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科技炼器师 第七百一十一章 金属纤维1

时间:2018-09-07作者:妖宣

    星际之城进入到了姜预的胸腹之中,变为一颗湛蓝色的珠子,无数的银色金属纤维从中伸展出来,覆盖了姜预的骨骼,肌肉,血管以及筋脉等。

    这些银色金属纤维,便是姜预本体在太北古城获得的新的科技能力。

    这既是属于星际之城,又算额外的科技,但是,哪怕算作一项额外的科技,它也有着八级科技的程度。

    而这项八级科技只能依托于星际之城,无法单独使用,星际之城是这项八级科技的核心源泉,为其提供能量消耗,同时,这项八级科技的运行也必须依赖于瑞心,靠其智脑实现复杂的功能。并且,大量的制造也只有星际之城才有这个能力

    姜预的双眼之中,散着蓝光,如同两颗光球一般,已经没有了眼珠的样子。

    此时的姜预,半浮在空中,扫了一眼在场的半虚之王们,除了已经被拖住的,还有十一位,其中包括两头最强的不弱于璃的半虚之王。

    最后,他把眼神锁定在了铠煌之王上。

    这个从一开始就嚣张霸道的半虚之王,姜预既然已经说了要让这个家伙体味一下鼠生,那就不能食言。

    被姜预这么一瞧,铠煌之王内心紧了一紧,它虽然表面上嚣张霸道,但是,也不是蠢,内心对于任何敌人,更不会小觑。

    铠煌之王眼睛一眯,闪烁着冷光,浑身的黑色能量聚集,就等着找到机会进攻,半虚的气势牢牢锁定在姜预身上。

    这个罗虚人,可以免疫攻击,不知道凭借的是什么,需要在战斗之中寻找到机会,给他一击致命!

    好在从之前的战斗来看,这个罗虚人虽然不弱,但是,还没有威胁到自己这个层次的攻击力。

    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那两颗大光球融合之后带来的变化。

    铠煌之王心中这般想到。

    下一刻,姜预动了,先制人!

    铠煌之王眼中瞳孔一缩,也动了起来,磅礴的气势引得风云变色,像是天地的巨兽在进行着灭世。

    它巨大的手臂,迅挥舞,周围的空间全都在它的掌控之下,虚空封禁,巨大的力量锁定了一切目标,换做任何一个别的比它弱的生灵,绝对逃不出这一巴掌。

    但是,铠煌之王也清楚,这对于这个可以无视攻击的罗虚人多半无效,他应该很轻松就能躲过自己的攻击,避过锋芒,再试图进攻自己。

    所以,这仅仅只是它的一次试探,真正的博弈在这一次攻击之后,虚虚实实之间,这是虚,后面才是真正的实。

    “就让本王来看看,你是否真的可以在任何情况下,都无视所有的攻击。”

    铠煌之王话音刚落,却突然感到自己的手掌上,迎来了剧烈的碰撞感,那几乎可以和它媲美的力量传递到手臂上。

    一时间,铠煌之王有点措手不及。

    它定睛一看,只见自己的黝黑的巨大巴掌之上,一个同样巨大的银色拳头砸在了上面,一股疼痛感传来。

    姜预眸子森冷,蓝光照射,此刻他的右臂之上,无数的银色金属纤维一根根抽射出来,不断交织,体积越变越大,最终变为了一颗银色的拳头,体积如上,是他自己身形的万倍。

    很难想象,这样一颗银色的拳头,来源于这样一个渺小的身体之中。

    “不逃了吗?这样也好!”

    手掌的疼痛感也激了铠煌之王的凶性,顺便掩饰一下计划偏差的难堪。

    铠煌之王拔起自己的手臂,准备和姜预正面碰撞,而它这一拔,却没有将自己的手臂给拔了出来。

    那颗和它手掌相接触的银色拳头,此时此刻,竟然一下子松散开来,无数根纤维顺着它的手臂蔓延开来,不断向上爬。

    “嗯?”

    这是什么东西?

