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农门悍妻:相公,请多指教 第348章 棋逢对手

时间:2019-05-07作者:授权

    “丫头,你那个夫君……还成。”

    风谷一闲来无事,靠在摇椅上点评。

    小秋撇了撇嘴,“什么叫还成?明明是很好。”

    “不害臊!我跟你说,若是我年轻个几十岁,呵呵,他也是不够看的。”

    小秋心想你就吹吧,她听听就好,“风老,你不是要下棋的吗?还下不下?”

    “下,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棋圣!”

    风谷一除了莲花茶,还有另一样喜好,便是下棋,小秋的棋艺,就是前世跟他学的。

    他下棋不挑人,逮着谁都成,反正只是过瘾,顺便得意忘形一下。

    小秋没花多长时间就弃子投降,风谷一叹气,“跟你下棋真没劲,苏如卿何时回来?我要跟他下。”

    蒋小秋呵呵,“陪您下棋您还嫌弃,那不下了。”

    “……我就勉为其难再下一盘吧,算了算了,我让你一些。”

    小秋真是谢谢他了。

    第二盘开始没多久,府里来人了。

    “嫂子。”

    穆飞尘风尘仆仆地进来,小秋眼睛一亮,“飞尘回来了?”

    她也顾不得下棋,立刻迎过去,“已经将黄老送回去了吗?”

    穆飞尘笑容一苦,往旁边让了让,黄老目光矍铄,背着个手慢慢地走了进来。

    小秋一愣,没送回去?

    “丫头,又要叨扰你几日了。”

    “您这话说的,您住多久都成。”

    黄老踱着步子走远,小秋才疑惑地看向穆飞尘,“黄老这是……”

    穆飞尘苦着一张脸,都要哭了。

    “我都已经将人快送到了,爷爷也不知道从哪儿听到了什么,说是我都这么大了,也该成家了,然后又说什么,京城的姑娘多,就又跟着回来了,嫂子……”

    穆飞尘可委屈了,这叫什么事儿?

    小秋听了哭笑不得,“不过,你也到了年岁,是该操心了。”

    “傅大哥都没成亲呢,我还小着呢。”

    穆飞尘脸颊鼓着,一脸不情不愿,正想跟小秋吐槽他爷爷路上做的事情,忽然两人听见一旁传来了吵杂声。

    “落子无悔懂不懂?”

    “什么落子无悔,我落了吗?我就用手指点了两下而已,你看看这下的,欺负人呢?”

    “我已经让子了,什么叫欺负人?”

    “呵呵呵。”

    小秋膝盖中了一箭,怪她棋艺不精,让先生担上了欺负人这个名声。

    “你行你来下啊,别光说不练。”

    “我怕吓到你,我在落霞谷可是有棋王之称的。”

    “呵呵呵,那谷就你一人会下棋吧?还棋王,一把年纪了丢不丢人?”

    小秋看到风老一脸鄙夷,心里默默地想,之前风老还自称“棋圣”来着……

    黄老当真坐下,撸起袖子开始厮杀起来。

    穆飞尘有些不好意思,“我爷爷除了行医制药,唯一的爱好就是下棋了,但是吧……他棋艺虽好,就是嘴巴不饶人,久而久之,落霞谷没人愿意跟他下了。”

    小秋理解地点点头,“没事儿,那位是我的先生,嘴巴……也好不到哪里去,棋逢对手。”

    小秋一语双关,也算安抚了穆飞尘。

    只是两人没想到,这两位二老居然从此成了至交,是谁也没有预见到的。

    ……

    苏如卿一回来,就看到蒋小秋和穆飞尘两人,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

    “飞尘回来了?听说黄老跟你一块儿回来的?”

    穆飞尘木然地看着不远处,黄老和风老还在棋盘上胶着,两人目光极为专注,对外界干扰置之不理。

    苏如卿也有些惊奇,“没想到,他们相处得这么好。”

    小秋和穆飞尘齐刷刷地叹气,“就一个下午,已经吵了不知道多少次,我还是头一次看到我爷爷脸红脖子粗的模样。”

    小秋点头,“我也担心风老的身子,他们怎么能如此中气十足?”

    苏如卿微笑,“可有让飞尘给风老诊脉?”

    穆飞尘撇撇嘴,“嫂子跟我说了,我想去诊来着,我爷爷说我碍事,打扰他们下棋,说一会儿他亲自给风老诊脉。”

    黄老都多少年没主动要求诊脉了,穆飞尘表示很欣喜。

    正说着,那边又吵起来,为了一个子两人分毫不让,小秋和穆飞尘一脸紧张,过了一会儿,两个老人家气哼哼的,居然又重新摆起了棋盘。

    小秋:“……”

    飞尘:“……”

    有完没完?

    苏如卿轻笑,“他们定是有分寸的。”

    小秋懒得管了,“这里一时半会儿也结束不了,咱们去娘那里吧,昨日你用了不少醋鱼,娘又让人给你做了。”

    他们顺便把穆飞尘也带着,穆飞尘懒洋洋地问,“大哥,傅大哥呢?没跟你一起回来?”

    “司年如今有他自己的府邸,只偶尔才会来我这里小住。”

    穆飞尘立刻苦了脸,“傅大哥是不是也要成亲了,完了完了,这样一来,我一定要被爷爷念了。”

    苏如卿但笑不语,成亲?这个不好说呢。

    ……

    傅司年很无奈,盯着又一次跟着他一块儿回府的宋修文。

    “你究竟有什么事?日日借住在我这里,你家里人不担心?”

    “司年兄放心,他们不会担心的。”

    宋修文好看的脸上挂着浅笑,眼神却略略有些落寞,“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人,便是死在外面,他们也不会多在意,兴许还要心疼入殓的银钱。”

    傅司年的心微微抽动,这种被所有人遗弃的滋味,他太了解了,对着如此的宋修文,他说不出狠话来。

    不过……“你不是也有自己的住处?”

    “那个啊,年久失修,正在修缮,不方便住人。”

    宋修文表情软软的,“我能投靠的,也就只有司年兄了,我总不能去叨扰苏兄吧?”

    傅司年很受不了宋修文如此软糯讨好的样子,认命地让开身子,跟宋修文一起进了院子。

    当初是宋修文很诚恳地建议,觉得他还是从苏府里搬出来的好,说什么苏如卿与蒋小秋新婚燕尔,最好不要打扰他们,也不要用繁杂的正事扰乱他们的生活。

    傅司年就信了,后来想想,什么新婚燕尔,苏如卿都成亲多久了?
小说推荐