告界还是渐渐打出了名头。

    他拍摄的广告,都偏向于那种暴躁的风格,如果用未来中国的网络用语来说就是咆哮体。

    曰本的演员大多都有舞台剧表演经历,再加上各种原因的综合,曰本的影视作品总有一种浓厚且夸张的画风。

    如果像是铃木裕这种并非表演圈的业内人士,哪怕看习惯了这种夸张做作的表演,真的让他们来表演,他们也放不开,做不到这种效果。

    监督也因此南信的给这位游戏圈的大佬讲戏,其实监督对这位游戏圈大佬,还是有些同情的。

    因为他知道这位大佬制作的新作《莎木》销量雪崩,因此才要制作这样自嘲一般的广告缓解尴尬,同时提振销量。

    别看监督是影视圈的人,但是他与游戏圈的交集并不少。

    要知道,在经济开始衰落之后,依旧大力投放广告的,除了那些洗发水、化妆品、饮料等生活快消品,就是电子游戏的广告最多了。

    再加上,监督他本人也是一个玩家。

    就如同每一个中年据地事业不顺,心情不爽的中年男人一样,他也曾经沉迷过柏青哥。

    当然了,他最近不沉迷了,是因为他没有钱去推柏青哥的钢珠了。

    曰本的全部国民不到两亿,曰本的游戏玩家却超过了一亿。

    可以说要在曰本找一名没有玩过游戏的人,难度基本上不下去上厕所没有用过手纸的人。

    当然了,最近这些年,上厕所不用手纸的人倒是越来越多了。

    没看《蜡笔小新》里都在演那种可以直接用温水自动冲洗屁屁的马桶盖子,据说用那小小的水柱冲洗屁股的感觉妙不可言。

    “明白了么?”监督说的有些口干舌燥,喝了一口水后问道。

    “知道了……”铃木裕有些迟疑的点头。

    虽然作为游戏的制作人,他对于各种画面的演出也很有经验,对于自己要演的内容,在脑内也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排练。

    但是,问题在于他并不能将自己脑内想出来的样子和自己的实际样子重合在一起。

    就像是一个人写文章,脑海里满是锦绣操作,但是落在笔下的时候,却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这不是没有个想象力,也不是没有能力。而是因为缺少基本功的加持,缺少去实现的能力。

    这就像是一个文盲无法写文章,一个连代码都不会写的人,自己是做不出来电子游戏一样是普遍规律。

    知耻方能后勇。

    知耻!

    铃木裕觉得从自己的丹田涌出一股力量,在开始拍摄之后,他想要像是天狗吞月一样咆哮着说出自己的台词,但是,一口气提起来了,却没有放出去,高开低走,他又不行了。

    监督看到这里着急的都从监督椅上蹦了起来,要知道这年头数码摄像机可还只能够作为家庭拍摄的业余拍摄工具。

    像是拍摄电视广告这种正经工作,需要的还是要用胶卷的摄影机。

    用胶卷的摄影机,无法像是数码相机一样将信息擦除,境地使用成本,只能够不停歇地是用胶卷,而索尼的胶卷向来可都不便宜。

    监督从世嘉接到拍摄广告的活,可是固定的佣金,包括人工成本和硬件成本在内。

    若是……若是铃木裕再这样糟蹋胶卷下去,自己不光赚不到钱,还要反过来倒贴钱拍摄广告了。

    想到这里,监督就更气了,他一把推开自己身边的场务,三两步走到聚光灯下,对着铃木裕吼道,“你不是不行么!我演示给你看!”

    监督亲自演戏往往是交代一种感觉,因为并非是表演科班出身,他们的演技的感染力往往达不到专业演员的胡思平。

    但是!

    问题在于,铃木裕比监督更加的业余。

    当监督如滚滚海浪咆哮完所有台词的时候,铃木裕都已经看呆了。

    “我……我也能这样么……”玩家之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