    铠煌之王没能拔出自己的手臂,心中惊怒,将力汇聚到自己的手臂爆开来,想要将这些金属纤维全部都毁掉。

    它手臂上黑色能量一爆,金属纤维受到影响,被震开了一些,但是,马上又附着上去,如同跗骨之蛆一般。

    而后,这些金属纤维一根根扎进铠煌之王的手臂之中,一边吞噬着能量,一边释放着针对暗虚生灵的生物毒素,毁灭着一个个细胞。

    “混蛋!”铠煌之王怒骂,另外一只手臂落在了金属纤维之上,先是用能量包裹,然后不断撕扯着那些金属纤维。

    这样做,到还有一些效果。

    而此时姜预,自然不会就这么任凭了铠煌之王有机会轻松只对付自己一只手臂的问题。

    他的右臂依旧不断蔓延出金属纤维,绷紧了拉扯着铠煌之王,将姜预自己拉近铠煌之王,纤维一甩,就让姜预绕过铠煌之王,来到了另一侧。

    这时,姜预才伸出了自己的另一只手臂,轻轻一拳,但实际上,从拳头上爆出的能量却是一点不少,拳头微震,蓝色的能量波汇聚起来压缩成了一个球体。

    这是极度压缩的单纯的能量攻击。

    陡然射出!

    轰在了铠煌之王的脑袋上,将它的脑袋直轰地往一旁偏。

    一刚刚射出,姜预拳头又是轻轻一下,一接一,落在了铠煌之王的脸颊上,将它的脑袋直往一边轰,脖子都已经快要脱节了。

    “吼!”铠煌之王恼怒。

    当那一次次的压缩能量球落在它脑袋上,直轰地它脑袋懵,根根反应不过来,差点天旋地转,分不清东南西北。

    而在这样的干扰之下,它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处理手上的那些烦人的金属纤维。

    “寒潜之王,你还在看戏吗?”铠煌之王怒吼道。

    是的,它叫救兵了,打不过还硬抗,这不是它的战斗准则。

    另一旁,有着一头全身散着寒气,通体像是黑冰铸的巨大半虚之王,它的模样像是一头狮子,一头纯黑的毛批撒到后。

    “我一直在等你的救助!”寒潜之王笑了一声说道。

    下一刻,寒潜之王奔袭而来,张口一吐,无数的黑色寒气蔓延开来,遍布空间之中,这些寒气都像是有灵一般,自动寻找着目标,凝聚在一起,将其冻住。

    姜预眉头微微一皱,化虚器将自己化虚,从那无数的寒气之中漫步而出。

    寒潜之王神色难看,它头上的无数的狮毛陡然延伸了出来,那般样子,倒是和姜预手臂的金属纤维差不多,但是,这样的攻击依旧是落空了。

    “哼!攻击无效?”

    “那看看你们罗虚人,是不是都有着这本事!”

    寒潜之王微微怒,它再一次吐出无尽的寒气,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针对姜预,而是针对地面的那些大量的黑甲战士。

    显然,它现无法攻到姜预,就打算对那些黑甲战士出手。

    “我一人对付你们所有,就别想着要去干其它的。”姜预冷哼了一声。

    他身形一动,下一瞬身体就出现在了那袭向黑甲战士的寒气之中,左手掌心的银色纤维伸出来,交织成了一个银色的圆盘,圆盘转动,那黑色的寒气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吸引,眨眼纷纷冲向那银色圆盘。

