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玩家之心 第四十三章 国内复杂的游戏生态

时间:2018-01-03作者:月雨白

    无知最幸福。

    似乎任何事情只有在刚刚接触、一无所知的时候才最美好。

    如此,电影如此,电子游戏亦是如此。

    在刚刚接触的时候,感觉到自己好像打开了通往另一扇世界的大门。这个世界无比的雄伟壮丽,仿佛无限大一般,让人痴迷,让人沉醉。

    但是,若是看得多了,玩的多了,这种感觉就会一去不复返。

    这就像到达了一个新的城市,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仿佛这个城市无限大一般,让人觉得非常有趣。

    可是如果在这个城市待久了,哪里都熟悉了,将边际描绘出来,并且全部知晓了。

    那种陌生和未知的魅力便一去不复返了。

    红白机时代,任天堂等一众游戏厂商,为玩家带来的最大的贡献,就是在那个绝大多数玩家都还懵懂未知的时候,提供了莫大的乐趣。

    相比于先辈雅达利,任天堂的质量管理体系和权利金系统,确保了游戏的好玩程度,至少玩家不会花钱买到一坨糟糕的玩意。

    虽然此刻的曰本玩家,已经被众多的游戏厂商开垦干净。

    就像是一块土地,从原始的灌木被开发成沃土。

    但是中国的玩家,却还处在一个相对原始的状态。

    早在几年之前,高桥的叔叔裴其中曾经在上海以学习电脑代替电脑,让国家级的领导过目。

    从那之后,学习机便甚嚣尘上,成为了中国红白机兼容游戏机的主流。

    其实,学习机的思路与电子游戏机廉价的本质是相悖的。

    曰本的市场相比于中国市场发展的更早,也更成熟,但是在曰本游戏机变种的学习机却没有一个好销路。

    原因是因为家长们看不上学习机?

    不,不是。

    位于东亚,处于中华传统文化圈的国家,大抵都喜欢教育。

    学习机其实是个不错的噱头。

    但是,加上一块键盘,一个劣质的鼠标,就要多一两万日元的售价,这不是在侮辱消费者的智商么?

    电子游戏机本质上在曰本就相当于一种家庭玩具,和买一个高达模型,乐高积木没有什么差别。

    一两万日元的价格差,已经足够让家长们放弃了。

    并且,如果孩子真的想要学习电脑,花上六七十万元购买一台真正的计算机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毕竟,当时的曰本经济好的一逼。

    并且,相比于玩游戏这种消费行为,对于学习这种投资行为家长们要更加舍得花钱。

    但是,这情况放在中国就不靠谱了。

    中国的人均年收入,大概不超过一千人民币。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台六七十万日元的电脑,大概要人民币一两万,一个普通的双职工家庭差不多不吃不喝五到十年才能买得起。

    因此,正经的电脑,哪怕像是苹果ii这种廉价电脑,在中国也是有钱人家,才能买得起的家伙。

    而这种家伙,大多集中在北(咪)京、上(喵)海、广(喵)州等地。

    一百多元两边多元的游戏机,在中国的家庭里,已经算是一个很“大”的家用电器了。

    而随着万户研发和普及的薄膜键盘,一个带有薄膜键盘的学习机,相比于纯粹的游戏机可能就贵五十元左右。

    再加上小霸王由成龙代言的“望子成龙”系列广告,多花五十元,给孩子一个未来,这是家长们能够接受的理由,也是孩子们想要玩游戏的一个借口。

    巨大多数孩子都是以学习打字等等说法让父母购买学习机但是买回来基本上是玩游戏。

    那么,是所有的孩子都是这样么?

    不,不是。

    中国的第一代程序员,有许多还真的是从小霸王学习机,金字塔学习机,裕兴vcd学习机等一系列红白机衍生学习机中打下的编程基础。

    虽然这些学习机大多数并没有存储功能,虽然这些学习机的性能差的可怜,甚至连说明书里的教程中,都错误百出。

    但是,却让那些对于变成有兴趣的孩子们,见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可以说,这也算是数以万计被电子游戏“毁”掉的孩子们中一抹清新的存在了吧。

    不过,九十年代进入中期,以广东为首的地区普及开来的街机,开始慢慢渗透到内地。

    这些街机最开始都是一些曰本、东南亚、美国淘汰的街机,以洋垃圾的身份出现在中国。

    毕竟,这些电子产品的销毁,可以说是高污染的项目。

    这些成集装箱进来的洋垃圾,进入到国内进行分拣,然后再进行修葺。

    于是,一台台街机便出现在了大街小巷。

    这时候也没有什么正规的街机厅,都是一条又一条小巷里隐秘的存在。

    甚至,想要进去玩游戏,都需要对切口,对暗号。

    在这样的生态下,普通的小孩子们愿意去街机厅玩耍。

    但是更多的,在这里常驻的,却是一些流(喵)氓一样的存在。

    这些大哥对于街机厅里的所有游戏,仿佛都很熟悉,玩起来都能让偶尔才能攒够钱的小孩子们的仿若高山一般的崇拜。

    当然了,这些大孩子们也不是总有钱,因此劫钱之类的事情,便是广泛存在的事情了。

    甚至,这都形成了一个劫钱链条,大孩子抢小孩子,小孩子抢更小的小孩子。

    甚至,还出现了一个成年人,养十余个半大孩子,满城市大大小小的街机厅“收租子”这样的事情发生。

    当然,他们收的不会是那些开店的老板们。

    能开街机厅的,或是有人脉,或是有眼界,他们可不是一个成年的社会闲散人员能够招惹的起的。

    他们一般收的都是那些小孩子的钱。

    于是,围绕的街机厅,一个类似于旧社会时代的有活力的社会团体就开始形成了。

    不过,这样的组织往往也做不大。

    现代中国是一个没有黑(喵)社会的国家,因为国家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强力的暴力机关。

    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下,第一代中国游戏人开始成长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