    姜预把银色纤维构成的圆盘留在原地,而后,身形又迅冲向了寒潜之王,眸子冷冽。

    无数的银色金属纤维交织而出,在姜预的左手上,汇聚出一把巨大的银色大剑,寒光闪闪,下一刻,脱手而出,向着寒潜之王投掷了过去。

    银色巨剑像是陀螺一样旋转着,狠狠削向了寒潜之王。

    “吼!”寒潜之王一声狮吼,全身顿时覆盖了无数的黑色坚冰。

    银色巨剑落在上面,剑锋不断切割着那些黑色的坚冰,而在剑锋上面,还银色纤维又一次变化,变成了一个个不断高旋转的银色锋锐圆轮。

    银色巨剑不断下压,在尖锐的切割声之中,黑色的坚冰不断被破开,冰渣四射。

    寒潜之王神色一凝,身形后退,打算暂避锋芒,然后,银色巨剑却死死贴在它的身体外面,甚至于,又从剑身里伸出几根银色纤维,捆绑在坚冰上面,使自己保持紧贴寒潜之王。

    “该死的东西!”寒潜之王暴怒。

    而另一边,在寒潜之王暂时引走了姜预之后,铠煌之王总算可以松了一口气,但是,它依旧面临着处理自己手臂上的那些银色纤维的问题。

    这些东西,就像是一条条小蛇,已经死死咬住了它的血肉,不说难以清除出来,就是扯出来了,也是连带着血肉一起扯出来。

    “好!本王当年凌辱你们的先祖,一直至今,还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

    铠煌之王怒骂道,当年,罗虚大6的那些生灵,在它们手中,就像是蝼蚁一般,任意宰割操弄,但现在,这群蝼蚁的后辈,竟然让它受了这般大痛。

    银色金属纤维还在蔓延,再要不了多久,就要到肩膀了,铠煌之王神色一狠,提起自己的一只手,在一声滔天大吼之中,竟然硬生生将那一只手臂给扯了下来。

    顿时,血肉纷飞,白骨森森。

    铠煌之王将那一只手臂扔进了虚空之中,哪怕最后之际,那无数的金属纤维竟然还从手臂之中延伸出来,要纠缠它。

    铠煌之王怒极,方才是它大意了,才给了这些东西这么轻易触碰到自己肉身的机会。

    “除了最顶尖的五位半虚之王,其余的都清除罗虚大6的黑甲士兵!”铠煌之王说道。

    姜预和铠煌之王以及寒潜之王的战斗,前前后后看似复杂,实际不过生在一瞬间,甚至一些半虚之王都惊讶地回不过神来。

    战力低了的半虚之王,对于姜预而言,起不到威胁作用,所以,铠煌之王只留最顶尖的五位半虚之王和姜预一战,而其余的清除黑甲战士,同样可以从侧面对姜预起到牵制作用。

    “哼!”铠煌之王前往支援寒潜之王。

    虽然,这个罗虚人在它看来出乎意料地难对付,但是,铠煌之王却也不惊慌。

    毕竟,这次引导战争的,可是暗虚王。

    暗虚王的底牌有很多。

    而且,暗虚王自己,在战争之中也是无敌的存在,就是它们这些下属不敌,暗虚王也能自己慢慢将所有敌人诛杀。

    铠煌之王来到了寒潜之王旁边,助其对抗那把银色大剑,这武器是由那诡异的纤维凝聚成的,一旦大面积触碰到肉体的话,会变得很麻烦。

    “就算我们拿你没办法,但是,你一个人,也别想挡住这么多半虚之王!”铠煌之王巨大的眸子冷冽。

    于此同时,五位半虚之王将姜预围在了最中心。

    那把银色大剑被震开,冲天而起,又化为了无数的银色金属纤维,回到了姜预的身体之中。

    姜预皱了皱眉,眼睛扫了一扫其余的冲向那些黑甲战士的半虚之王,眸子寒光一闪,顿时,那些半虚之王都是后背一冷。

    “是吗?”

    姜预话音落下,身体就一个冲刺,之向那五个之中最弱的一个半虚之王而去,身体之中射出五根金属纤维化作的长矛,将其投射了出去。

    五根长矛四周都是有着像是触手一样的纤维摆动,看起来格外渗人,而这位面对的半虚之王顿时头顶冒汗,它可是亲眼目睹了这些东西给铠煌之王造成的痛苦。

    这位半虚之王深呼一口气。

    它知道,自己只要挺住一会儿,其余的半虚之王就会前来帮助。

    它们五位最顶尖的半虚之王,虽然,其中三位离铠煌之王和寒潜之王差了一个档次,但是,这阵容已经是极为强大的了。

    没有道理,去对付一个罗虚人还畏手畏脚。

    这位半虚之王怒吼一声,全身黑色能量离体而出形成一道道屏障,挡在自己的身前。

    而五根银色长矛射出,一次次刺破这些屏障,十分迅,没过多久,就出现在了这些半虚之王的面前。

    这半虚之王心中一惊,而好在,这个时候,铠煌之王和寒潜之王也一同出手,在吃了金属纤维的亏后,它们都动用特殊的攻击手段,不和金属纤维相触碰,有时以压缩的黑色能量来短时间隔绝保护。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